侨友网首页新闻 侨团 侨场 寻亲 旅游 怀旧 侨史 点歌台 音乐 电影 视频 书画 诗词 摄影 猜謎語 哲理 养生 侨友专访网络学习
会员名: 密码:   申请新会员  聊天
侨友网 >  岁月留痕 >  侨史 >  日军占领印尼时的复兴社事件及其他(转贴)

日军占领印尼时的复兴社事件及其他(转贴)

发表时间:2015-07-02 10:51:03   【千仞】   <回到首页>   手机阅读文章

     




日军占领印尼时的
复兴社事件及其他

司徒巴生
 
(原载香港《华中园地》第73期)
 

1942年3月,日军占领印尼。4月26日,我父亲——当时任巴达维亚(即今雅加达)广仁学校校长的司徒赞被目为“敌性华侨”被捕,关进集中营。

这期间,李翠园在日军控制的华文报纸《共荣报》任经理,林若水任主编。李翠园表面为日军做事, 但心向正投入抗日战争的祖国。他的夫人赖木英,是我母亲刘金端在新加坡南洋女中的同学,校长是李思安(华中校友李学正、李学敏的姑姑),张国基是她们的老师。1942年约8月左右李翠园找到我母亲、我和弟弟眉生,把我们叫到他家里,那时我16岁,初中二年级,已失学,眉生才14岁。李翠园的家也在Tangki,离我家很近。

原来,在日军占领印尼之前,1942年1月,中国国民党将领、军统局头目郑介民时任新加坡盟军军事会议代表,他曾来到巴达维亚(盟军东南亚指挥部设在这里),随后,他本人撤到澳洲,三个随行人员却留在巴城,是有意还是无意,不清楚。那三个随员,一个是军统局的林川中校是印尼华侨;一个叫吴立信,炮兵学校毕业,原少尉,本驻守汕头炮台,后调到重庆,也是印尼华侨;还有一个叫李应翔,是电报技术员,报务员。徐竞先在他所著《印尼十年》一书中,提及郑介民随员中还有胡名教,这不确。胡名教是黄松鹤引进复兴社的,他是住巴城小南门的印尼华侨。

李翠园告诉我们,林川想搞一个地下抗日组织,主要是为联军搜集和供应情报,配合盟军活动,也有保护华侨利益的意思。这个组织就是秘密成立的复兴社(国民党的复兴社成立于1932年3月,郑介民任特务处副处长),成员志愿抗日,经费方面要求华侨支持。

李翠园了解我母亲刘金端,要她发动一些人参加组织和捐钱。据我所知,参加复兴社活动的有:

李金汉(在井里汶活动)、李莳英(李金汉的女儿,后成为巴中教师林苍的太太)、李毅芳(李莳英的弟弟)、李敬祥、李赞郑、陈涤生(在直葛活动)、郭松根(郭婉清、婉仙的父亲)、钟忻益、李世达、黄松鹤、梁连来、董寅初、颜清江、张金荣(在雅加达活动)。

捐钱支持的有:陈炳灼(大东酒家老板)、游彦丞(万成药房老板,儿子在国民党时代为空军少校,游彦丞后死于狱中)、钟旦(一乐园酒家老板,钟宝珠的父亲)、陈问樵(书店老板)和泗水的李荣我(李义贤的父亲)。

林川后来有意无意暗示,中爪哇有一个基地,其实当时就只是他们三个郑介民随员。他还说基地有一个电台。李毅芳那时在巴达维亚暂住,他从地下挖出埋藏的收发报机,就和我一起坐火车带到普禾加多(那时李金汉全家躲在普禾加多)。在火车上,我们人机分开,把收发报机放在离座位较远的地方,以防万一被发现,也可以不受牵连。我喜欢摆弄无线电,机器安全带到目的地万由玛士(Banyumas) 。


之后,就由报务员李应翔和我一起,用我带去的零件把收发报机修好了,但是发报机一直没能与中央接上头,原因可能总机构怀疑这是敌方作假要套取情报,所以没能联系上。

我当时住在Banyumas一间空店铺里,隔壁人家姓黄,也是匿藏者,他支持我们的活动,常常代买饭菜。有位叫李毓波的(巴中李易洪老师的同宗),他未加入组织,也常送饭菜来。

我住了接近三个月,林川常派交通员联系,眉生就是其中一个交通员,有时也带点钱来。有一天,是1943年11月间,林川派了颜清江来找我,要我们到林川所在地总部Purbalingga,去挖掘埋在地下的一个箱子,那时林川已不住在那儿。颜清江文化程度不高,头脑也比较简单,属于黄松鹤的系统,黄松鹤那时在工厂做事。

我们按地址骑脚车来到一间空屋,开了门进去,就在里边休息,到了夜晚,才开始挖掘,挖出一个圆桶,桶里有电报密码、两支手枪,还有哥罗芳。不料这时有警察冲进来,我们即时被捕了。

原来,与林川共事的吴立信发现林川乱用钱,乱搞男女关系,吴很看不惯,准备向上级汇报,也曾向他的哥哥吴立本谈及此事,自诉处境危险,恐怕有一天会被林川杀害。事后一两个月,吴立信果然音讯全无,而这间空屋本是他与林川的基地,吴立本因此常在这屋外徘徊,经常向室内探视究竟,这样引起邻居怀疑而报警。这晚,警察发现室内有灯光,由此揭发案情。

警察入屋后,察觉地上的松土和挖掘工具,就命令我们继续下挖,没想到竟然还挖掘出一具尸体,死者就是吴立信。显然是林川为防吴立信向上级反映他行为不检而下毒手灭口的。我年纪还小,挖出尸体,真是吓坏了,警察还强迫我和严清江躺在尸体旁边合照,那腐尸的恶臭令我几乎要呕吐了。

事情发生后,严清江和我以及吴立本就被抓到Purwakerto日本宪兵部,三人同一牢房,未有隔离,住了一个月后,被戴着手铐转解到雅加达宪兵部,再住了两个月,严清江招出了实情来历,我则编造说自己是棉兰来的孤儿,叫陈南新(1965年我离开印尼到澳门时就用了这个名字,眉生叫陈南华),他们也相信了,没再拷问。

同年(1942)12月3日,雅加达宪兵开始搜捕,颜清江可能招出了黄松鹤,他被捕了,再抓了李翠园,董寅初稍后也被捕,我母亲刘金端逃到苏甲巫眉,杨景顺的父亲找了个乡下别墅,帮她匿藏起来,眉生与母亲在一起,后来也还是落入魔掌。雅加达宪兵部继续找司徒巴生,我被认出来了,暴露了真实身份,挨了日本宪兵的毒打。

移至军事法庭监牢关了一个月,到1943年6月30日开庭审判,由军事法庭审判长佐籐中佐主审,之后判决:

李应翔判处死刑,随后被处决,他被日军砍头,尸体埋在Ancol。(事后.难友黄松鹤有诗一首悼念李应翔: "大义轻身碧血飞,英雄视死正如归。漫漫长夜伤多梦,落落平生痛永违。埋我肝肠仇与恨,明君气节武和威。十年谳罢成何事,感愧人间一绿衣①。"(按:①政治犯著绿色囚衣。)

李金汉、刘金端、黄松鹤、李翠园判处徒刑十年。

李敬祥、翁福林七年。

陈炳灼、钟旦、董寅初,陈涤生五年。

陈昌善、郭松根、李赞郑、白明璇、萧熙明、钟忻益三年。

林川则于判决之前被敌押解到新加坡,一说已被处死,一说下落不明。

我与眉生以及李莳英、李毅芳、黄家棋、李超然、李曼峰等人则因罪状不成立释放。释放前,我与一个荷兰土生(偷听无线电)、陈涤生同一监房,眉生和董寅初在一起,董寅初后来回国任致公党主席。李曼峰被发现是画家,后来常奉命为日军军官画像。

复兴社事件发生后,胡名教不愿落入敌手,在家自杀,游彦丞和钟忻益则在狱中病死。黄松鹤另有挽诗悼念胡名教:"慷慨全初志,何曾受国恩。不胜功狗惜,犹是沐猴尊。浩气淩霄汉,孤忠履约言①。荒原埋骨处,剪纸为招魂。" (按:①守口保密事败自戕。)

释放后,我与弟妹们就住在Tangki家中的车房,住家就租给别人,兄弟姐妹生活全靠亲友接济。

判决后,刘金端和白明璇先解到芝槟榔女牢,1944年3月15日转解到三宝垄巫鲁(Boeloe)女牢。

当时侵占爪哇岛的日军原田中将还比较守法,相对而言,比驻婆罗洲、苏门答腊驻军头领较为开明宽容,原驻荷属东印度的日本总领事丰岛这时转任华侨科科长。可能是怀柔政策,司徒赞入狱后,丰岛每月让手下从荷兰货仓取出货品交给众难友家属售卖,作为补贴。司徒赞深陷囹圄,仍勤奋好学,曾与张添聪互为老师,他教张学中文,张教他荷文,到出狱时,司徒赞已粗通荷语。

直至日本投降,父亲司徒赞等被捕人员不愿由日军释放,要等联军到来;日军便借口要迁移到万隆,难友们也就照行,车送到万隆中华总会,日军不顾而去,众人终于获得自由。母亲刘金端这时还没有即时获释,后来由国民党派来朱昌东出面,保复兴社案被捕人士,才于1945年9月27日全部释放,父亲特地到三宝垄把母亲接回家。

1946年,国民政府追认印尼复兴社为海外华侨爱国行动临时团体。

* * * * * * * *
 
《廖贵义子君回忆录》中有这么一段文字;“我们自由回家后,除了接见亲友外,就是常到商会聚头……这时很多人在日寇统治时所作所为如开赌,霸占他人物业,强奸他人的妻女等等,受害者都要设法出一口气。我们得知那些无恶不作之徒,或销声匿迹,或故意再来同我们一起做社会工作,我们大约都先知,当然拒之于门外。

“但有一班青年人曾经被害过的,乃于此时采取行动先行对付,如将范小石在石桥头刺死,邓仁生则在家里被枪击中手部,算其命长,大难不死。”

徐竞先在其所著《印尼十年》中也有有关记述:“一九四二年夏秋间,直接或间接参加或资助此秘密组织者(引者按指印尼复兴社),已达二百余人。当时华侨社会抗日情绪未衰,此种兴奋人心的消息,不久耳语传闻,为替日人工作之范小石告密日军部”。

徐竞先还说:“范小石为梅县人,前在巴城办过八打威亚日报。一九四五年秋,日军败降后,盟军来爪哇接降时,彼被目为奸人头目,十月五日为义愤青年李映青君所刺杀,死于广仁学校附近路上。”

以上所引廖子君徐竞先对范小石之论述均不完全符合历史真实,有必要予以澄清。

印尼复兴社地下活动为日军破获的原因,我在上文已有说明,与范小石无关,范小石并不是告密者。

范小石遇刺后,其夫人范叶芝曾发表《致李金汉先生的一封公开信》,为范小石申辩,提及李金汉曾邀范小石加入印尼复兴社,范审慎考虑后认为秘密工作宜在秘密中进行,而复兴社的组建过分张扬,同时也对某个成员背景存疑,认定不能作无益之牺牲,坚决表示无意加入。这,成为国民党人方面的心病。

李金汉其时是井里汶中华总会大头,井里汶慈善会主席,日占时避居普禾加多。

范小石是客家人,曾与叶剑英同学,被刺前已旅居雅加达二十余载,曾任《巴达维亚报》(即徐竞先所说之《八打威亚日报》)、《时报》的总编辑以及反国民党左派人士李吉甫所办《正论周刊》主笔 。早在荷印时代,中国国民党海外支部头头就曾向荷印政府要求将范小石驱逐出境。1945年10月5日,雅加达三民主义青年团总干事温伯平组成锄奸团,主使三青团員李映青刺杀范小石。

按理,范小石即便曾与日人合作,也罪不至死,比他问题严重的人更多。为什么要杀他?我认为是因为他反对蒋介石国民党;范小石曾在任两届雅加达华侨公会会长,他的被杀也与公会内部争权有关;再有一个因素就是“杀鸡儆猴”,温伯平等人这一行动是企图借此敲诈其他有钱人,如刘宜应、李恩绅、刘家祺。
 

 

    

 

 

阅读(887) 评论(3)
我要博文分享到:
  • 千仞 2015-07-05 09:29:20

    回应美孚郑与文根网友:

    司徒巴生是司徒眉生的胞兄,我很早就知道他有过不平凡的经历,希望他能整理成文。巴生兄由于复兴社的国民党背景,曾经有些犹豫,我与俊祥几经催促鼓励,强调“抢救历史文物,必须争分夺秒”,他才打消顾虑,用了近一年的时间,整理出了这份珍贵的鲜为人知的史料。

    我也希望更多人能投入这类“抢救”活动。

  • 文根 2015-07-02 16:59:39

    [千仞]老師轉載有關印尼在日寇入侵年代華人抗日活動的事蹟,真讓我們開了眼界!實在是一個很珍貴的歷史資料。

  • 美孚郑 2015-07-02 11:25:02

      很难得的历史资料,读后令人感动。日本鬼子入侵印尼时,杀害千千万万中华皃女,在我们西加里曼丹坤甸、山口洋、邦戛、三发的华侨在复兴社的影响下当时也组织了一些进步团体和群众武装对日本鬼子展开了斗争。由於力量悬殊,当时参加革命同胞大多被杀害,就西加里曼丹在东万律被日本活埋杀害就有四万多人。今天我们过着安定日子,千万要忘记先烈们为后人流血牺牲。感谢千仞网友!

我要评论
请您先登录再评论,如果您还没有加入侨友网,请先注册会员。

我要登陆 | 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