侨友网首页新闻 侨团 侨场 寻亲 旅游 怀旧 侨史 点歌台 音乐 电影 视频 书画 诗词 摄影 猜謎語 哲理 养生 侨友专访网络学习
会员名: 密码:   申请新会员
侨友网 >  侨友之窗 >  孙子楚和阿宝 老许 (聊斋故事新编)

孙子楚和阿宝 老许 (聊斋故事新编)

发表时间:2017-02-14 14:14:32   【老许】   <回到首页>   手机阅读文章


孙子楚和阿宝  

老许


  (聊斋故事新编)



孙子楚学富五车,文章写得好,在当地有点名气。他为人忠厚老实,是个木讷的人,笨嘴笨舌,脑袋瓜不灵活,一根筋直通通不会转弯,有人骗他,往往信以为真。他的一只手的拇指边上长多了一根枝指,成了六根手指。他在美丽的女人面前常常表现得局促不安、手足无措,尽量躲得远远的,不敢多看一眼。

朋友们知道他的脾气和性格,便常常作弄他。有一次,朋友们在茶楼喝茶闲聊,见他来了,大家招呼他坐下喝茶。他们事先买通了歌女,叫那歌女故意逼近他身边,不停地挑逗骚弄他,他窘得满脸通红,一直红到脖子根,汗珠子一直往下滴。乐得大家哈哈大笑,开心极了。看他那副呆头呆脑的样子,于是朋友们给他起了一个绰号叫“孙呆子”。

本地有个大老板,姓朱,很有钱,可称得上家财万贯。朱老板有个女儿,叫阿宝,长得很美丽,远近闻名,已经到了该出嫁的年龄啦。朱老板要挑选好的女婿,放出风声来,那些当地财主和官员的子弟听说后都争着送去聘礼,但都不合朱老板的心意。

孙子楚在和朋友们喝茶的时候,大家谈到了朱老板嫁女的事。有一个朋友对他说:“子楚,你听说过阿宝吗?朱老板的宝贝女儿,长得非常漂亮。朱老板要招女婿,我看你也长得一表人才,又是本地的名士,你如果去朱老板家求婚,我包你一定会圆满成功。”其他朋友听了,知道这是在戏弄他,也纷纷撺掇他去朱家求婚。

孙子楚想起来了,去年的某一天,他和朋友在郊外游玩时,在树丛里见到一位带着丫鬟的美少女,那女子站在一株桃花树下,真是:人面桃花相映红,美极了,他看得痴了。那女子默默地看他,似乎在对他眉目传情。他的朋友告诉他,那女子是朱老板的女儿,叫阿宝。自此以后,阿宝的倩影一直在他脑海中浮现,始终忘不了,现在在朋友们的怂恿下,他一点儿也不掂量掂量自己有多少分量,竟然傻乎乎地托媒婆去朱家求婚,因为那是他心仪已久的心上人,他不想放弃这次机会。

朱老板早就听说过孙子楚的名气,但嫌他贫穷,便一口拒绝了他的求婚。媒婆将要离开的时候,正巧在走廊里碰上了阿宝。阿宝问媒婆有什么事,媒婆便把孙子楚求婚的事告诉她。

阿宝一听是孙子楚,便笑嘻嘻地说:“哦,是他呀,那个书呆子,听说他有六根手指,你告诉他,他要是能够把那根枝指去掉,我就嫁他。嘻嘻……”其实,阿宝去年春游时,见到孙子楚,见他长得挺俊的,便多看了几眼,她身边识趣的丫鬟便悄悄地把孙子楚的一些趣事告诉她,因而她知道孙子楚,也知道他的一些琐事。

媒婆回来后,把阿宝的话告诉了孙子楚。“真的吗?好,你回去告诉阿宝,说话算数!”孙子楚对媒婆说。待媒婆走后,他便找了一把斧头,磨得雪亮锋利,然后举起斧头,对准自己多余的枝指,狠狠砍下去。“啊!”痛得他钻心彻骨,鲜血直往外冒,差点儿晕死过去。他伤势严重,要过了几天,他才能起床。能起床后,他便去见媒婆,把断去了枝指的手给她看。媒婆大惊,连忙跑到阿宝家,把这件事告诉她。阿宝也大为吃惊,深深为他的痴情感动。

“请你转告他,别犯傻了,叫砍手就砍手,一点也不爱惜自己……难怪,人家都叫他孙呆子”阿宝对媒婆说。“你就对他说,他什么时候把他的呆气去掉,我才嫁给他。”

孙子楚听了媒婆传达之后,吵吵嚷嚷不停地辩解说:“不是她叫我砍那枝指的吗?我照做了,又说我傻,我傻了吗?我不呆也不傻,这枝指实在难看,我砍了它,还不是为了她?怎么反而说我傻!”

这话传到阿宝耳朵里,她又气又恼,可又觉得孙子楚老实得可爱,心里暗暗喜欢。孙子楚下了决心,定要找机会当面向阿宝表白自己的心意。同时,他也要问清楚阿宝到底是什么意思。他怀疑阿宝看不上他,才故意推三阻四,找一些理由搪塞他。

清明节到了,这一天,连日来的濛濛细雨停了,天空放晴,遵照习俗,许多妇女从家里出来,到外面游玩。许多风流少年和轻薄子弟也是成群结队地跟在女子后面,随意评头论足。孙子楚也被朋友们拉着去郊游,此时阳光明媚,春风拂面,他们个个兴高采烈,跟着那些靓女后面指指点点。有人跟孙子楚说:“呆子,你可要睁大眼睛啰,你的心上人阿宝就在前面一群靓女中间,看仔细点,别错过。”孙子楚听后,真的就跟着朋友们东张西望地寻找,大家一路上嘻嘻哈哈,开心极了。

他们在不远的地方看见有个女子和一个丫鬟,站在在一株大树下,有一帮无赖子弟围着看,密密的围得像一堵墙。只见一个衣着装束非常气派的阔少爷涎皮赖脸地纠缠那女子,口中不停地说些不三不四的话:“嘻嘻,我知道你叫阿宝,我对你仰慕已久,你还是跟了我吧,你我门当户对,你知道我爹是谁吗?”。他身边的一个随从趾高气扬地大声说道:“他是我们县太爷的公子。你跟了我们少爷,你爹有钱,我们老爷有权,权钱结合,这就叫强强联合,那么整个县城地区就是咱们的天下了。”

阿宝柳眉倒竖,杏眼圆睁,满脸凛然正气,她的丫鬟站在她身边护着她,她们两个弱女子面对一群泼皮无赖,毫不示弱。

孙子楚见有人欺凌弱女子,早就义愤填膺,何况欺辱的是他的心上人阿宝,更是怒不可遏,挺身而出,大声斥责这帮无赖。那恶少一见有人胆敢破坏他的好事——这是他从来没遇见过的事,怒火中烧,喝令他的左右打手殴打孙子楚。他一声令下,这帮凶神恶煞如狼似虎猛扑过来,拳头如雨点般打在孙子楚身上,把他打翻在地,这些恶棍兴犹未尽,继续对他拳打脚踢,可怜一个文弱书生怎经得起打,他被打得遍体鳞伤,口吐鲜血,奄奄一息。

他的朋友,胆小的早早溜之大吉,有些朋友虽看不过去,但敢怒不敢言。这些打人的家伙眼看孙子楚只有出的气而没有进的气,这才罢手。他们若无其事地拍拍手,大摇大摆地簇拥着县太爷的儿子走了。阿宝扑到子楚身上痛哭,泣不成声,她丫鬟也跟着落泪,扶着她苦苦劝解。

朋友们把孙子楚抬回家,阿宝哭得像泪人般紧紧地跟着,到子楚家后,人们把子楚抬进屋里,她丫鬟边安慰边劝她回家,她实在放心不下,却又无奈,只好一步一回头走了……。

孙子楚家里人见了他的样子,都吓坏了,把他抬放到床上,他还是一直昏迷不醒,家人非常悲痛、非常着急,但又束手无策,只好守候在床边,期盼他能苏醒。

孙子楚昏迷中,感觉到阿宝要走,他念兹在兹的那一点心意似乎不忍与她分离,觉得身子也跟着她走了,渐渐地靠近她的衣带上,也没有人呵斥他,于是他就一直跟着阿宝回到家。

孙子楚躺在床上,像死人一般不省人事,家人用手探他的鼻子,尚有微弱气息。他躺了一整天,还是昏迷不醒,家人轻拍他、呼唤他,他仍旧毫无知觉。家人忍不住用劲拍他、大声喊他,忽然,他口中竟然幽幽然吐出一丝极其微弱的声音,好像在说:“我在阿宝家。”家人焦急地想再问他,他又像个死人一般,一动不动,家人实在无奈。

阿宝回到家,想到子楚,心里很难过。想到子楚是为了她才遭到恶棍们的毒打,心里更加难受。一想到他,她便觉得坐着躺着或站起来走走,子楚都在她身边,紧紧依附在她心里。每个晚上睡觉,都会梦见子楚。在梦中,他俩亲亲热热,情意绵绵,相依相偎,无比愉悦,无比甜蜜——完全像在现实中一样缱绻缠绵。醒来后,她觉得子楚还跟在她身边,并没有离开她。她有点诧异,但又觉得很幸福,希望天天能与他厮守同眠。

孙子楚卧床已经三天了,他的气息越来越微弱,家里人非常害怕,他们相信了子楚的话,他的魂魄定在阿宝家里,便托人婉言告诉朱老板,打算到他家给孙子楚叫叫魂。朱老板笑着说:“我们两家过去从来没有往来,怎么能把魂丢在我家里呢?”

孙子楚的家人一再哀求,朱老板这才答应。子楚家人请的巫婆拿着子楚的旧衣服和草席到了朱家。阿宝问清楚原因后,心里焦急,她多么盼望子楚早日康复,还她一个活泼俊朗的子楚给她,让他常常陪伴在自己身边。于是,她领着巫婆,直接带到她自己的卧室里,任凭巫婆百般施法,招呼子楚的魂魄归去。

巫婆施法归来,回到子楚家,刚进门,子楚在床上已经开始呻吟了。子楚醒过来后,受伤的身体全好了。他告诉家人说他这几天在阿宝家里。家人莫名其妙,难以置信。他便把阿宝家里的摆设,阿宝卧室里的梳妆用具,什么颜色,什么形状,都能一一说出——巫婆证实,没有一件说差的。

阿宝听说后,也感到惊讶,但她更多感到快乐和满足,她深深感受到了子楚对她的一往情深。

孙子楚能够下床了,他对阿宝的思念一日比一日深。他坐着也想,站着也想,往往忘记了自己的存在。他每天都要打听阿宝的动静,希望能见到阿宝。他听说浴佛节那天,阿宝将去水月寺烧香,子楚就早早起来,等候在道路旁边。他眼巴巴地等着,盯得两眼眩昏,晌午时,阿宝这才到达。

阿宝从车中看见子楚,立即叫丫鬟请子楚过来。子楚走到跟前,阿宝掀开车帘子,两人四目相投,激荡起爱怜无限,彼此相看,似乎永远看不够。阿宝的眼神充满了怜爱和柔情,她坚定地对他说:“我父亲嫌贫爱富,反对我俩的婚事,但请你相信我,我非你不嫁!”。她偷偷地想:执子之手,誓愿与子偕老。遗憾的是,路上不能尽情倾诉心中念想……车子要走了,子楚更加激动,尾随着车子走,他兴奋得灵魂都要飞走了。车子走得没影了,他才回家。

孙子楚回到家后,傻呆的旧病又犯了。他昏昏沉沉地躺着,不吃也不喝,迷糊中常常呼唤阿宝的名字。他每每自恨魂魄不能像上次那样飞到阿宝卧室,与她朝夕相处。他家里养的一只鹦鹉,突然间死了,家人正摆弄这只鹦鹉。子楚心想,倘若自己能变成鹦鹉,那就可以飞到阿宝家里去见她。他全神贯注地想着,突然间,他的身子已经翩翩然是一只鹦鹉了,急飞而去。家人见鹦鹉复活飞走了,也不当一回事。鹦鹉一直飞到阿宝的处所。

阿宝正思念子楚,忽然见到一只美丽的鹦鹉飞来,飞到自己面前停下不走了,她高兴地抓住它,用绳子拴住它的脚腕,叫丫鬟拿了些芝麻喂它。鹦鹉忽然呼叫:“姐姐不要拴住我,我是孙子楚啊!”

阿宝大惊,解开绳子,鹦鹉也不飞走。起初,阿宝还以为是鹦鹉学舌,学孙子楚说话,可后来一想,鹦鹉绝不可能叫她“姐姐”,于是她对着鹦鹉双手合十,默默祷告说:“你的深情已经铭刻在我的心中,我天天都在想你。可是,如今你变成了鹦鹉,这叫我怎么办那?我俩的美好姻缘,如何才能圆满实现呢?我不可能嫁给一只鹦鹉呀!”鹦鹉说:“我才不管那么多,只要能够天天在你的身边,我就心满意足了。”

阿宝无奈,只好天天陪伴着鹦鹉,亲自喂他食。别人喂他,他不食。阿宝坐着,鹦鹉就落在她膝上;阿宝躺着,鹦鹉就依偎在她的床边,就这样过了三天。阿宝非常怜爱鹦鹉,常常和她说悄悄话。她还私下派人去看望孙子楚,这才知道孙子楚已经死了三天了。现在正硬挺挺躺在床上,只是心头还有一点温热。

阿宝听说孙子楚死了,悲痛万分。她对鹦鹉祷告说:“你能够变回人,我一定一辈子跟从你,矢志不渝,我的决心至死不变。”鹦鹉说:“你是骗我吧?”阿宝立即发誓,一定坚守誓言。鹦鹉听了,歪着头侧着眼睛好像在想什么。

阿宝想躺下休息,她解开绣花鞋,放在床下,这时鹦鹉突然飞下来,叼起一只绣花鞋飞走了。阿宝急忙呼叫,它已经飞远了。阿宝即刻叫丫鬟去孙子楚家探望。  

孙子楚家里人看见一只鹦鹉叼着一只绣花鞋飞来,刚飞到屋里就坠地死了,非常惊奇。过一会儿,直挺挺躺在床上的孙子楚突然坐了起来,一下子苏醒了。他醒后就下地去寻找东西,见到绣花鞋立即拾起来,藏在怀里,大家莫名其妙,但一转念,都认为他又犯傻了。

正巧阿宝的丫鬟走进孙子楚家里,见到孙子楚已经醒来了。便问子楚:“你见到小姐的一只绣花鞋吗?”子楚说:“这是阿宝的信誓之物。请转告阿宝:小生不忘她的金口诺言。”

丫鬟回去报告情况。阿宝听了惊叹不已,很是感动,真叫她柔肠百结,感怀莫名。于是她故意让丫鬟把隐情泄露给母亲。她母亲查明事情的真实情况后,说道:“这个孙子楚才名也不坏,就是跟司马相如一样贫穷。唉,我们家挑了好几年的女婿才挑了这样一个穷女婿,恐怕将来要被有钱有势的人家耻笑。”阿宝说:“人家的鞋子都叫鹦鹉带到他家里了,这是天意呀!母亲难道你要违背天意吗?我对天发誓,除了他,我谁也不嫁!”

阿宝的父母亲见阿宝态度坚决,又知道阿宝的脾气,怕她闹出事来,只好依着她。有人飞快地把消息传给了孙子楚。孙子楚高兴极了,顿时什么病都没有了。朱老板打算让孙子楚入赘他家,阿宝说:“不可,子楚为人耿直,虽贫穷,却有骨气,若是成了上门女婿,住在咱家久了,定会被人瞧不起。女儿我既然答应嫁给他,就是住草棚也甘心,吃野菜也情愿。”

于是,孙子楚亲自去迎娶阿宝成亲,两人喜剧般重逢,恍如隔世夫妻再团圆,无比欢欣。孙子楚和阿宝新婚燕尔,亲亲热热,生活过得幸福美满。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有一天,孙子楚出外探访朋友,在路上遇见了那曾经调戏阿宝并把他打伤的县太爷的儿子。那恶少听说了孙子楚娶了阿宝,实在心有不甘,认为是他抢走了自己心中的美人,一直把他视为寇仇,想寻机报复。当他路上见到孙子楚时,分外眼红,竟然喝令随从打手,一拥而上,当场把孙子楚活活打死。

人们把孙子楚的尸身抬到家里,阿宝一见,又惊又痛,当场昏倒过去。她醒来后,呼天抢地,哭得死去活来。一连几天,不吃不喝,整日不睡觉,就是一直哭,泪水没有停止过,家人百般劝解都不听。趁着夜深人静,她狠下一条心,上吊自尽——她是想在阴间和子楚自己心爱的郎君长相厮守,永不分离。幸好丫鬟发觉得早,急忙抢救,因抢救及时,阿宝这才被救醒过来。醒后她仍不吃不喝,只是掉泪……。

孙子楚死后第三天,亲戚朋友过来准备殓葬孙子楚。正当大家围拢在他的棺材边准备把棺材抬走时,突然听到一声呻吟的声音从棺材里传出来。家人连忙打开棺材一看,又惊又喜,只见孙子楚睁开了眼睛——他复活了。

不久,人们散去,屋子里平静下来,孙子楚才对家人说起事情的经过,他说:“那天我的魂魄飘飘荡荡到了阎王殿,见到阎王,阎王说我一生朴素诚恳,是个好人,又有学问,便提拔我做部曹。当阎王正在安置我的工作时,有人进来报告说:‘孙部曹的妻子就要到了。’阎王查看了一下鬼名录,说:‘阿宝她这个人还不到死的日子。’有人又说:‘她不吃不喝三天了。’阎王听后,沉默了一会后对我说:‘你妻子阿宝大节大义,令人感动,就赐你再生吧。回到阳间,好好和阿宝同心同气共度一生。’于是阎王派人给我牵着马,送我回来了。”

孙子楚复活了,阿宝自然就痊愈了,他俩的身体和精神渐渐康复,小两口彼此更加怜惜。子楚和阿宝苦尽甘来,从此琴瑟和谐,举案齐眉,相爱相敬,共建幸福美满的好家庭。

一天,风雨交加,有一小撮人簇拥着一个公子少爷,在路边大树下躲雨。此时闪电阵阵,雷声隆隆,突然,在乌云密布的天空中,仿佛现出一尊高大无比的巨灵神,威严地站立着,身旁还站着雷神和电母。一阵强烈的闪电照得大地如同白昼,紧接着轰隆一声巨响,地动山摇,那树下躲雨的少爷遭到雷殛,当场丧命——他就是那个倚仗权势,欺凌弱小,为非作歹,无恶不作的县太爷的少爷。这就叫:人在做,天在看,多行不义必自毙,坏事做多了,必遭天谴!



( 制作上贴:清泉 )


阅读(117) 评论(1)
我要博文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