侨友网首页新闻 侨团 侨场 寻亲 旅游 怀旧 侨史 点歌台 音乐 电影 视频 书画 诗词 摄影 猜謎語 哲理 养生 侨友专访网络学习
会员名: 密码:   申请新会员  聊天
侨友网 >  侨友之窗 >  新闻 >  好想吃遍東南亞

好想吃遍東南亞

发表时间:2017-06-08 21:40:29   【東瑞瑞芬】   <回到首页>   手机阅读文章

             好想吃遍東南亞

                                    · 東 瑞

 

                                 難忘印尼菜

                qiaoyouimage

       在東南亞,印尼菜肴自成一大菜系,不但在印尼華族大受影響,完全接受了印尼美食文化,在華人家庭,從不將印尼菜當異族的菜系,而是如對待自家菜那樣喜愛。很少人不喜歡沙爹(烤肉串)、加多加多(印尼沙律)、梭多(雞湯)。如果在一個家庭裏,家庭助理(印尼女傭)擅長烹調印尼菜,華人主婦也會特別自豪,為她有這般特殊的廚藝而高興。

      在印尼,那些在大街小巷流動的小食小販數目龐大,如果連固定設在馬路兩旁的攤檔一起算,那數量更為驚人,可見那種普遍的程度,令你很難想像。印尼兩億多人口,華族一千多萬,這無數的活動或固定的攤檔,不愁沒生意,否則不會遍地開花,像蘑菇在雨後的森林土地上蔓延一般,越來越多。其實,他們的營生非常簡單,最複雜的要算一些咖哩、肉類加工、牛尾湯、雜菜(LODE)、酸辣湯····等要煮久一點功夫。加多加多可以全素,還有豆腐、面、米粉、肉丸等,都是我們唐山舊時傳去的東西,他們做的就是不同。簡單如加多加多、牛肉丸湯、米粉、豆腐,他們做起來一小碟一小碗的,美味可口,那主要還是配料地道,還有辣椒的刺激。夜晚,光顧的人很多。華人當宵夜,那裏的小市民,有時那樣簡單的就是一個正餐了。最便宜的時候,一碟簡單的飯、點心,前些年五千印尼盾就有交易。而印尼盾五千盾不過是港幣4元左右,了不起一萬盾,也不過是8元,人民幣約6元多。印尼百姓生活水準之低可想而知了。

      到印尼旅遊探親、做客,如果親友請你到外面的餐廳吃飯,多數會問你喜歡中餐還是印尼餐、日本餐?中餐的祖家在中國大陸,其中八大菜系在印尼未必齊全,而且傳到那樣遠的異地別鄉,很多名菜已經變種,味道已經不正宗。除非專請北方和香港的名廚師去做主廚,那又不同。我們多數選擇印尼菜。

      印尼菜用得最多的是花生醬、椰汁、糖。本來他們有不少菜肴沒有葷的,蠻健康,比如加多加多,完全是蔬菜,如空心菜、包菜、青瓜、馬鈴薯、豆腐、豆芽、雞蛋、豆餅、蝦片等等,青瓜是生的,其他都蒸過,上面撒些花生醬,就這樣單吃,也可以配一些飯團。印尼攤販可以即場製作花生醬。她們有石頭盤,熟花生和糖、鹽、紅蔥、辣椒、水等在石盤上用石搗搗碎,灑在菜上面。他們是嗜辣的民族,無辣不歡。有的鹹味點心,還另外配有一隻小小指天椒。他們也講究花生醬的配料,決定了雜菜沙律的不同名稱。印尼的湯菜,椰汁必不可少,例如LODE..印尼的各種糕點,離不開椰子汁、椰子絲、紅糖,連水果雜拌,也用紅糖、鹽、辣椒配成的醬沾著吃,吃得津津有味。吃糖過量造成血糖高,椰汁膽固醇也較高,因此印尼菜也要適可而止。尤其是他們食物最喜歡用炸的方式,油脂也高。這是其不足之處。

      話說回來,印尼菜肴是非常下飯、開胃的菜系,辣椒的製作方法幾十種,簡簡單單就是一餐飯。印尼菜一旦“過江”到香港,身價頓時百倍,一盤雜錦飯,餐廳賣到五六十元,高出印尼當地三四倍。名菜如咖哩魚頭、沙爹都賣得很貴。不讓神州名菜專美。 

       吃膩了中菜,吃印尼菜換換口味也是不錯的。

        

  

  

  

  

  

  

  

  

  

  

  

  

  

  

  

  

  

  

  

                                 自成一家巴東菜

                   qiaoyouimage

       我們是半個番仔女,人稱僑生,從小習慣了印尼菜。其中辣椒、豆芽、豆腐、臭豆、加多加多(印尼沙律)、牛尾湯、雞湯、村莊雞······印尼民族嗜辣,影響到華人,有的學他們用手抓飯下肚,格外刺激,不習慣的當然可以用刀叉筷子。用手的,餐前洗手,專用右手(注意拿東西給印尼原住民也要用吃飯專用的右手,因為左手是您如廁時洗閣下的八月十五專用的)。印尼為多民族國家,菜系也跟中華菜系按地區分幾大系,其中巴東菜聞名海內外,不可不知。到了印尼,最好也嘗試和領略一下巴東菜。

       巴東在哪裏不妨也瞭解一下,印尼為千島之國,巴東就在西蘇門答臘。是該島西部最大的首府,16世紀開埠後就先後遭受英、荷的侵略和統治,是一座至少有四百多年歷史的古城。湖北省也有個巴東縣,和我們說的巴東菜沒關係。某些研究郁達夫的學者專家在郁達夫的資料中發現“巴東”字眼,因為李商隱有首《夜雨寄北》,內有君問歸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漲秋池。何當共剪西窗燭,卻說巴山夜雨時。”句,更誤以為巴山(巴東)在四川,那更是風馬牛不相及了。

       印尼的巴東菜如論菜色菜味並不太特別太出眾。其特別之處有四。一是多。每種都非常小碟,品種多。有年印華作協袁霓主席、松華副主席、財政雯飛等人乘我們在雅加達時請我們吃巴東菜,餐廳就端出了近二十種菜,碟子不大,大小雖然和上海菜或江浙正餐的餐前小點有點類似,但於巴東菜來說,已經算他們的正式菜了。由於大大小小很多,枱面不夠擺,只好疊高來放了。二是小。在廣東,我們吃過農家菜,一條魚大到要用超大型的橢圓形瓷盤來盛,盤子幾乎占了半個桌子,極為誇張的是盤子太重,還需要四個人來枱,與迷你的巴東菜來比,真是天地之比了。巴東菜的碟,小到有的只裝幾塊豆腐、一條茄子、五六條炸雞腿就滿了。三是辣。巴東菜無菜不伴辣椒,或者配一小碟辣椒給你,或者乾脆就與辣椒煮,如他們煮的蝦、臭豆,茄子是砍頭去尾、整條去蒸,然後上面撒些搗碎的青椒。我們吃過的都不很辣。四是計算菜錢的方式很特別。基本上是你吃多少就算多少,沒動過的就不算。湯啊、炒在一碟的菜啊、零碎的豆啊、小隻蝦啊,總之只要是分不開的,你嘗了一口,當然要算全碟了,但那些乾的、成隻的、成塊的,就按件計算。最典型的莫過於那些炸成一塊塊的豆餅、豆腐、雞腿、炸魚等等,就看你取了多少,就算多少。這個計算原則太好了,一方面節省食客的開銷,反正不吃的不算,另一方面是避免浪費食物,更不需要打包。於是,食客在進食前要決定好,不要嘴貪貪手癢癢的什麼都淺嘗輒止,那就不得了!

       巴東菜裏最好吃的要數兩種雞腿,炸雞腿和蒸雞腿。事緣印尼餐廳賣的雞多數是“鄉村雞”,未經打針催肥,滋味美,與某國連鎖店賣的雞味猶如天壤之別,聽說有人吃巴東菜裡的蒸雞腿,一口氣吃了十三隻,那是夠厲害的,我們吃兩三個就已經很飽了!

      巴東菜你是不好錯過的。印尼巴東人走出家鄉,在爪哇很多大城市都開餐店,聞名遐邇,食客很多。在印尼菜系裏,特色顯著,名氣很大。

qiaoyouimage  

qiaoyouimage

 

qiaoyouimage

qiaoyouimage

 

qiaoyouimage

 

qiaoyouimage

 

qiaoyouimage

 

qiaoyouimage

 

qiaoyouimage

 

                              雅加達夜晚的美食攤

                     qiaoyouimage

     到雅加達,匆忙來去,喜歡住在那十幾年來住慣了的REDTOP  HOTEL(中譯紅帽子酒店),雖然不太便宜,但文友探訪、吃飯、購物都方便,門口幾位印尼原住民服務員,也與我們熟絡了。最喜歡的是一家頗具規模的印尼餐廳就不到六七分鐘的路程,而夜裏,走出酒店,往左拐,一條大街兩邊就全是美食小攤,品種之多,試也試不完。

       少說來椰城也有十幾次了。我們在對面的小食店吃過很有特色的春卷、普通包的和炸的都試過,真是齒頰留香,試過翻味。在印尼餐廳大塊朵頤。路邊,我們買過印度人的薄餅,印尼人的“明月糕(TERANG  BULAN)”,黑黑的夜街,連微弱的街燈也照不清街邊的坑坑窪窪和溝渠,他們的小車亮著汽燈,明月糕的現煎現賣就在車上的大圓平鍋上製作。麵粉雞蛋牛油花生等幾種原料的香味沖天而起,一大盤糕切塊裝盒子就可送外賣。我們也曾坐在小攤上吃晚飯,此類富有情調的美食小攤真類似在香港已經消失了的大牌檔,不同的是,一列排開,用帆布遮住,上面多是一些此鋪賣什麼美食的宣傳字眼。鋪與鋪之間都是用一些簡陋木板、帆布隔開。

       我們在此吃過古早味的芙蓉蟹,那應該是粵菜,最早的芙蓉蟹有雞蛋和蟹肉、青豆、豆芽,佐以甜醬;但現代的已經沒有蟹肉。還有各色湯。看得出原住民廚師懂得這些中國菜,全是來自中國人老闆或老闆娘的手藝傳授。這些攤檔,有買家庭便飯的,有雞湯、不同肉類的沙爹(烤肉串)、印尼沙律、牛肉湯等等食物。我們念念不忘的是每次來椰城一定光顧的KREKOT食檔,他們的招牌(品牌、拿手好戲)只是兩樣:鹹菜排骨湯和豬肉沙爹。那晚來到時已經有人滿之患了。我們只好跟別的食客搭台。來這兒的多是衣著隨便的華人,有年輕夫婦,也有年紀大的。最難過的是看到印尼原住民生活水準低、吃飯問題一直沒解決。一個短短的晚上就不斷有小販手拿推銷的東西來攤檔推銷,一會兒是書報,一會兒是唱碟,一會兒是手電筒,一會兒有中年男子走到身邊彈吉他,一會兒一個智力似乎有問題的青年以拍手當舞蹈伸手掏錢。一會兒兩位瘦小的十二三歲少年拿著黑刷子,站在您身邊要為你擦鞋。你不好受,想給小孩錢打法他走,但同來的說,開了先例,馬上那些周圍推銷的、討錢的都會聞風而動,把你團團圍住。也就罷了這個念頭。

       我們要了每人一碗鹹菜排骨湯,配以一碟共15串豬肉沙爹。送來時,湯是好大一碗,排骨鬆軟可口。下飯得很;蘸沙爹的醬一反平時那種花生醬,而是紅糖,裏面摻和了些小青瓜塊、醃的小指天椒、醃紅蔥等等。賣相不錯。那些沙爹烤得不焦不生,恰到好處,香味四溢,禁不住照了下來。我們吃個乾淨,同父異母的妹夫執意埋了單。我站到靠近烤沙爹的地方,把那勞苦功高的、正在用一把芭蕉大扇猛力在搧旺炭火的原住民和成排沙爹攝進我相機裏,還對他笑笑示意我要拍攝幾張。

       拍完,我們起身走出攤檔,又走進好幾個華人食客,坐在我們原先的位置。明亮強烈的燈光下,食客們都在吃得津津有味;但一旦鑽出攤檔的帳篷,露天下的椰城夜街,是多麼漆黑,街燈柔柔弱弱的,風兒輕輕吹拂,看不清馬路來去的車輛和彼此的臉面。邊走邊回顧剛才的一頓簡單但美味的異鄉晚餐,依然回味無窮。大家相約,下次再來雅加達,還要住REDTOP ,還要到KREKOT攤檔吃鹹菜排骨湯和沙爹。

                 

  

  

  

  

  

  

  

  

  

  

    

                                   麵包雞和豆芽雞

           qiaoyouimage

       雞“流落”到馬來西亞的金寶市和怡保市,不知是喜還是悲?兩個小山城小街上食肆、餐廳的招牌都是與雞有關,什麼豆芽雞、麵包雞、瓦缽雞、鹽焗雞、麵包雞、海南雞飯·····一時間眼花繚亂。如果雞富有犧牲精神,就會感激人類絞盡腦汁、挖空心思搞出那麼多花樣,也許是憤怒?都無法知道了。

      早就聽說過金寶的小吃很有名。真的名不虛傳。搭巴士到金寶,抵達時正好是中午,拉曼大學中華研究中心主任李樹枝教授和正在讀博的研究生馬峰已經在巴士站等候,將我們載到一家餐廳吃“麵包雞”。端上來時我們嚇了一跳,怎麼只見麵包不見雞?這一塊麵包好大,比我們常見的長形的切片的方包大得多了。莫非整只雞藏在裏頭?果然,用刀叉扒開,就看到雞塊被用紙包著,藏在裏面,雞混合了咖喱汁,一股香味撲鼻而來。這叫我們想起了在江蘇常熟吃的叫化雞(天下第一雞),那是用錫紙包著,再用泥巴糊住,在高溫下焗成。麵包雞看來也是如此,按照做麵包的程式,然後把一隻或半隻雞塊用紙包在裏面,經過高溫處理,那些雞塊嫩度適當。最妙的是麵包好香,蘸著那些咖喱汁吃,頗為美味。最後吃不完,瑞芬喜歡,要求打包,帶回酒店慢慢再品嘗。晚上兩位又帶我們去一家福記飯店吃瓦缽雞。這種瓦缽雞香港過去的大牌檔和一些飯店也有,但金寶瓦缽雞的最大特點是生米和生雞肉、臘腸、鹹魚\醬油和其他配料一起煲,需要相當的時間。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金寶和怡保的盛產豆芽,恰好是我和瑞芬的共同最愛。馬峰老師和梁麗秋老師在金寶拉曼大學讀研究生,梁老師駕車、馬峰老師陪同,一直由金寶送我們到怡保,抵達時已經夜幕低垂,華燈初上,直奔一家叫老黃的飯店。梁老師知道什麼是這裏的招牌菜,一下就點好菜,原來怡保有道名菜叫“河粉豆芽雞”,最初我們無法想像這究竟是一道怎樣的佳餚?後來送上來才知道,應該讀成“河粉、豆芽、雞”三樣東西。河粉帶湯,當主食,豆芽一碟,白斬雞也是一碟。都香滑可口。而豆芽最值得一贊,香港根本吃不到,香港的豆芽是大頭的為多,小頭的偶然在某些菜市可以買到,但營養不良似的,吃起來沒有口感,也沒賣相,金寶怡保的豆芽肥嘟嘟的,吃起來勃勃脆,口感特別強,就像長得美的白胖姑娘,看上去特別舒服。餐廳的名菜就是這兩樣,因此把“豆芽”和“雞”連在一起來叫了。聽說豆芽長得那麼好,和金寶怡保的水有關。這次他們知道我們喜歡豆芽,枱面上都少不了豆芽;每一次也都被我和瑞芬一掃而光,一條都不剩。我們應該寫一篇《豆芽頌》,不是嗎?

                                        qiaoyouimage

 

                                      qiaoyouimage

 

                           、qiaoyouimage

 

                        qiaoyouimage

 

                           qiaoyouimage

 

                 qiaoyouimage

 

                  qiaoyouimage

 

               qiaoyouimage

 

               qiaoyouimage

 

                   qiaoyouimage    

 

                    qiaoyouimage

 

                                 qiaoyouimage

 

                      qiaoyouimage

 

            qiaoyouimage

 

            qiaoyouimage

 

            qiaoyouimage

 

                     qiaoyouimage

 

                                    qiaoyouimage

 

                                   檳城的六大小吃

       qiaoyouimage

       喜愛檳城,尊重人性。就以美食為例吧!中國的美食小吃最新的排名榜在微博上火,題為《中國頂級小吃之都排名》依次是臺北、成都、西安、重慶、香港、廣州、武漢、長沙、北京、上海。這個排名雖然可以再斟酌,例如香港上榜是因為集中了中、意、日、新、馬、泰、印、韓、法、俄等國的佳餚,有不少被評上的美食,需要在價格不菲的酒店餐廳才有,而檳城的小吃,是世界級的素質而又街頭化、大眾化。讀到的資料,起碼有幾項自豪的獎項。它入選過CNNGo“亞洲十大街頭美食城市”;《紐約時報》的“極儉美食類”排名第十二;檳城的亞參叻沙在2011年CNN世界50大美食榜排名第七。說尊重人性或人性化,因為檳城的美食、小吃不但是“本地產”,而且非常普及,完全平民化。不像香港以前的一項錯策,足以成為香港美食最大特點的大牌檔被以有礙市容觀瞻而在二十幾年前慢慢被砍殺,現今已經衰微!檳城美食不然,你到檳城,想吃最好的,就是這些“街頭美食”,最出名的就是在那些“咖啡店”(有屋蓋的類似香港早年的大牌檔)。就跟金門縣政府一樣,不因其平民而歧視,不因其小兒而忽略,一律將它們列入美食大雅之堂。檳城幾大小吃、美食叻沙、炒粿條、蝦麵(福建麵)、咖喱麵、蠔煎、咖喱魚頭、豬腸粉、印度薄餅、甜食煎蕊等等我們都一一嘗試過(問過朋友,如果選檳城六大小吃,是否可以列叻沙、炒粿條、蝦麵(福建麵)、咖喱麵、蠔煎、咖喱魚頭?他說OK!),都可以評上五粒星,物美價廉、齒頰留香、魂繞夢縈,回味不盡。旅遊局編印的美食地圖,將供應29種美食最著名的店鋪名稱、地址、營業時間都一一列齊全。令人歎為觀止!

       喜愛檳城,種族和諧。見過一家賣早餐的咖啡店,七個攤檔在賣不同的早餐,擋主就有印度人、馬來人、華人、洋人,和平共處,和諧友愛,各賣各的,各自收錢。那個賣白咖啡的華人似乎就是店主,將鋪面一劃為六。

             qiaoyouimage

       qiaoyouimage    

 

             qiaoyouimage

             qiaoyouimage

             qiaoyouimage

             qiaoyouimage

 

              qiaoyouimage                             qiaoyouimage

 

              qiaoyouimage

                                早餐們的和諧共處

        qiaoyouimage

       沒想到在檳城那樣現代化的酒店,只要方向對了,一拐,就是一條老街了。餐廳就在咫尺之遠。
      清晨,馬路上不見人影。店屋都還沒開門。汽車不太行駛這裏。
      我們住的酒店不包早餐,看了樓下大堂的餐廳掛出的招牌,一份早餐價錢貴得驚人。酒店的早餐,我們在很多國家城市的酒店都吃過,不外乎那幾樣,其實特色是很不夠的。檳城的朋友說,你們可以到外面吃,花樣多,又好吃又便宜。還告訴我們如何走法。於是,我們早晨就一道走出來,尋覓賣早餐的餐廳。

      檳城的早晨好靜,這兒屬於檳城舊區喬治市,酒店向右走沒多久就是老街了,建築物大多是兩層樓而已。果然,如果不留意,是不會留意到這條街有那麼一家賣早餐的。檳城和新加坡類似,傳統早餐小鋪都開在不起眼的老房子裏,有的還擴展到五腳基(閩南語:屋子前的空地,屬於屋子主人所有),甚至適當侵略到馬路。檳城的食肆更簡陋,沒有裝潢,沒有大得驚人的、像香港那樣跌小來會砸死人的招牌,也沒有那美輪美奐的裝修。

       古城的早晨安靜,城市節奏慢,早餐店不能太早來,畢竟上班一族都是九點才上班,因此大約七時半到八時來最合適,餐室才供應食客。當然,食肆的營生者,很早就來準備“前序”工作了。果然,我們走進來,食客只有兩三位。餐店的老闆們還在忙著,我和瑞芬找個靠牆的地方坐下來。臺面,是灰白的大理石那種,滑滑冰冰的,上面那老爺電風扇在慢悠悠地旋轉,這種舊式情調,在香港,只有在元朗一些老街的冰室還有,但在馬來西亞的不少大城小鎮,還是保留著。

       一會,水吧那裏的老闆娘就來問喝什麼,我們要了每人一杯白咖啡,馬來西亞檳城怡保都以白咖啡聞名啊(只是名稱如此,咖啡加奶是呈現棕色)。仔細觀察四周圍,覺得很有趣,一間僅擺十來張枱的餐室,開放的兩邊,就有七檔(攤)

食攤,賣著不同的早餐。檔主既是老闆也是夥計。他們賣的分別是雞蛋香腸、炒米粉、怡保雞飯、咖哩面、經濟飯、豬腸粉及肉包,最後就是喝的,也就是供應我們咖啡的主人檔了。看來是她夫婦把餐室分租給六個賣不同早餐的老闆吧。我們要了咖哩面,頗為美味。兩杯咖啡送上來時,錢是餐店主人收的,而其他檔,叫不同的早餐,也要馬上付錢給不同的攤主,叫齊所有的話,就要付款給七檔的小老闆。

       從七檔食攤賣不同的早餐,以及安然無事地在同一屋簷下和諧相處,我聯想到馬來西亞的華、巫、印度等幾個不同民族的和諧相處,我奇怪自己怎麼會聯想到這方面?畢竟我在香港很少見到這情形,在印尼雅加達、泗水等城市,有是有,但沒有那麼多檔。在檳城很多“咖啡店”就是不同攤檔的大組合,非常熱鬧。香港早期大牌檔好有情調,現在早就衰落了,但馬來西亞如今還有。我們來的此間只是供應早餐,檳城居民的早餐多數就光顧這種店。那種設有三餐的,氣氛更為熱鬧,單單看熱鬧,吃情調,已經值回票價了。

       這個早晨,我和瑞芬對坐,受七檔食肆和諧共處氣氛的影響,品嘗完美味的咖哩面,也就一邊飲白咖啡,一邊靜靜地欣賞近在咫尺的瑞芬。

                  qiaoyouimage

 

              qiaoyouimage

 

              qiaoyouimage

               qiaoyouimage

 

            qiaoyouimage

       除了囊中羞澀外,我們其實也不喜歡去那種太約束的高檔酒店吃西餐,倒是偏愛大街小巷的美食攤檔,享受慢生活。

      一邊品嘗美食、看眾生百態,一邊感覺悠悠時光緩緩在您身邊像流水流過。

       吃遍東南亞,不是夢想。

 

阅读(539) 评论(8)
我要博文分享到:
  • 東瑞瑞芬 2017-06-10 06:48:02

    【謝謝洪謝老師】

    期待您們如約携手而止,没有您們的出席,飯局會少了一份熱鬧,減了一種層次。畢竟您們是資深美食家。我們的美食之旅有一半也為你們度身訂造,得知謝老師是巴東老鄉,更是喜出望外。“巴東牛肉”走向世界,照我們看,可以“橫掃”西方任何製作法,正如您們所說“醬料特別”!

    【注】『巴東菜』收費法,我們在雅加達聽聞已久。例如圖中的豆腐豆餅、各種雞腿,都是按件計算,您吃一塊,不必擔心,只算一塊的錢,其他的退回,省得打包了,但不少是無法分開的,如其他的,都整盤計算,特別是湯水。

  • Hungxie 2017-06-09 19:03:22

    東瑞瑞芬,東南亞美食飄香,吸引我們到來!你們倆口福真不淺,遍賞東南亞美食,羨煞我們了。其中巴東菜尤其深深吸引了Xie。Xie是巴東人,對自己家鄉的菜式自然地偏愛。Sate Padang(巴東肉串)、Rendang Padang(巴東牛肉),更是至愛。三年前(2014年)我們有幸隨印尼蘇西旅港僑友會回巴東,Xie這是70多年後才回家鄉呢!(難忘溫馨的—— Pulang Kampung,巴東返鄉之旅!)當然去驰名的 Sate Mak Syukur 吃 Sate Padang 和 Rendang Padang,很高興嘗到了家鄉地道的美味!巴東肉串的醬汁很特殊,與一般的sate醬完全不同。至於你們所介紹的吃巴東菜之規矩和收費規則,我們這才知曉,今後要留心就是。非常的感謝你們詳盡地介紹東南亞美食!

    qiaoyouimage qiaoyouimage

             Sate Padang(巴東肉串) ,Rendang Padang(巴東牛肉)

  • 東瑞瑞芬 2017-06-09 17:05:39

    謝謝沙翁:

    那樣詳細、長篇的讀後感,不感動才怪!真是欲罷不能!

    我將這幾年所寫的小食小文整理,分享同好,畢竟沒有機會現場共餐,只好網絡請客,聊表心意!

    說起辣椒,您吃了會辣得耳朵唱歌,我們倆迄今還是辣椒王辣椒女王,不怕辣,一辣起來八月十五會搖擺抗議,趕快找廁所!

    您是搞攝影的,目光銳利,那句躲在最末端一句還是被你發現了!靈感來自“秀色可餐”和“相看兩不厭”。不然怎麼自嘲、自己命名為“龍鳳胎”呢?呵呵。

  • 沙地曼 2017-06-09 13:29:11

    细细阅览【东瑞】老师的文章和图片,很有品味。

    确实,回到印尼看到大街小巷那庞大的美食摊,感到很惊奇。我记得,我还在印尼时没有那么多。说起,华人“完全接受印尼美食文化”我有同感,尤其在爪哇,我的亲友完全是“吃辣”“无辣不欢”,而我,因是中国化了,过去能吃半斤的Sambel terasi 现在回家,见到一粒朝天椒也把它捡出来,不小心一吃,辣的耳朵像聋子一样听不到声音。

    说起,吃“巴东菜”老师不早说,我就是不懂规矩,见到上来什么菜,我就尝尝,害的我亲戚花了冤枉钱。。。

    我还很欣赏老师的两段话:晚上“露天下的椰城,是那么漆黑”,是啊,我离开椰城几十年了,我去时怎么还是这样?我想。还有一段,最佳:“品尝完美味的咖喱面,也就一邊飲白咖啡,一邊靜靜地欣賞近在咫尺的瑞芬” 。哇 !够浪漫的啦 !我在想,日夜黏在一起的一对,难道欣赏的还不够吗 ?。。。

     

               谢谢分享老师的好文美图 !

  • 東瑞瑞芬 2017-06-09 11:05:46

    阿保吾兄:

    您的提供彌補了我們的不足,現在連蘇島的美食也要“通吃”了!謝謝貓婆婆的盛情厚誼,經常送印尼美食和粽子給我們品嚐!

    (東瑞芬)

  • 阿保 2017-06-09 10:39:14

    東兄瑞姐好口福!

    qiaoyouimage qiaoyouimage

    蘇島竹筒糯米 Lemang                    Rujak & Pecel Ulek

  • 東瑞瑞芬 2017-06-09 08:46:39

    謝謝紅豆兄,您除了是我貼文的大動力重要的一字師外,您的首席評論,也成為吸引網友們、前輩、老師們來讀小文的大福將

  • 紅豆 2017-06-09 00:49:47

    ~ 紅豆又得敬告讀者,宜先添飽貴肚,方好跟隨東瑞[吃遍東南亞]

我要评论
请您先登录再评论,如果您还没有加入侨友网,请先注册会员。

我要登陆 | 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