侨友网首页新闻 侨团 侨场 寻亲 旅游 怀旧 侨史 点歌台 音乐 电影 视频 书画 诗词 摄影 猜謎語 哲理 养生 侨友专访网络学习
会员名: 密码:   申请新会员  聊天
侨友网 >  侨友之窗 >  寻亲 >  锡岛寻梦

锡岛寻梦

发表时间:2015-06-20 10:16:51   【朱大哥】   <回到首页>   手机阅读文章

                                   锡岛寻梦

                              朱永相(广东药学院)

  

世事变迁,往往难于预测,做梦也未曾想过,今生我还有机会重返侨居地,探望阔别近40年的亲人与好友。双禧年初,随着中印两国的关系的恢复与改善,我终于重新踏上了千岛之国---我的出生地印尼邦勿里洞省。由于大家知道历史的原因,印尼是最迟开放让华人探亲的穆斯林国家。但时过境迁,历史已经翻开了新的一页,社会文明的进步改变了人的观念,各国政府的政策也随着世界形势的变化在不断调整。这次能重游故地,锡岛寻梦,梦能成圆,应归功于人类社会的文明、进步与开放。

     归心似箭,获得印尼的签证后,我带着亲情的思念,带着童年的追忆,带着种种的猜想,心情激动而又复杂地踏上了回归的旅程。想当年,回国时搭乘荷兰国芝利华号邮轮足足经历了七天七夜的海路漂泊才到达香港,而今,四个多小时的空中航程已经抵岸,现代科技的进步缩小了人世间的距离,唉,世界变小了!早春二月,我们这里咋暖还寒,需要毛衣添暖,而当飞机甫抵雅加达国际机场,走出机舱,一股赤道的热浪迎面袭来,使人汗流夹背,笔挺的西服这时倒成了累赘,春夏季节变换于瞬间,唉,地球转快了?!

首都---雅加达,这个熟悉的名城,原先的印象与眼前所见觉得异常的陌生,甚至显得有些扑朔迷离,亦幻亦真……这座名城经过几十年来的发展,城建成绩卓然,处处呈现了现代化大都市的景象,城市充满了活力,而更迷人的是其特有的热带风情;城中椰林苍翠,绿树婆娑,繁花似锦,海风拂熙,整个城市都被绿色点缀得生机盎然。市中心的独立广场,宽广雄伟,广场内有许多富于民族特色的雕塑装点,极目四周,众多洋葱头式的回教堂与现代化的高楼大厦交相辉映,深刻地彰显了穆斯林与马来文化的丰富内函。雅加达是印尼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国际知名的跨国公司都在这里云集,不同阶层,不同民族,不同文化的人士在这里杂烩,是一座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不夜城。这里也是华人集居最多的城市,由于华文长时间曾经被禁止,华校亦已荡然无存。我漫步在漫长的独立大街上,广告牌、霓虹灯琳琅满目却始终见不到一个汉字,小小的缩影足见哪个年代在独裁暴政下反华排华的力度。         

走出城郊,见到却又是另一种景象,大都些低矮的房子,许多违章建筑乱搭一是,栖息着众多的劳苦大众和外来工,到处污水横流,河水被污染得发黑。大墙前后,宛如两个世界,贫富悬殊不言而喻。

在雅加达呆了几天,我急不可待地转搭航班赶回故居---邦加岛,乘的是印尼国内的支线飞机,服务也很人性化,飞机从雅加达往西向苏门答腊岛的方向飞去,越过巽达海峡,机翼下的邦加岛已若明若显展现在我的眼帘,白云底下是翠绿的起伏山峦和银蛇样的几条弯曲穿岛而过的江河,碎玉般的浪花拍打在洁白的沙滩上把岛屿近岸绕上一圈一圈的白环,远处渔帆点点,天高云淡,从窗舷俯视,眼下的景色,宛如摊在地上的一幅美丽画卷。经历了40多分钟的航程抵达了邦加机场,机场虽小却富于马来民族特色,牛角样的屋顶是候机楼特有的装饰,四周绿草茵茵,奇花处处,环境很是优美。行李刚拿到手,就有许多挑夫争抢为你有偿服务,付给相当于10元人民币的小费行李被送达门口。亲人已等候多时了,上了他们的小车直奔故居——勿里洋镇。翻新的柏油马路,路面较窄但很平坦,一路上,橡胶园、椰林、胡椒园、丁香林、榴莲园、市镇、矿湖、村庄交替地从车窗影入眼帘。途中我们在18号小镇停车小歇,在路边颇具规模的饮食店品尝了浓郁的地道邦加咖啡,熏香蕉干以及享誉东南亚的‘安汶糕’,还有用冰砂压制的雪条(当地称KANTUNG),这些都是小时候很喜欢的家乡特色小食,我象‘报仇’似的吃它个痛快。终于到家了,一个多小时的路程,大部分是在热带雨林中穿过。也许是呼吸了多量的来自绿叶的负离子,或许是过于兴奋,我一点倦意也没有。

邦加岛----我久违了的第二故乡,“少小离家老大还,乡音未改鬓发白”。1959年我离开邦加回国,40多年过去,弹指一挥间,而这在人生的里程已显得太久太长。风雨冰霜,人间经历了多少沧桑和变迁。今天重新踏上这个美丽的岛屿,蛰伏心底的尘封记忆顿时蠢动了起来,此刻的我,心潮汹涌,喜悲交集,尤其是当见到别离了近半个世纪的胞姐时,眼泪像泉涌似地从我眼中夺眶而出,姐姐更是拥抱着我泣不成声,然后站在我面前久久地凝视着我------,是的,人间的亲情是何等的真挚、宝贵,愿天下分离的骨肉得于重聚,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邦加岛是印尼乃至世界有名的锡都(曾经占世界锡产量20%),荷兰殖民者及日本侵略军都是冲着这些重要的战略物资而占据邦加岛的,邦加的锡矿是滨海沉积型锡砂矿呈黑沙状,蕴藏极其丰富,品位高且开采容易。采矿有两种方式,在河川、海边的,利用挖掘船(当地称铁船)采挖;在陆地的则露天挖掘,一层层往下挖,然后用高压水龙冲刷、洗涤、沉淀(锡砂比重大)来采集(老百姓用当地称为“琉琅”的木盆都可以淘得),这种采矿工场当地称之‘窟琅’。深达数十米或百多米,形状象口大锅,从上到下,有螺旋型的盘山路绕着锅璧通向底部。当锡砂采完了,废弃的‘窟琅’很快就会水满金山变成矿湖。邦加岛有数不尽的矿湖,青山碧水,波光粼粼,是人们游泳、垂钓、和 洗衣等的好去处。距我故居不远就有一个几百亩宽的矿湖(7号巴力)。她沐浴了我许多童年的往事。

我们的祖辈从明朝起就陆续有人从两广,两湖,福建等地漂洋过海来到这里开采锡矿谋生,清朝期间,我国国力衰退,农村破产,民不聊生,有更多的同胞被当着“猪仔”被卖去当契约劳工,当地人称之“唐山巴力乡”(带有歧视含义)。他们到达邦加后,被安排在当地有名的“邦加锡矿公司-T.T.B”(属于荷兰殖民者),从事繁重的挖掘锡砂的工作。他们被集中在一排排长长的简易平房里住宿(当地称为‘长工寮’),集体食宿,统一出工,四周围筑铁丝网,由专人看管(类似集中营),待完成契约后才能获得人身自由。好多人契约满后,从此融入当地社会,白手起家,艰辛创业,并落地生根开花,当地华人大都是这些契约华工的后代。由于在住宿营地有人设赌场,劳工们的血汗钱常因用于参赌而输个精光,只好继续契约以抵债,有些人,辛劳一世也只是落个孤苦零汀,客死他乡。直到1945年印尼独立后才停止了从我国的‘猪仔’劳工输入。华工为邦加岛的开发作出了极大的贡献也付出了巨大的牺牲。这次重访故址,凭吊当年“华工”的驻地,旧迹依稀可辨,但‘长工寮’早已倒塌,“猪仔”劳工亦已曲终人散,面对这段似已久远而又相近的历史,我站在‘长工寮’的遗址上浮想联翩,觉得应该在这里立个碑什么的以纪念华工的那一段悲惨的历史,“长工寮”是华工血泪史的一个缩影,也是华工对印尼开发建树的佐证,亦记载着我们国力衰弱时的一段耻辱。我们这个屡经辉煌又饱受灾难的民族,千年一统而又内乱不止的国度,国民的荣辱反映着国家的兴衰,此时此刻我更加深刻地理解到“落后就要挨打”“落后受人欺凌”“发展是硬道理”的深层内涵。

尊宗祭祖,是中华民族的习俗和美德。这次,我也专门到华人墓园去祭祖,墓园里长眠着我的母亲。相隔了近半个世纪,总算能再次为她扫墓尽孝。妈,魂兮有知,希望您在地下能感到安慰!,我跪倒在慈母墓前,久久不能自己。母亲勤劳一生,朴素无华,没有多少文化,但信守儒家的伦理道德,礼让为怀,从不占别人便宜,从不打骂子女,对家庭对子女充满着无私的爱并为之付出了过多的牺牲,她可真是集华侨妇女的许多优点于一身,一直是我生活中的楷模。母亲积劳成疾,过早离开了我们。是母亲的疾痛,拨动了我求学从医,悬壶济世的心弦,在祖国的抚育下,成全了我做医生的梦想。

我循着记忆的时空隧道,走访了母校、同学和亲友,颇有名气的里洋中华中学随着华校被禁止,已于60年代关闭,校内除了那几棵高大美丽的阔叶树依旧,金字型的礼堂只剩下断桓残瓦,部分教室已改作仓库,操场长满了杂草,偶尔见有几只鸡狗在走动…..。华校是当年中华文明与传统的传播和维系者,对历代侨生影响深远留长,想当年,校园里师生同乐,生机勃勃的景象被眼前的破落萧条所取代,我心中产生了凄然和伤感。童年时的同学大部分都出外岛谋生,留下来的,靠种植胡椒、果树为生,有的经营小型锡矿场或经商,生活还不错,大富大贵者亦有,子女多数送出外岛大城市去读书。乍一相逢,大家都以为是南柯一梦,相视良久,不知所措。我受到了他们热情的款待,交谈中大家都感慨良多,往事如烟,岁月蹉跎,命运与机遇,追求与经历,理想与现实,青春掷去,宛如春梦一场。这些年头经历了几次的排华,他们能生存与发展,谈何容易?!其中的艰辛外人是无法理解与体会的。年轻一代的侨生,由于华文被禁止,大多已不懂汉语,面对中文如看天书,幸亏邦加华人的土话(河婆话)还流行,维系着炎黄子孙的亲缘。他们对国家与地理的概念显得淡化,但对民族的认同却是根深蒂固的,对先辈的祖籍国依然乡情深深,对我国能从文革的灾难中走出来感到庆幸,对改革开放后日益昌盛中国感到欣慰。值得庆贺的是印尼新政府近来颁布了许多对华人亲善的政策,把华裔当成国内的少数民族,解除了许多歧视政令,春节亦已作为国家的法定节日全国同乐,华文教育也已经掀起,现在中印两国已结成战略伙伴关系,衷心祝愿中印两国人民友谊长存,祝印尼华人重获权利与尊严并从此安居乐业。

邦加岛的华人,30年代就有人回国到延安参加革命和抗日,50与60年代 更有成群成批的青年学生,带着对新中国的向往,对新社会的朦胧憧憬,对新理想编织着五彩斑斓的梦,不顾家人的劝阻,放弃父辈营造的乐巢,挥弃眼泪,离别亲人,远涉重洋,豪情满怀地回国读书或参加祖国的建设。我站在当年乘船回国的码头,那壮丽动人的送别场面,仿佛就发生在昨天,至今仍令人回肠荡气。在祖国的热土上,他们之中有的成了将军、外交家、学者、教授、医生、劳模、英烈……虽然在文革中都难于幸免地受到冲击甚至迫害,但他们对自己选择的初衷,依然无怨无恨。林密鸟投宿,春暖燕知归,随着侨务政策的不断落实,广大归侨侨眷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又焕发了青春,继续发挥了他们难于替代的作用。

里洋镇,市容还不错,建了不少新房特别是燕窝屋,但随着国营锡矿公司(TTB)的萎缩,也失去了昔日的繁华。顶盛时期建成的两座大戏院(明朗,五星),因人气不旺,经营不佳,已改着仓库或其他用场,当年出入矿区车水马龙的现象不见了,许多为矿产服务的行业也衰落或转行,灯光夜市已显得暗淡,这也许是单一经济兴盛衰落的规律。出于职业的本能,我特别关心它的卫生事业,特地走访了医院,(当地称为石基间RUMAH SAKIT)的规模和结构都在减少,只留有两个医助(MANTERI)和几个护士,治疗一些小伤小病,阑尾炎都得送到远离几十公里外的槟港医治,给居民看病带来不便。我的一位小学老师靠自学针灸给人行医,解决了不少问题,自己也以此为生。。

在小地方,来个陌生人马上就有人知道。我回来不久,‘有中国医生回来’的消息,很快不胫而走。接着,找我咨询病情的人越来越多,弄得我一时无法脱身,给我的探亲活动带来了多少不便,但考虑到乡亲在小地方寻医不易,还是尽可能满足他们的要求,这也算是我作为邦加之子,对华侨父老乡亲的一点报答.

邦加有着环岛漫长而美丽的海滩,海沙细白,岸边有成片的红树林、椰林及怪石点缀,巧作天工,风景如画,可惜没有伯乐给她冠上“世界第一滩”类似的美名,仍然深藏若虚,闺房待嫁。时至今日这块优质的旅游处女地才被认识并初步加于开发,建设了初具规模的旅游配套设施,开始接待国内外的游客,衷心祝愿这个无烟工业给家乡带来好运。

光阴似箭,转眼间,签证已近到期,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我再次告别了亲友,带着深深的眷恋之情向我的祖国飞去,飞机往北爬高,锡岛渐渐隐去。再见了,美丽的邦加---我的第二故乡。

 

阅读(631) 评论(1)
我要博文分享到:
  • 彤彤 2016-01-17 21:26:57

    朱大哥妙笔生辉,一下把人带到了过去。文中句句发至肺腑之言,直击灵魂深处感情,让人浮想联翩。

我要评论
请您先登录再评论,如果您还没有加入侨友网,请先注册会员。

我要登陆 | 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