侨友网首页新闻 侨团 侨场 寻亲 旅游 怀旧 侨史 点歌台 音乐 电影 视频 书画 诗词 摄影 猜謎語 哲理 养生 侨友专访网络学习
会员名: 密码:   申请新会员  聊天
侨友网 >  岁月留痕 >  我的母校(刊于印尼《千岛日报》2016年8月26日)

我的母校(刊于印尼《千岛日报》2016年8月26日)

发表时间:2016-08-13 18:50:35   【不變紅心】   <回到首页>   手机阅读文章

qiaoyouimage
 

       在这头发已经斑白的美丽夕阳时节,静心回望自己的过去,发现有一个阶段是相当美好的。那就是童年至高中毕业这一阶段,那是我此生中最没有压力和无忧无虑的日子。而其中,从小學一年級读到初中畢業的母校,给了我许多快乐的回忆。

       我是六岁才进学校的, 没读过幼稚园,一上学就读小学一年級。那是1953年六、七月份,在我的出生地印度尼西亚万隆市,我报读一所新开办的学校。 那是由一个华侨同乡会团体廣肇會館所开办的华侨华语学校廣華學校。初办时,只有七间教室和一个大礼堂。教室不够,连礼堂也临时划出一部份间隔成教室,教务处也设在礼堂里。

       到了大约是二或三年级时,学校要扩建。我想其建筑费用,主要应该是由该同乡会的董事们负责,但也有发动学生向父母及亲戚募捐。当时因某种原因,不说募捐,而改用“献砖运动”这个名称,表示你捐献多少块砖,用来建教室用。实际上一块砖代表当时的印尼钱一盾。我和姐姐都获发一份募捐卡,上面印有“献砖运动”字样,里面印有表格,其中印有献砖人、数量等等。

       我母亲把我和姐姐的募捐卡带到雅加达,回来时,上面已写有我的外祖父和几个舅舅的名字,他们每人各捐了十块砖。这样我们就完成了任务,可以上交给老师了。献砖运动结束后,总结大会上校长表扬了几个募捐成绩突出的同学,有一位还获颁金质胸章,以示嘉奖。我很羡慕他们,因此印象深刻。

       接下来学校后面的空地就建起五间教室,学校也逐步增办至初中三年级。

       在“献砖运动”期间,我姐姐发生了和捐款有关的一件小事。当年我姐姐放学回家,经常和一个同路的女同学走路回家。一天姐姐回到家里,告诉妈妈说,她们在路上捡到一张五盾钱钞票,她们决定平分,钱由她的同学带回去,明天会带二盾半给她。她说她想把这钱捐给献砖运动,问妈妈好不好,妈妈说好的。第二天姐姐回来,对妈妈说她的同学说回到家里,那五盾钱不见了。当时我姐和她的同学吵起来,惊动了老师,老师请双方家长明天到学校协商。

       第二天当妈妈从学校回来后,对我们说,姐姐同学是由她的父亲做代表的。他说他女儿一回来就说捡到钱又不见了,衣袋书包翻遍了都没找到,他非常坚持不会拿出那两盾半来。我妈看他不可理喻,就对老师说,难得我姐姐有捐献的心愿,她会给我姐姐两盾半捐给献砖运动。说完就告别老师回家了。

       说回那些新建教室,它们比旧教室漂亮和舒服得多,主要是光线从两边来,不像旧教室的光线只从左边窗口来,所以光亮很多。我初中时期许多快乐时光就在这些教室里渡过的。我的许多基础知识,也是在这些教室里获得的。有些友情也是从这里开始,维系到现在……

       我从小一开始,一直在这母校读到初中三毕业,她没有高中部,我只好到其他学校读了。高中刚毕业,我马上被她招回去当教师,当我以教师身份重回母校时,感觉是奇特的,也是良好的。想起当时有件令我感到意外的一件事,就是我第一次进入初二班教物理课时,当全班同学起立向我说老师好的时候,我望见站在最后排的一个大个子,竟是我认识的人。看见他,我感到很尴尬,因为他,曾经是我初小时代一起玩的同班同学……

       不久之后,发生了我永远不会忘记的事,那是1966312日,我是下午班老师,中午回到学校里,刚在我的座位上坐下,一个同事走过来对我说,今天在市中心阿伦阿伦广场,许多学生组织、政治团体等等人员,正在开祝捷大会。据说散会后可能会冲击全万隆市的华侨学校,教务主任刚才吩咐我们作好思想准备,万一他们来,不要和他们对抗,保护学生安全疏散!

       第一堂没有我的课,我怀着忐忑的心情,坐在座位上批阅学生的作文。忽然听见隐隐约约的喧哗呐喊声,声音由远而近,逐渐大声,忽然听到重物撞击学校大门的声音,很快地,从呐喊叫嚣声知道他们冲进学校里来了,其中一股人冲进教务处,他们高喊:

     “你们都回去,走!走!这里被我们没收了!”

       这时有人把一张桌子弄翻,又有人打碎玻璃窗, 他们的一个头目模样的人大声说:“不要破坏,这里已经是我们的了,别破坏自己的东西! ”

       有一个中学生模样的人冲到了我的桌子前,把我刚批改好的一大叠学生作文本,双手拿了往上抛去,它们飞起来又散落到地板上。他对我着吼叫:离开!回去!……

       我和同事们协助学生们全部撤离后,也步出学校。我看到学校前面的操场上,堆着我们学校的藏书,他们在放火焚烧,一条黑烟柱冲向天空。望着黑烟下面闪烁的火焰,我想起我第一次来母校上课的情形。那是母校初开办的第一堂课,也是我初次上学的第一堂课,我和母校一起成长,时至今天,我已是母校的一位教师了,没想到竟目睹母校被人扼杀的全过程。她被当地的某些极端派學生組織強佔了,接着被政府正式封闭。

       虽然从那天开始母校实质上已不存在了,但直到现在,她仍活在我和许多母校师生的心坎里。

qiaoyouimage

拍于1958年,班主任郭良璋老师和男同学合照,我也在其中,认得到吗?

 

 

 

 

阅读(957) 评论(21)
我要博文分享到:
  • 不變紅心 2016-08-18 19:20:11

    听您讲那么不幸的事,真令人嘘吁和哀伤!对您来说真是悲惨的遭遇。我不禁想到在侨友网中看过一些文章,讲述日本将登陆时,荷兰撤退,地方变无政府真空一段时间,许多华人被抢劫一空,甚至被杀。似乎从以前都是有乱世,华人就遭殃。直到1998年都还有针对华人的乱事。现在情况好多了,相比我们在香港生活,应还是我们安全得多。

  • 胡蘿蔔 2016-08-18 17:30:25

     不變紅心兄,你寫的《我的母校》又使我想起往事。你讀小學時是你最開心最難忘的時候。我和你相反,我入學時正好是在日本快投降的時候,可說是在兵惶馬亂的時期。我剛入學時,除了要學中文,還要學日文。日本投降後,印尼獨立了。但好景不長,荷蘭殖民主義者不甘心失去自己的殖民地,在印尼獨立的第二年,即1946年就在盟國的支持下對印尼發動第一次警衛行動(Agresi Pertama),但他們以失敗告終,接著於1948年又再次發動第二次警衛行動(Agresi Ke- 2)。和第一次警衛行動不一樣,第二次警衛行動荷蘭殖民主義者不但佔領印尼的主要城市,還深入到偏遠的鄉鎮和農村。我的家這次遭殃了, 我的爸爸和其他無數無辜華僑被印尼的不法人員槍殺了,而我和我的一家人就被關在集中營整整一年。

  • 不變紅心 2016-08-15 08:00:45

    多谢杨松兄留评支持和鼓励,感谢!

  • 不變紅心 2016-08-14 23:58:01

    非常荣幸获得 许水清吴剑扬 两位前辈诗人赠诗给拙作,这对我是真正的起鼓励作用。感恩!

  • 不變紅心 2016-08-14 21:33:26

    多谢Lucky师妹留评。我只短暂地做了一下子老师,因政治原因没得做了,想继续读书,又因政治(文革)没得读了,反而去耕田。我不惹政治,却受政治影响前路。也只能说是命运吧?

  • 文根 2016-08-14 21:06:16

    我想起來,僑中和全萬隆的華校一起在3月12日被佔領,我們還可以晚上回校當值護校,直至4月份(16號?)全印尼的華校被封,才沒能再進校了。

  • 不變紅心 2016-08-14 19:41:31

    谢谢米糕粄大哥留言支持。这些事印象深刻,历久难忘。为什么会在3月12日发生?原来在前一天,四个将军跑去茂物总统行宫,逼苏加诺总统签署授权命令,授权苏哈托代行总统权利。于是第二天万隆市那一派集会庆祝,散会后就到各华校冲击和霸占。

  • 不變紅心 2016-08-14 18:00:28

    多谢民威兄和朱司令留言。朱司令猜的前排左一是对的。

  • 不變紅心 2016-08-14 15:45:12

    文根兄,我也听同学说过,侨中是有军人把守,我的同学不知如何得罪了那些军人,被罚站在太阳下暴晒。我们广华学校被他们强占后,变成KAMI/KAPI的临时总部,我们不能进去了。

  • 杨松 2016-08-14 11:03:20

    让封存的记忆,重新闪亮。谢谢红心兄分享儿时和青少年时代的美好记忆,以及母校被封、被占的悲痛经历。

     

  • 吳劍揚 2016-08-14 10:31:47

    读不变红心师弟的散文«我的母校»有感

     

    为人师表,一日为师,终生为父。

    很遗憾回国机不逢时,被安排到农场劳动,

    没有机会读大学;但炼就一身好本领,

    来港后又闯出一条创业路,

    非常荣幸,值得佩服!

     

    幕捐幕捐,献砖献砖,实现心愿,非常荣光。

    教室新建,舒适明亮,光线充足,映亮心窗。

    童年时代,美好时光,追忆往事,终生难忘。

     

     

          

  • 不變紅心 2016-08-14 10:12:30

     代贴(Mp Wong): 

    過程歷歷在目⋯ 就像是上個月發生的事情⋯⋯悲催無奈⋯⋯ 當時的印度尼西亞萬千華人學生教師從此改寫自己的人生歷程⋯⋯

     我們屬於僥倖可以離開當地的一群人⋯⋯

     那一幕是發生在我們身上的~~ 初級種族清洗的開端⋯⋯ 後面幾十年間出現的越南難民、中東難民⋯⋯其遭遇比我們更加悲慘⋯⋯ 無限欷歔⋯⋯

  • 不變紅心 2016-08-14 07:55:04

     多谢禾苗第一个过来留言。你猜的后排右起第五位是我的同学。我是样子傻傻楞楞的才对,朱司令猜的前排左起第一位就中了。

      感谢你的光临!

  • 許水清 2016-08-14 04:56:26

    謝謝紅心兄佳作分享!

    情系母校不变心

    懷念當年至如今

    追憶学童的情景

    無忘母校的恩情

  • 世世幸運 2016-08-14 00:23:45

    不變紅心老師    哈哈! 原來你也當過老師.通常成績好的, 都會在該校做老師.

    我第一次猜, 也是後排第5位, 不過太過高大, 朱司令猜的又太瘦小.  我就猜: 前排左邊第2 位吧!

    不變紅心老師  年輕的故事:

    年輕漂亮美麗

    永遠無法忘記

  • 朱德 2016-08-13 23:50:41

    前排左起第一位是不變紅心。對嗎?

  • 米糕粄 2016-08-13 23:36:41

    「不變紅心」大哥真的是講故事能手,讀了頭幾段,就能抓住讀者的心,讓讀者不會輕易放下了!

    1966年3月12日破壞分子強逼封校,焚燒圖書... ... 經歷那些一幕幕驚險場面,應該是難以忘懷的!能把事件記錄下來,可讓後人引以為鑒。當時那種情景,確實也是因為我們的祖國當時還不夠強大,沒有獲得太多保護的華僑,只能忍氣吞聲,默默忍受。如今雖然祖國強大了,印尼局勢也相對穩定,但是當地華人似乎還是要居安思危為好,不要顯富,盡量避免生事,以保安全。

    謝謝「紅心」大哥的分享!

  • 朱德 2016-08-13 23:12:29

    構起童年的回憶,也是我的母校,雖很短時間,但學校邊上大榕樹還是記憶猶新。往事只能回味,我們都加入二元黨了。

  • 许民威 2016-08-13 22:08:12

         建議將這篇好文章转刊在僑中建校70周年紀念特刊上,與同學們共享緬怀。順也將征稿啓事刋出,望侨中友共同關注積極投稿
     
     
    侨中建校70周年纪念征稿启事 
               缅怀侨中 峥嵘岁月  展望劲松 锦绣前程 
         2017年3月2日是侨中建校70周年纪念日。我们的母校虽然从诞生至被迫封校仅度过了短暂的19年,但她培育出了千百个勤恳而忠诚的学子,遍布在世界的各个角落,有的在默默的耕耘、流汗,给社会做出了卓越的贡献,有的已经退休,在家里翻阅着那些陈旧而呈黄色的报刊和相片,时而流泪、时而欢笑,沉浸在难于忘怀的回忆和思念中 ……。
         敬爱的师长们,校友们和所有热爱侨中的女士、先生们,如果你们还记得过去在校园或校外曾发生过的事,无论是微不足道的小事,还是惊天动地的大事,只要您认为它是一件与侨中有关而具有特殊意义的事情,请您把它写下来或您发现的与我们校园生活有关的一些照片也可以寄到我们编辑部,让我们把它刊登在即将出版的“侨中建校70周年纪念刊”上以备留作纪念 。让大家分享您的那一段经历,进而更了解那段阳光明媚,忽而雷雨交加的我们母校的历史。这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盼望大家踊跃投稿 .    
        谢谢。
    截稿日期 :2016年12月底
    投稿网址 :qiaozhonghuikan@gmail.com    
    万隆侨中建校70周年纪念刊编委
  • 文根 2016-08-13 21:52:36

    看過紅心兄這個帖子,很令我不自覺會回憶起昔日快樂的讀書時代。沒記錯的話我們僑中在封校後還有一段時期晚上還回校當值護校,每次出入都要經過軍人看守的校門。也不知維持多久才不讓我們進入母校了。




    (来自侨友网触屏版)

我要评论
请您先登录再评论,如果您还没有加入侨友网,请先注册会员。

我要登陆 | 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