侨友网首页新闻 侨团 侨场 寻亲 旅游 怀旧 侨史 点歌台 音乐 电影 视频 书画 诗词 摄影 猜謎語 哲理 养生 侨友专访网络学习
会员名: 密码:   申请新会员  聊天
侨友网 >  岁月留痕 >  侨史 >  萧忠仁: 萧玉灿的政治路程

萧忠仁: 萧玉灿的政治路程

发表时间:2014-11-26 17:48:43   【GELORA】   <回到首页>   手机阅读文章


有读者来电说没听到 萧忠仁在会上"还指出萧先生在组织“国籍协商会”后期过左的倾向,和过度依赖总统苏加诺的政治庇护。" 记忆所及,多年来社会上有人用这种观点来指责萧玉灿,甚至认为萧的左倾把华人引向绝路, 萧忠仁多次反驳了这种谬论.

因他的要求,特此把忠仁的讲话稿全文刊出



萧玉灿的政治路程

萧忠仁 (Siauw Tiong Djin)          崔一生译

萧玉灿的漫长政治路程,是他于193218岁失去双亲时开始的。

当时,他就读于泗水的荷兰高中(HBS)学校的最后一年级。这类学校只收容荷兰子弟和被挑选的非荷兰子弟就学,他们是与荷兰殖民者有良好关系的,非荷兰人的商人或官员的子弟。

虽然失去双亲而经济拮据,但因为他学业成绩优异,幸运地获得喜爱他的老师们的筹款,筹款资助他继续完成当年的高中学业。

14年前,苏加诺也在这所学校就学。另一位印尼的知名人物,鲁斯兰·阿卜都卡尼(RuslanAbdulgani)与萧玉灿同一个班级。在有领导的民主时期,虽然鲁斯兰·阿卜都卡尼是他的亲密朋友,但他俩人有不同的信念。鲁斯兰支持同化论,而这个信念却是支持融合论的萧玉灿所强烈反对的。

但是,萧玉灿把印尼当作祖国的思想,不是在荷兰高中就学时形成的,既不是因为他与鲁斯兰·阿卜都卡尼,这位原住民的朋友关系,也不是土生华人朋友蔡施辉是他校友的原因。在民主议会时期,蔡施辉是代表印尼国民党的国会议员。

把印尼当作祖国这个信念的形成,恰恰是在他失去了双亲,家里经济发生突然变化的时候。他从一位过着舒适享乐生活的孩子,在失去双亲后要开始负担家庭的生活,同时必须让自己唯一的弟弟,当时年龄才14岁的萧玉美继续上学。

在这个困难的时期,他遇见了林群贤(Liem KoenHian),一位土生华人的领袖,《新直报》主编。林群贤把他带入华人选择印尼作为祖国的世界,同时邀请他参加争取印尼独立的运动。这样,萧玉灿成为1932年林群贤成立的印尼中华党最年轻的创立人之一。

萧玉灿毕业后就当上记者。最初在《新直报》,后来1934年在郭恒杰领导的《太阳报》任职。郭恒杰是一位华人资深领袖,他也支持印尼是印尼华人的祖国这一信念。萧玉灿结识了多位印尼独立先驱,集多·玛温古苏莫,苏加诺,哈达,阿米尔·沙力弗汀和穆哈末·雅明。

萧玉灿与集多·芒温古苏莫,苏加诺和哈达是通过书信来往结识的。萧玉灿把他们的文章登载在《太阳报》,自己也撰写文章介绍他们的抱负。

1912年,集多·芒温古苏莫医生和基·哈查尔·德万达拉和道威斯·德克尔,共同创立了东印度党(IndischePartij)。萧玉灿通过与集多的交往,使年轻的他对印度尼西亚国族(Nasion)和印尼国籍问题,有更深刻的认识并有更好的理解;并因此树立了自己的政治观点,成为独立后他进行政治斗争的基础,即尽可能多的使华人社群成为印尼公民。在萧玉灿眼里,集多·芒温古苏莫医生是他非常敬重的政治导师之一。

当然,他把这个政治观点,与他从资深的华人领袖林群贤,郭恒节,陈如和蔡锡胤获得的有关民族(国族),外裔少数群体及把印尼当作祖国的理解,结合起来。

这些土生华人领袖觉悟到,殖民主义者把原住民,华人和欧洲人隔离分开,在社会上造成种族主义情绪。这个情绪在宣布独立后,继续泛滥开来。

萧玉灿开始漫长的政治路程,经历各个时代。他以参加建构殊途同归的印尼国族的愿望为基础,呼吁尽可能多的华人社群成为印尼公民,并坚持为反对种族主义而奋斗。

在独立初期,这个观点和信念,却使他与他代表和保护的华人的主流观点是格格不入。在后来的时代,这一政治信念使他被当作政治犯囚禁在监狱;最后在苏哈多政府时期,被关押了12年。但是,他坚持他的观点和立场不动摇。

印尼国族和印尼国籍问题

印尼宣布独立以前,政治精英们为正在争取的独立国家的宪法和体制进行讨论,华人社群代表受邀参加,林群贤被邀参加苏加诺领导的印尼筹备独立委员会。林群贤,陈如,蔡锡胤和萧玉灿四人多次会晤,拟定华人要提出对独立国家的愿望的纲领。

这四位土生华人先贤进行的历史性讨论,在印尼历史有着重要的意义和作用,对此,萧玉灿在传记中作了长篇的详细叙述[1]

他们在多次会晤中,讨论了印尼的国族和国籍问题。他们认为:“1912年,集多·芒温古苏莫医生和基·哈查尔·德万达拉和道威斯·德克尔,共同创立和领导的东印度党(IndischePartij),制定了一个统一民族(国族)存在的准则;它不论后裔出身背景,坚持在这个统一民族的每个人拥有相同的权利和义务。接着,他们在讨论中也强调,需要制定禁止种族歧视行为的法令,也要有保障每个人享有相同的权利和义务的法律规定。[2]

最后,这个冗长的讨论归纳为几点结论,“1. 民族主义不可以发展成为沙文主义。2. 只有一种国籍,它保障每个公民享有同样的权利和义务。3. 争取建立从民众中来,为了民众和到民众中去的体制而奋斗。4. 实现实质上的民主,而不是形式上的民主,这样,要优先照顾最大多数民众的利益。5. 宪法必须坚决保障和优先照顾民众利益,而不是某个集团的利益。[3]这几点是萧玉灿在后来的日子进行奋斗的基础。

这四人的呼吁和愿望被接受。1945817日独立宣告几个月后,于1945111日政府发布了《政治宣言》,它把印尼共和国奠基人的承诺表述为: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把所有在印尼的亚洲人和欧洲人,变成印尼公民,爱国者和民主人士。

独立后,萧玉灿对印尼国族和国籍问题的理解更加深刻,他在这个领域发挥了非常大的作用。从1946年到1966年,萧玉灿在最高立法机构当土生华人的代表;比如,印尼中央国民委员会(KNIP),中央国民委员会工作机构(BP KNIP),国会(DPR),制宪议会(Konstituante),互助合作国会(DPR-GR)和人民协商会议(MPR)。他也曾在革命时期(1947年至1948)阿米尔·沙利弗汀内阁当少数族群事务部长,在有领导民主时期(1959年至1965) 任最高评议理事会议员。

与四位华人领袖上述讨论的愿望相符合,陈如和萧玉灿参加了中央国民委员会工作机构制定国籍法的讨论,于1946年正式批准为第一部印尼国籍法。这个国籍法规定,所有在印尼出生的居民,是印尼公民。外国后裔可以在两年期限拒绝印尼公民权。

萧玉灿认为,这个法令实现了1945111日《政治宣言》的承诺,即尽可能多的印尼外裔成为印尼公民。

实际上,国内外的政治动荡,导致出现危害印尼统一国家的政治妥协。1949年,印尼共和国和荷兰政府在圆桌会议达成协议,同意建立印尼联邦共和国,它是由印尼共和国和荷兰扶植的傀儡国组成。虽然协议有许多损害印尼利益的内容,但它还保留1946年的印尼国籍法。到了1949年,外裔拒绝印尼国籍的期限展延至1951年。

印尼联邦共和国只有很短的寿命。1950年,印尼共和国恢复成为统一的国家,它包括了所有荷兰殖民的领土。接着开始了著名的有领导民主时期(1950年至1959),内阁政府像走马灯的层出不穷,它完全取决于国会大多数派的支持。

萧玉灿继续在国会当无党派的华人代表。他在当时已经成为一位杰出老练的议会议员。虽然他是议会的少数派群体的代表,但他争辩的问题是涵盖全国性的。他组成和领导了在国会有相当影响力的进步国民党团。

在这个立法机构,萧玉灿坚决反对制定各种种族主义措施倾向,当时最引人注目的是原住民主义政策。不少原住民政治人物,为了给原住民商人提供机会,要限制甚至取消华人在经济领域的作用。这些措施把商人群分成两个类别:原住民非原住民。 华人社群是属于非原住民,是他们要排挤的对象。

萧玉灿反对各种含有种族主义倾向的法令草案的,他依据的是两个论据。

首先,印尼国族没有所谓的原住民非原住民。印尼国族不是印尼种族,不像日耳曼区域的雅利安民族。印尼民族是多个种族和外裔群体组成的民族。

其次,印尼的宪法保障印尼所有公民享有同样的权利和义务,不区分后裔或种族背景。[4]

萧玉灿的论据始终获得进步国民党团和其它几个政党的支持,使很多有种族主义倾向的措施不被批准为法令。也有法令草案不能被拒绝,但萧玉灿在议会的支持下,尽量地减少了法令对华裔商人的消极影响。[5]

可悲的是,萧玉灿虽然成功地阻止了这些种族主义的政策出笼,却使老牌原住民政治人物产生了企图取消1946年已经颁布和实施的印尼国籍法的想法。他们的理由是,如果那些要被排挤的华人商人变成外侨,那末宪法保障所有公民享有同样的权利,就不再保护华人商人的地位。

1953年提出的国籍法草案,目的是要取消1946年国籍法。如果这个提案获得批准,出生在印尼并根据1946年国籍法成为印尼公民的华裔,就会丧失他们的印尼国籍。他们要申请成为印尼公民,必须出示很多书面证据。申请人不仅必须在印尼出生,而且其父亲也必须在印尼出生。

萧玉灿立即发动反对这个法令草案的运动。在国会内部,他取得进步国民党团的支持。在国会外部,他领导了一个印尼国籍问题委员会,成员有国会华人议员,几位华人法律专家和印尼中华民主党(PDTI)领导人。

萧玉灿的很多演讲,包括他在几家报章发表的文章,都重申了政府很难否认的几个问题;其中是,这个法令草案违背了印尼共和国奠基人在1945111日《政治宣言》的承诺,他们的承诺是:要尽可能多的外裔居民成为真正的公民和爱国者;印尼作为法治国家,不能够撤销数百万居民的国籍,尤其是这些人有的是议会议员和政府内阁部长;大部份的华人社群是贫穷的居民,他们自己及其父亲都没有出生证件,民事登记局在爪哇岛于1918年才设立,在爪哇岛外于1926年才设立。很多申请人都没有出生证件,如果曾经拥有这些证件,在战乱和逃离时期,大多数已经遗失。

在进步国民党团和接近萧玉灿的部长们的支持下,他成功地使政府撤回这个法令草案。

这个成功促使印尼中华民主党领导人,要求萧玉灿加入他们的党,领导这个党要成立的新群众组织,目的是为反对种族主义和争取华人社群的公民权利而斗争。1954年,萧玉灿被选为国籍协商会(简称国协)总主席。萧玉灿的愿望是,把国协办成一个全国性的组织,有原住民和其它外裔成员积极参加。但在历史上,国协是华人的组织。主要的原因是大部份国协的会员和支持群众,来自华人社群,它很多政治纲领及行动是与反对针对华人的种族主义有关联的,包括在华人社群的教育领域和印尼国籍问题。

有了国协,萧玉灿和他的战友们就能更有效争取和团结华人社群,使他们接受印尼为他们的祖国,成为印尼公民。

一些要取消印尼华裔的公民权的政治人物,实际上不接受在民主舞台的失败。1955年,周恩来访问印尼参加亚非会议,与当时的外交部长苏纳利约讨论解决印尼共和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双重国籍问题时,苏纳利约促使已经被撤回的1953年国籍法草案的内容,加入到解决印中双重国籍条约内容中去。

当时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籍法是根据血缘论的,意思是每一个中国境外有华人血统的人被当作是中国公民。这样,有很多在印尼的华人,根据这个法律具有双重国籍身份,即中国籍和印尼籍。

这引起矛盾,因为印尼只承认单一国籍,意思是每个印尼公民只能拥有印尼国籍。但是根据国际法,印尼不能够单方面取消中华人民共和国承认的中国国籍

萧玉灿迅速地提出修正这个条约的建议。他成功地使周恩来和阿利·沙斯特罗亚米惹约接受以两国政府互换照会的方式,减少重新选籍的人数。这个互换照会的内容是萧玉灿起草的。它规定,农民、工人和在1955年大选投票的华人,当公务员,军人和国会议员的华人,不必再选择国籍。他们不言而喻已经是印尼公民。

作为一位参加争取独立斗争的人,他参与了国籍法的制定,领导反对1953年国籍法草案。他从1954年领导国协组织直到它被解散为止,萧玉灿对国籍问题和建构印尼国族问题的理解,是非常全面的。著名的法律专家:黄自达,叶添兴,林群贤和潘传贤,都承认萧玉灿对在印尼实行的国籍法律的擅长和理解。[6]

几乎所有国协关于这个问题的文件,都是萧玉灿亲自起草的,或者根据他的文章和演讲起草的。他也多次在国协关于印尼国籍和国族问题的讲座会上作专题演讲。

1958年,在对国协干部的演讲中,萧玉灿长时间地阐述了民族(国族)的几个定义,从1861年的约翰·斯图亚特·穆勒(John Stuart Mill)1882年的欧内斯特·勒南(Ernest Renan)20世纪初的奥托·鲍威尔(Otto Bauer)1913年的约瑟夫·斯大林(Joseph V.Stalin),编写出版《人类学词典》的查尔斯·温尼克(CharlesWinnick)和苏加诺。他叙述了西欧民族的形成,是由几个国族融合而成的,比如英格兰,法兰西,日耳曼和意大利以及东欧群体如何形成多种族的国族,以至存在少数派群体。他也强调,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后,多国对保障少数派群体的国籍问题,已经达成一个共识,即要防止多数派群体任意取消少数派群体的国籍的行为,像露西亚·缪尔在《保护少数群体》一书中提到的。[7]

萧玉灿倾向于接受印尼国族是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形成的。当时,封建制度的影响已经削弱,而资本主义正在兴起。他把它与荷兰殖民统治下形成的一个政治与经济统一体联系起来。而且,他认为,在1928年,《青年誓言》进一步巩固了形成的国族。他坚定地说,在1934年,印尼共和国国家诞生以前,印尼国族就形成了。他认为,一个国族的存在不取决一个国家的存在,而是与历史发展和某个特定的历史时代有关联的。[8]

在这个环节上,萧玉灿把印尼国族的形成过程,与范·穆克在革命时期制造的印尼联邦共和国区分开来。

另一方面,萧玉灿确定的说,与国族相反,国籍是与国家的存在有关联的。一个人能够失去一个国家的国籍,但是,他可以说他仍然是这个国族的一份子。正如萧玉灿在上面阐述的那样,他认为,印尼国族已经在印尼共和国国家诞生以前就已经形成。

萧玉灿斗争的基础之一是建构殊途同归的国族,这是与他呼吁华人把印尼当作祖国是有关联的。萧玉灿强调华人社群是印尼国族不可分割的一部份。萧玉灿相信,对国族的效忠非常取决与一个人与对这个国族的承诺,环境和心灵接触。但是,为了巩固他们法律权利和义务,他呼吁尽可能多的华人成为印尼公民。

在这次演讲中,萧玉灿说,国籍,国籍问题,民族或者公民权的问题是政治问题,不能与族群问题和种族问题混淆在一起。谁属于什么国籍,是由政治条件决定的,不是生理因素或文化因素所决定的。他举出具体的例子认为,1946年印尼国籍法规定了被动制,所有在印尼出生的人是印尼公民,这意味着他们自动成为印尼公民,除非在两年期限内声明拒绝。他认为,颁布这个法令,是因为印尼作为年轻国家,正在受到荷兰的威胁,它以保护外国人作借口进行武装侵略行动。除此之外,这个法令实现了1945111日《政治宣言》里的承诺。[9]

他接着补充说,进步的国籍法的实现是一个斗争的过程。[10]当然,萧玉灿在这个问题所指的是,反对企图取消1946年国籍法的潮流的斗争。

在国籍问题上的承诺,使国协发展成为在国籍问题领域,尤其是在有领导的民主时代,协助印尼的整个华人社群,在满足解决国籍问题的有关条件,扮演非常重要角色的组织。

华族,土生华人和自然融合论

1957年至1958年,萧玉灿在国协举办的活动,开始使用华族的字眼。在他过去的很多演讲的书面记录中,尚未见他使用族群这个字眼[11]1958年开始,他在书面上开始使用这个字眼。此举,确实引起对他支持和反对的争论。从学术上,很难说多元的华人社群是印尼民族的一个群体。萧玉灿本身也避免对这个字眼进行学术上的争论,所以,他在几篇文章里未有特别强调这个问题.

但是,他使用族群这个字眼,是为了反对原住民主义潮流和当时要求取消印尼国族的华人族群特性的潮流。

萧玉灿与国会议长沙尔多诺有非常密切的关系。沙尔多诺经常邀请他参加周游印尼和访问外国的议会代表团活动。所以,萧玉灿有机会访问印尼各地,会见在地方已经定居上百年,而且成为地方占大多数的的华人社群。这些地区是网眼亚比,山口洋,邦加,勿里洞和丹格朗。[12]

他常说,如果把衡量一个族群的标准定义为:居住在一个地区的族群群体有三代或四代的延续,那末可以说,在这些地区的华人社群就是一个族群,因为他们已具有生活和文化的特性,包括他们使用的语言,在这个地区已是特殊的语言。

萧玉灿强调,由于在印尼的华人有很多已经在各地区居住了好几代,甚至不曾离开他们的家乡。如果他们到印尼以外的地方,就会感到生疏不适应,这样,他们与所谓的原住民是没有什么区别的。[13]

上世纪五十年代,萧玉灿坚决反对原住民主义观点。在他看来,从印尼的角度,原住民主义并没有具备法律的依据,也不存在于印尼国族形成的历史中。

如上所述,他的依据是:印尼国族是由几个族群组成的国族,是殊途同归的国族。为了加强这个论点,萧玉灿把土生华人等同于种族。他说:印尼共和国的领域,由五千个大小岛屿组成,散布生活在岛屿之间,有一百多个族群,其中,有爪哇人、巽达人、马都拉人、亚齐人、米囊卡保人,马达人、泰雅人、布吉斯人、多拉惹人、峇厘人、沙萨克人、马来人、华人、阿拉伯人等族群。所以,印尼民族是由很多族群,很多语言和各种不同的文化水平组成的民族;但是,他们属于一个民族、语言和文化的族系。萧玉灿支持这个相同族系的论据,他说,在梭罗特利尼尔发现的上百年的人类骨骼化石,与北京发现的人类骨骼化石是同类的。同样的,在东爪哇发现的上百年人类骨骼化石是与在中国南方和其它亚洲地区同类的。[14]

但是,萧玉灿承认,使用族群这个名词,起源于他自己或国协。他甚至倾向于说,苏加诺使用这个名词,是在19633月份国协群众大会上,他直接了当地说,土生华人是印度尼西亚国族不可分割的族群之一。[15]

吴银泉、黄自达和潘传贤这几位国协领导人曾向笔者说,萧玉灿与苏加诺关系密切,是他把苏加诺希望在国协大会上发表的演讲的主要内容,陈述给苏加诺。

这并不奇怪。苏加诺几次的正式演讲内容,是萧玉灿提供的,比如印度尼西亚经济建设有关发展国内资本的几个方案的演讲。甚至萧玉灿的几个定义也加入到1964年临时人协的国家方针总纲里。

萧玉灿认为,在有领导的民主时期苏加诺诏示的,当然远比萧玉灿或国协提出的或呼吁的更有影响力。

虽然族群名词已经从1958年开始使用,在1981年,他说,我很高兴,因为印尼国籍协商会的斗争成果之一,现在已经被承认,而且更扎实了。应该指出,土生华人族群的字眼,是苏加诺总统在1963213日在雅加达国协全国代表大会开幕式的演讲时首先使用的。苏加诺作为印尼共和国首届总统,印尼人民的喉舌,被视为建国五基班查西拉的挖掘者,当然是最有权威的人来诠释印尼土生华人是印尼的一个族群的地位,土生华人群体是印尼社会的一个族群,它是印尼社会统一躯体不可分割的一部份。[16]

六十年代萧玉灿的文章和演讲,尤其是1963年以后,当时原住民主义政策已经相应减少,当时开始盛行同化理念,他不再强调华族字眼而更突出融合论,解决国籍问题和双重国籍问题,为实现印尼式的社会主义发展国内资本的问题,实行国协的教育纲领。

萧玉灿认为,所有在印尼出生的华人是土生华人。他经常把在印尼出生的华人称为华裔群体。在这个问题上,他确实是有意不区分新客华人(仍然倾向中国,在日常生活使用华语和仍然保留中华文化的华人)和所谓的峇峇或土生华人(已经与印尼融合的华人)

看来,他这个论点是他对出生于爪哇岛以外的大部份华人的长期观察,这些华人是具有新客特征的华人。这当然符合他把印尼共和国奠基人在1945111日《政治宣言》的承诺作为自己的斗争基础。他呼吁所有出生在印尼的人成为印尼公民,把印尼作为自己的祖国。

如上所述,笔者相信,苏加诺在1963年在国协全国代表大会讲述的关于土生华人的定义,与萧玉灿的要求是一致的。

根据他对印尼国族的论证,即印尼国族是殊途同归的国族,是很多族群包括华族组成,认识和尊重印尼存在不同的族群和发展中的文化,萧玉灿和国协以融合论理念作为建构印尼国族的奋斗基础。

很多人以为,使用融合这个字眼,是1961年由陆军支持的民族团结辅导机构(LPKB) 提出和宣扬同化论时才使用。

其实,国协和萧玉灿在1958年已经使用这个字眼了。那一年,苏加诺在国协全国代表大会上发表书面演讲。这个萧玉灿起草的书面演讲里写道,事实上,印尼民族是由各种族群和外裔组成,还有上百种地方语言。加速民族融合,实现一个没有对外裔有偏见,没有被边缘化的恐惧感的国族的过程,需要长期和顽强的奋斗…. 鉴于此,值得关注的是从经济角度来看,少数派群体对像印度尼西亚这样的国家来说,其实是一个消除不发达特征和实现充份就业的过程。这样,解决的出路不是走上种族歧视的道路或搞原住民主义’…. 而是:如何均分繁荣。[17]

196012月,萧玉灿在三宝垄举行第三届国协全国代表大会上,重新使用融合字眼,在阐述国协的几个主要任务时,他说,加快全国融合过程,让支持国协的群众习惯地与农民群众,工人群众和其它人民群众合作,共同奋斗,以便为保护和巩固独立和有完整主权的民族生活,克服面对的困难,实现殊途同归精神。[18]

1960年,曾经在国协队伍的几位华人领袖:郭发仁,郭怀源和欧阳炳坤,还有几位土生华人,比如刘全道和王福涵,开始拟定同化论方案。这个方案建议:解决少数派华人问题最好的出路是,这个华人社群与大多数人的社群同化,使这个华人特征消失。把华人名字改成非华人名字开始,进行异族通婚,让华人特征消失,放弃华人文化。这个方案后来正式成为陆军组织的民族统一促进会(LPKB)的政治纲领。

以上叙述的萧玉灿和国协的奋斗背景,当然与同化论方案背道而驰的。后来,萧玉灿和国协的融合论发展成为解决少数派华人族群问题更有效的出路。

与印尼国族是由多种族群组成的诠释相符,一个族群不需要溶化入另一个族群,丧失自已族群的生理特征。萧玉灿论证说,必须努力的是,华人社群要把自己与其它族群融合一起,建设印尼国族。他举例说,美国实行熔炉方案解决美国非裔问题是失败的,他举出苏联和中国进行民族融合的成功例子。

诠释这两个理念不同的本质的根据,以是否印尼是一个国族还是一个种族,而华人的生理特征对印尼的效忠或爱国心是否起影响作用?

对苏加诺和左翼政治力量的依靠

在有领导的民主时代,左翼和右翼力量政治上走向两极分化,萧玉灿不得不选择倾向于其中一个政治力量。在这个时期,左翼的政党和团体,主要是印共,是支持萧玉灿和国协的立场的;而陆军和一些右翼政党是持反对立场的。当时,国协政治纲领的融合论和民族统一促进会纲领的同化论,被视为与政治阵营串连起来。融合论视为左派的纲领,而同化论被视为右派的纲领。

苏加诺扮演了政治力量平衡杆的角色。最初,他显示出都支持两方面。在国协面前,他支持融合论。在另一方面,他接受同化论。但1963年后,苏加诺更倾向于支持国协,一直到1965年底,有领导的民主时代结束为止,国协处在上风,而民族统一促进会似乎被边缘化。

国协获得苏加诺的庇护,使它能够迅速的发展,尤其是在教育领域。1958年后,国协更被视为是向华人社群提供教育机会的机构,不论是土生华人或是新客华人。上百间学校和几间国协开办的共和大学,接受很多大城市上万名的华人学生。通过这样的教育纲领,国协呼吁更多的华人社群把印尼当作自己的祖国。

发展国协的教育机构就像一石两鸟

阅读(1202) 评论(3)
我要博文分享到:
  • 阿盼 2014-11-27 03:42:55

    谢谢你让我了解了萧先生的理念与政治生涯。他是值得尊重的思想家。

    想 说一点:教育一旦与政治挂钩,就可能带来灾难。实践证明,在印尼历史上曾经是一场灾难——结果是左派学校和学院都给封了。然而,那个时代政治斗争的疯狂让 人们似乎都不得不卷了进去,造成了那个时代的悲哀。只有当人类不再被政治斗争困惑与左右的时候,教育才可能实现真正意义上的独立——西方较好地实现了这一 点。

  • 文根 2014-11-26 20:35:24

    對不起,應該是[Gelora]才對!

  • 文根 2014-11-26 20:33:52

    謝謝[Gloria]轉載蕭忠仁講話全稿,讓我們很清楚的了解到蕭玉燦先生的理念和精神。眾所周知,在五六十年代,印尼政壇對華人地位和前途有兩種截然不同的理論和政策,即“同化論”和“融合論”,蕭忠仁此文就這一點有很詳細的論述。

我要评论
请您先登录再评论,如果您还没有加入侨友网,请先注册会员。

我要登陆 | 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