侨友网首页新闻 侨团 侨场 寻亲 旅游 怀旧 侨史 点歌台 音乐 电影 视频 书画 诗词 摄影 猜謎語 哲理 养生 侨友专访网络学习
会员名: 密码:   申请新会员  聊天
侨友网 >  岁月留痕 >  侨史 >  小小说珠绣荷包

小小说珠绣荷包

发表时间:2015-06-14 17:39:35   【杨松】   <回到首页>   手机阅读文章

 

 

(小小说)

 

珠绣荷包

/杨松

            这是发生在狮城早年的战乱年代,新客少郎祥哥和娘惹少女安娜的爱情故事。

 狮城东海岸旁,一抹斜阳辉映在蔚蓝色的海面上,祥哥在沙滩漫步徜徉着,满腹惆怅忧思,他在寻找当年伊人芳踪。岸边冲浪,回响音律,祥哥如潮的思绪激荡开来……

 三十年代末,二十来岁的祥哥由中国华南家乡来到新加坡,投靠当时在加东区开杂货铺的伯父。年轻力壮的祥哥工作勤奋,待人诚恳。他搬货、理货、送货,忙里忙外一把手,深得伯父的赞许。

 一天上午,祥哥骑着自行车到一人家送米粮,听伯父说,他们是新近从马六甲搬来的土生華人峇峇和娘惹家庭。

 开门的是一位端庄、慈祥的中年妇女,身穿天蓝色的轻纱长袖上衣,头戴白色花串。祥哥听过这是土生华人妇女常穿的娘惹装(Kebaya)。墙上挂着的全家福相片,全家三人,中年父亲还身着唐装。还有一位秀丽的女孩。

 祥哥将米袋和食用油扛到厨房,在厅内等着女主人点货。厅内装潢不落俗套,清净而明亮,餐桌上都是雪白或粉红的刺绣台布。妇女点了货,委婉地跟祥哥说了几句英、马来语混杂的话语,带着浓重异乡口音。祥哥有些听不懂,惶惑地摇摇头。

 “ANNAANNA妇人转向内房叫着。

 从房间飘然出来,迎面轻盈而来是一位身穿粉红娘惹装,亭亭玉立的少女。

 “妈妈说,请你换另外牌子的甜酱油和辣椒油,好吗?”轻脆的嗓音和流利的华语。

 祥哥从未见过如此清丽脱俗的少女,一阵砰然心动。安娜接触到祥哥的眼神,一阵红晕,转身回房。

 “夫人,对不起,我马上给你换货再送来。”祥哥赶忙回应女主人。

 这是祥哥和安娜的初次难忘的相见。祥哥工余在夜校补习英语,安娜正是夜校的兼职英语老师。

 祥哥和安娜夜校放学后,常在情景的市镇榕树下的石凳上细语谈心,再把安娜送到家门口。祥哥倾慕安娜的清纯和善良,而祥哥的诚挚和勤奋吸引了安娜。情窦初开,两颗年轻的心情愫暗结。

 那是二战战乱的年代,不久安娜要到国外升学。

 离别前夕。夕阳斜下。寂静的加东滨海椰林,祥哥和安娜在促膝谈心。

 “祥哥,你要等我回来。”安娜低声道。她将一个精美的珠绣荷包轻轻塞到祥哥手中。

  “祥哥,荷包是我亲手做的,我们俩一人一个,红色的给你留作永久的纪念……”

 珠绣荷包是娘惹的定情信物。安娜一针一线缝制的一红一绿两个荷包,选用绸缎布料,上锈细密花卉图案,镶嵌着细小的珠粒,闪闪耀眼生辉。珠绣荷包手工精致,别出心裁又精美艳丽。它凝聚着诚挚的深情,串接了纯洁的爱恋。

 祥哥和安娜相偎依。晚霞映红海面,海风吹拂,椰树低吟离别的衷情。

 祥哥伯父曾积极参与陈嘉庚先生的抗日活动,日治时期祥哥随伯父一家来到东马经商。虽然迁徙到他处,与安娜断了音讯,祥哥对安娜的思念之情日增,他始终珍藏着安娜送的红色珠绣荷包。

 战后,祥哥重回狮城,与年老的伯父一家由加东搬迁到他区,并经营间粮油加工厂。元宵灯节,祥哥再次来到当年加东旧居附近的街市,他仍然怀着一线希望,寻觅当年恋人安娜的身影。

 祥哥在人来人往的市镇漫步,四周仿佛有些熟悉,却感觉时空遥远。祥哥走累了,坐在榕树下石凳上。忽然他在凳子上见到一个绿色的珠绣荷包。

 “是安娜的绿色荷包!”祥哥赶忙起身要找寻安娜。

 “还是等等,她一定会回来找这个荷包!”祥哥忐忑不安心焦等待着……

 一个妇女匆匆迎面而来,她心急万分回头寻找丢失的荷包。

 “安娜!安娜!”

 “祥哥,是你!”有情人重逢,激情相拥。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人生悲欢离合,犹如梦幻般迷离而浪漫。

  经历了战乱悲欢离合,祥哥和安娜也征得家人的同意,有情人终成眷属,留下一段爱恋的佳话。

   

 

网络图片


(原文发表于千岛日报副刊,13/06/2015)

 
阅读(1265) 评论(17)
我要博文分享到:
  • 杨松 2015-06-17 11:23:15

    敬谢不倒翁老弟的留言鼓励。我本人并不觉得敝文写得有多好,可能是让人看得比较浪漫、愉快吧。真的,有时自己觉得是很用心写的文章,反而不太受落。我想不论是否受落,真的用心思写了就好,您说对吗?

  • 不倒翁 2015-06-17 10:32:59

    杨松大哥,我来迟了,今天才看了你这篇小小说。阅读过你那么多作品,我认为这一篇是写的最好,引人入胜!加油!




    (来自触屏版)

  • 杨松 2015-06-16 18:13:14

    敬谢文根兄光临指导和鼓励。很想多写些、写长些,但毕竟岁月不饶人,文笔渐秃,但承蒙网友们的鼓励,尽力而为吧。

  • 文根 2015-06-16 16:31:40

    真是精彩的土生華人的故事。謝謝楊松兄此精彩的小說!

  • 阿盼 2015-06-16 07:24:24

    杨松哥,谢谢你指正。没错,《Bambi》的作者是奥地利人。再谢。

  • 杨松 2015-06-15 17:38:24

    敬谢老许兄的关爱和鼓励。您身体不适,还如此厚爱小弟,感恩!诚望你多休息,保养为重,休息是为了走更长、更远的路。

  • 杨松 2015-06-15 17:32:13

    敬谢阿盼兄分享和鼓励。重温您在2012-05-16发表的闪文:《人来了》,有温故知新之感。我可能是班门弄斧,敢敢尝试写小小说,当成是习作吧,望多指正。日后不会将一篇作品浓缩,需要直接用更精粹的语言,严谨的编撰,突出精华部分来写闪文或小小说。再谢阿盼兄。
    阿盼兄,“Bambi -A Life in the Woods”originally published in Austria as Bambi. Eine Lebensgeschichte aus dem Walde is a 1923 Austrian novel written by Felix Saltenand. 不知对否?

  • 云南旅老许 2015-06-15 16:06:13

    多好的爱情结局““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人生悲欢离合,犹如梦幻般迷离而浪漫。”谢谢杨松先生!

  • 阿盼 2015-06-15 16:03:17

    看了几遍,跟草壮哥一样,思考了很多——大概是因为文中叙述的一些情节与景物跟我儿时的接触到的现实有相似之处。草壮哥真棒,竟然猜出本文是一篇小说的缩写,所以读起来有未尽其意的感觉。

    本文有小说作品的戏剧性情节,写成小说确也是一个不错的题材。要将小说缩成小小说,则需要很高的文学功底,不但得简练,还有很多方面都得恰到好处。从东南亚华文文学的水平来衡量,本文应该说是很不错的了。至于其它细节,将来若有机会见面,我愿意和你进一步交流。

    我至今不敢轻易去写小小说。硬说有的话,那就是闪文小说了。其中能让我边写边流泪的一则之一,是《人来了》,为方便大家阅读和评论,谨此重贴如下:

    引言:在写《妈妈,告诉我猎人不像他》的同时,我想起了一个澳大利亚作家写的童话故事:Bambi --- A Life in the Woods。那则故事在1942年拍成动画片后,曾经获过不少大奖;直到六十六年后的2008年,在‘十项十部最佳电影’评选中,依然被选为动画类第三 名,可见其影响之深。本文尝试以闪文的语言来部分改写Bambi,闪出了一篇童话。

          寒冬过,暖春来;
          森林里头百花香。
          鸟儿唱,兽儿欢;
          到处一片喜洋洋。
          ……
          
          沾着
          妈妈的胎血,
          带着
          说不清的不安,
          我
          来到了这个
          难以捉摸的人间。
          
          “嗨,白尾鹿帅哥,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Bambi。”
          ——很快
          我就有了
          第一个朋友小白兔,
          和第二个朋友小松鼠。
          
          夏天,
          妈妈带我走进了一个
          茵波茫茫的漂亮草原。
          在那里,
          我高兴地认识了她
          ——和我同样小的白尾鹿
              暖儿。
          也是在那里,
          我第一次闻到了火药味,
          见到了可怕的
              人。
          
          “人来了!人来了!”
          只见大家都拼命地喊着、跑着……
          我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只知道跟着大家跑呀跑,
          跑回森林里。
          从此我就知道:
          带着火药味的一定是人;
          人来了,
          一定得赶——快——跑。
          ……

          整个秋天,
          暖儿和我都在一起;
          还有小白兔,
          他喜欢在我们周围
          跳来跳去;
          还有小松鼠,
          她喜欢趴在我们背上,
          将我们当马骑。
          ……

          那年的冬天很冷。
          妈妈又带我到了草原。
          突然,
          我们又闻到了火药味;
          我知道人来了,
          不假思索地跟着妈妈
          迅速地向森林跑去。

           “快跑,Bambi!
              别回头!快跑!”
          妈妈高声喊着,
          突然从另一个方向窜了出去。
          “快跑!人来了!”
          妈妈拼命地嘶喊,
              拼命地狂奔而去。

          那是我第一次听到
          苍天也会回荡出声音。

          草原那里
          传来了人的狂笑。
          妈妈再也没有回来;
          再也
              回不来。
          ……

          第二年夏天,
          发生了一件更恐怖的事情:
          森林里来了人,
          还带了火!
          据说
          那是普罗米修斯用生命换来的,
          为的是,
          给人照明。
          
          可人,
          却用它来点燃火药
              和纵火。
          人来了!火来了!
          整个森林都沸腾了,
          大家都在拼命地
          跑向另一个原始森林。
          ……

          秋去冬来,
          暖儿
          紧紧地依偎在我身边。
          未来的日子里,
          我要和她终身相伴。
          不过我也知道,
          人要是来了,
          我该怎么办。
          ……

    (写于二零一二年五月十六日)

    谢谢杨松哥。

  • 杨松 2015-06-15 13:02:30

    敬谢易灵姐的关爱和鼓励。自您的上篇【爱的光环】(发表时间:2015-05-06) 发表后,少见您的大作,如有空望多发表佳作,供我们学习。

  • 杨松 2015-06-15 12:54:47

    敬谢童乐大姐留言鼓励。如在印尼有不少“侨生”社群,新马也有不少“土生华人”,她们仍穿KABAYA,吃娘惹食物,有的跟印尼的风味很相近。弟是想多写些具本地和东南亚色彩的文章,望您多指教,并多保重身体。

  • 草壮 2015-06-15 12:53:41

        杨松学兄,欣赏了你的佳作,颇有些感想,写着写着,竟然写得有点长了,一时起意,索性就将这些不太成熟的文字,作为一个主题帖发送了;敬请杨兄查阅,并予以指正,是盼!

    杨松: 谢谢草壮兄!请见弟在您的帖文:漫说《珠绣荷包》中的留言。
  • 易靈 2015-06-15 12:22:19

    楊老師,又來欣賞您的佳作了 !內容雖簡短,但己將主角的個性丶品行和內心世界都細緻地描繪出來了!這份純真的人間濃情終匯成喜悅的大結局。非常讚賞!謝謝老師分享!




    (来自触屏版)

  • 童樂 2015-06-15 10:43:29

    情節並不複雜,但他們真摰的愛情故事感人至深。「伙計」與老師純真的愛,雖曾失聯,經戰亂雙方仍不放棄尋找心中的真愛,老天不負有心人,他們終成眷屬,珠繡荷包永遠不分離。謝謝楊老師的小說,看得輕鬆,讓人愉悅。

  • 杨松 2015-06-15 07:48:54

    敬谢雄兔兄和LUCKY友留言鼓励。在上世纪初东南亚地区有不少峇峇娘惹、新客与娘惹成婚的故事,早年人们的生活比较单纯,婚姻比较纯情。

    LUCKY友,难得能抽空阅读敝文,你现是摄影才女,也能赋诗,佳作图文并茂更具特色。你喜欢的沙龙色边框是小弟从米糕粄师父偷师和借用的,望师父见谅,也敬谢米糕粄师父!有关原边框请见米糕粄师父的大作:《慶祝中印建交65周年 Tari Yapong Betawi》。

    http://www.qiao-you.com/index.php/article/detail/uid/33396.html

     

     

  • 世世幸運 2015-06-15 02:41:41

    杨松前輩     兩個珠绣荷包,非常美,我非常喜歡!愛情故事很浪漫,純情.哈哈! HAPPY ENDING,我最不願看女主角香消玉殞 ,不過那個年代的男生比較專一.

    你的邊框很美,得很特別,我會考慮偷來用喔! 你介意嗎?新娘,新郎的服裝也很漂亮.全篇幅都美,真是一級棒! 

  • 雄兔 2015-06-14 23:02:12

    珠繡荷包繡出了純潔的愛情,有情人終成眷屬。謝謝揚松兄分享精彩的小小說。

我要评论
请您先登录再评论,如果您还没有加入侨友网,请先注册会员。

我要登陆 | 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