侨友网首页新闻 侨团 侨场 寻亲 旅游 怀旧 侨史 点歌台 音乐 电影 视频 书画 诗词 摄影 猜謎語 哲理 养生 侨友专访网络学习
会员名: 密码:   申请新会员  聊天
侨友网 >  侨友之窗 >  新闻 >  不要急於製造大師

不要急於製造大師

发表时间:2017-06-19 18:48:33   【東瑞瑞芬】   <回到首页>   手机阅读文章

                不要急於製造大師

 

                                           · 東 瑞

       人心浮躁,各個領域裏“大師”的帽子滿天飛,免費派送,或者廉價出售。“大師”太多,物以濫為賤;“大師”重量太重,背負起來負擔大,不利於文學藝術創作的發展和繁榮。(我也很害怕被人稱為“大作家”之類,會渾身不安,恨不得地上馬上出現一個大洞鑽進去。)

       對“大師”稱號說“不”最著名的是學者、作家季羨林,他最不喜歡人們稱他大師,他說;“環顧左右,朋友中國學基礎勝於自己者,大有人在。在這樣的情況下,我竟獨佔『國學大師』的尊號,豈不折煞老身!”而他是恰恰最有資格被稱“大師”的。季先生學富五車,滿腹經綸,但謙虛謹慎,值得我們看齊。

      “大師”最早是對佛學修養已經到了爐火純青地步的法師的稱號,慢慢擴大到各個領域學有專長的人的尊稱,可以解讀為“偉大的老師”。慢慢地標準又降低了,似乎許多人都當之無愧了,多少對”大師“稱號有點褻瀆了。

      照我理解,“大師”至少需要兩方面的標準。其一是他必須在一個或好幾個領域裏學養有超人的傑出成就,為學術界、文化藝術界所認同;他所達致的知識境界為一般人窮幾生精力和時間都不可能企及;其二是他獨領風騷,學生無數,引發潮流,對當代學術界和社會產生巨大的影響。符合這兩條條件的,不可能很多。很多人都知道弘一法師(李叔同),他博學多才,集音樂家、美術教育家、書法家、戲劇家、詩詞家和佛學為一身,而且都很精通,最有資格被稱為“大師”。可是他也最不喜歡被稱為大師,他有一次演講時,見到牆上貼著“歡迎弘一大師”的標語,他要求更換,他說,“這裏只有弘一法師,沒有弘一大師!”

       古今中外,很多著名的文學藝術家,生前籍籍無名,都是死後才成名、被稱為大師的。我們真的需要時間的考驗,只有歷經歲月的淘洗,才能站得高、看得遠,文學藝術家的作品隨著時間的推移,被人們慢慢閱讀並且好評。

       先看看我們中國。孔子在世時,也沒有人稱他大師,他是死後才被尊稱為“先師”、“萬世師表”。王羲之是書法寫得最好的,在生前也沒人稱他大師,死後才被尊稱書法大師。季羨林和弘一法師在生前倒是已經達到了“大師”的成就,但所謂“水淺聲響,樹大枝彎”、“最飽滿的麥穗,最接近地面”,他們虛懷若谷,都不喜歡人家稱呼他們大師。沈從文的鄉土文學在中國首屆一指,但他生前不如意,不被重視,文學成就死後才被認同,才被認為是鄉土文學的大師。

       我們再來看外國的一些文學家。好多是死後才被發現是文學大師的。即使在生前已經小有名氣,但他的偉大、重要都是死後才比較看得清楚的。美國有一位女詩人叫艾米莉狄金森(1830-1886),一生當中寫了1700首詩,生前發表的只有7首。她死後,人們才發現她的重要,成就不亞于惠特曼。捷克的卡夫卡,一生作品不多,但非常重要,寫有四部短篇集和三部長篇,生前大部分作品未曾發表(其中三部長篇也沒有寫完),但他死後很著名,被奉為現代荒謬主義的大師。還有一位叫羅伯特穆齊爾,寫了《沒有個性的人》兩卷,生前沒有人知道,死後才名聲大噪。另一位美國小說家理查·耶茨(1926-1992),寫了《十一種孤獨》生前沒有人知道,一直到死後才出名。

      可見,真正的大師,不一定在文學藝術家生前就可以那麼快被蓋棺論定,很多真正的大師生前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或窮困潦倒,或人事的原因,或性格的問題,需要在他們死後,才真正表現出他們的價值來。例如荷蘭的著名畫家梵谷(1853-1890),天才早逝。他在1888年居住在亞爾某地區時畫了至少200幅圖畫,能賣出的只有一幅。他的生活極度貧困,還患了精神病,與另一位畫家高更吵架時還割下自己的耳朵,最後吞槍自殺。這樣的天才畫家,在他生前連生存溫飽都很困難,作品無法發表或賣錢,等到他死後,人們發現了他畫作的價值,是不是大師自然就會形成定論。畢卡索是現代繪畫的大師,也是死後人們才公認的。另一位英年早逝的天才音樂家貝多芬,一生都很失意,三十歲時他創作的曲子不被接受,還被不斷的批評,他的成就也是他死後才被認同的。貝多芬是音樂界的大師,梵谷是繪畫界的大師,兩人都不約而同地,都是在死後被確定為大師的地位。

       再看小小說領域。有些在生前已經有著輝煌巨大的文學成就,像日本的星新一,一生就寫了一千多篇小小說;獲得諾貝爾獎的日本文學大師川端康成,除了長篇外,寫了146篇掌上篇。俄國的著名作家亞歷山大·索爾忍尼琴(1918-2008),1969年被開除出蘇聯作協,1970年獲得諾貝爾文學獎,1974年被認為是蘇聯的叛徒,開除出蘇聯國籍,他的作品充滿爭議,流亡美國。1994年回到蘇聯。2007年,普京向他頒發俄國人文領域最高的“俄羅斯國家獎”,並評價他是‘俄國人的良心“。普京在頒獎典禮上說:“全世界成百上千萬人把亞歷山大·索爾仁尼琴的名字和創作與俄羅斯本身的命運聯繫在一起。他的科學研究和傑出的文學著作,事實上是他全部的生命,都獻給了祖國。”頒獎典禮結束後,普京對他說:“我想特別感謝您為俄羅斯所做的貢獻,直到今天您還在繼續自己的活動。您對自己的觀點從不動搖,並且終身遵循。”並且把他被禁的禁書《古拉格群島》定為中學生讀物。晚年的他在自己的國家整理創作的三十卷作品集。到創作的後期,索爾仁尼琴才被奉為大師,被認為在俄羅斯文學史上堪與列夫·托爾斯泰陀思妥耶夫斯基並列的偉大作家。這位文學大師寫了半世紀,遭遇到種種不公正待遇,一直到他生命的晚年才被自己的國家平反。他也是大師級人物。

      從上述許多例子來看,大師的名號來之不易。需要長時間、大作品、大成就、大影響、大氣魄、大時代的醞釀和造就,不是兒戲,不是一般的頭銜,不該人為地大製造、大賤賣、大量地批發和人情派送。我們應該謙虛謹慎,努力創作,向真正的大師精神學習,是不是經典不是自己封的。

                  (第十一屆世界華文微型小說研討會論文)

                                                          (2016年7月)

                            qiaoyouimage

                                                      李叔同(弘一法師)是真正的大師級人物

                 著名的畢業歌就是李叔同先生所作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一觚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问君此去几时还/来时莫徘徊/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人生难得是欢聚/唯有别离多

 

阅读(346) 评论(13)
我要博文分享到:
  • 云南旅老许 2017-06-21 16:02:10

    对不起,请把切切改成确切。




    (来自侨友网触屏版)

  • 云南旅老许 2017-06-21 15:57:45

    读了你们对大师的理解,读了你们雄辩有据的引证,让我们对“大师”的称呼有一个切切定论。你们写作的手笔,你们引经据典的论述不让人折服也不行。谢谢东瑞瑞芬的好文分享!




    (来自侨友网触屏版)

  • 東瑞瑞芬 2017-06-20 17:47:44

    謝謝文根兄,說得很好!真正的大師,人數很少!那是不容易達到的境界!

  • 東瑞瑞芬 2017-06-20 17:45:36

    謝謝世世幸運學姐的認真留言,非常用心,對我鼓勵很大,您也是不喜歡被稱為大師的一位!估計您會留言,果然!

  • 東瑞瑞芬 2017-06-20 17:42:44

    謝謝紅豆兄的留言和配樂,感動不已!您也是謙虛的樣板!

  • 東瑞瑞芬 2017-06-20 17:41:01

    謝謝楊松先生的留言,是的,真正的大師反而不喜歡人家稱他大師,他們明白學問沒有止境呀!寫作,我們還是謙虛一點好!

  • 東瑞瑞芬 2017-06-20 17:37:54

    謝謝池興敏兄對小文的共鳴,“大師”帽子滿天飛,非常廉價,不值錢,有的人感覺卻很好!

  • 文根 2017-06-20 11:44:46

    東瑞兄所言可謂切中時弊!“大師”的稱謂用得太濫了,作為半開玩笑還無所謂,認真起來就的確會對真正的大師大有不敬之處。 

     

  • 世世幸運 2017-06-20 08:53:19

    表揚 東瑞老師寫出<正確>道理

    欣賞 紅豆前輩播放<送別>詞意

    做好 <更新創作>不希他人恭維

    必須 <腳踏實地>才能快活下去

     

     

  • 紅豆 2017-06-20 00:01:52

    ~ 东瑞老师说得好也真正地做到:

    我也很害怕被人稱為“大作家”之類,會渾身不安,恨不得地上馬上出現一個大洞鑽進去。

    我們應該謙虛謹慎,努力創作,向真正的大師精神學習,是不是經典不是自己封的。

    * 对我来说,这篇的论题太深奥了,无可置喙。

    很喜欢李叔同大师》,分享歌曲当留言吧。

    詞:李叔同 曲:約翰.P.奧德

    長亭外,古道邊,芳草碧連天,
    晚風拂柳笛聲殘,夕陽山外山。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
    一觚濁酒盡餘歡,今宵別夢寒。

  • 杨松 2017-06-19 21:50:29

    东瑞老师说得好:“我們應該謙虛謹慎,努力創作,向真正的大師精神學習”。本文值得精读学习,引人慎思。

  • 池兴敏 2017-06-19 19:56:17

    补充一点,我对教育的产业化思维感到迷惑,是不是大师现象也是一种产业化的产物,这些产业化往往只有躯没有灵魂。sad

  • 池兴敏 2017-06-19 19:50:38

          在当今物欲横流金钱至上的“包装”时代各种头衔的大师井喷式地涌现,离开实际意义上的大师相隔十万八千里,就犹如我省前一位副省长在位时自封为书法家,他的大字在省城招牌到处出现,被判死刑后既然求饶说只要不死可以多写大字立功,在位时期何等风光,有独无偶另一位保住公职连降6级的所谓学者型副省长又是这个硕士那个文学家,反腐清廉干部原来也是金头屎苍蝇,表面光。造出来必无大师。我非常欣赏东瑞先生的观点,上述文章切中要害让我们更有理由相信制造出来的大师必无好货!broken heart

我要评论
请您先登录再评论,如果您还没有加入侨友网,请先注册会员。

我要登陆 | 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