侨友网首页新闻 侨团 侨场 寻亲 旅游 怀旧 侨史 点歌台 音乐 电影 视频 书画 诗词 摄影 猜謎語 哲理 养生 侨友专访网络学习
会员名: 密码:   申请新会员  聊天
侨友网 >  侨友之窗 >  新闻 >  雁丘(故事新編)

雁丘(故事新編)

发表时间:2017-07-15 19:52:03   【東瑞瑞芬】   <回到首页>   手机阅读文章

                   雁 丘(故事新編)

                                      qiaoyouimage

                                         東  瑞

        那一年,小元不過十五歲。

        那一年的偶然一天,如果小元不出遊,他的知名度可能沒現在大。

       那一天,他與一位朋友到山西太原汾水一帶遊覽,該是自由行吧?

       那一天,小元聽說山西汾水兩岸的風景很美,想到那裏看看。同行的小佳本來執意要到市集走走,說也許有什麼東西好看?好買?小元卻堅持,說道:“老師佈置要寫的文章過幾天就要交,我們還是去汾水走走吧。也許有什麼好靈感。之後再到市集不遲。”小佳笑道:“我知道,你想做你恩師郝天挺老師的愛將、你父親的好兒子,再寫幾篇傳世文章!呵呵。”口氣當中不乏嫉妒之意。小元笑道:“你錯了!我父親跟我說過,汾水那一帶有密林、有河流,景色一向不錯,他叫我到那裏散心小遊。”小元的父親元德明是著名詩人,遺傳兒子也熱愛文學;他希望兒子將來考進大學,也有一番作為。小元自小深受老爸影響,家庭的濃厚書香氛圍薰陶著他,八歲時候,小元已能寫一些短詩,也能猜中不少燈謎了。在小學裏都盛傳他是一名神童。

       小佳拗不過小元的堅持,他們終於出發了。一路上天色陰沉,樹葉飄零,太原街市一片倉惶景象,街上車馬稀落。他們乘搭的馬車將他們載到一個無名小鎮。車夫說:“你們可以下車了。這裏有小旅店,如果不投宿,也可以穿過前面一片小森林,直走抵達汾水。”小元付了車資,和小佳一道下車。他們按事前的行程計畫,徑直向小森林深處走去。

       他們漸行漸遠,已經走到密林深處。樹林幽深,光線昏暗,冷意嗖嗖,是一年的深秋了。但步行約莫十幾分鐘,景色突然開闊,樹木稀疏,遠處呈現一片廣闊的丘陵和平原,山腳下有七八農舍,炊煙嫋嫋,直飄上秋季的遼闊天空。雖然已經是深秋了,但秋高氣爽,晴朗的天空不時有候鳥飛向南方。最美的是好幾組南飛雁,排成大大的人字陣,徐徐南移,非常壯觀。也有成雙成對的,結伴飛翔,羨煞人家怨偶。

     “休息一會吧?”小元說,小佳沒有異議。正當他們要將肩上包袱安放在路旁樹下,突然,眼前走來一位年若三十幾歲的獵人,他背上背著重負,以網網住,看來是他今天的戰利品吧?年輕的獵人見到小元他們,不住地搖搖頭歎息道:“太感人呢了,太感人了!”說著,他將肩上扛著的包袱,從身上卸下來,往地上一放:“不可思議!不可思議!”森林小道本來就很狹小,再被獵人一阻,小元不得不停下來。那個獵人蹲下來,將網解開,露出兩隻大雁,已經奄奄一息。一隻,胸部的羽毛被一片殷紅鮮血糊住,一支利箭穿胸而過,看來就是獵人今天的傑作了;另一隻,傷處在頭部,看來十分嚴重,頸脖血淋淋的,頭部器官模糊不清,脖子中間軟軟的,彷佛已經折斷。

       “啊?”小元和小佳看得癡了,面面相看,又看看那位獵戶,一時驚訝不已,不知剛才發生了怎樣的慘劇?為什麼一對大雁的死法居然完全不同。

       年輕的獵戶說,事情是這樣的:今天一早,他到林子裏打獵,原以為可以獵到鹿子白兔什麼的,沒料到陸地上的一無收穫,正猶豫要不要放棄時,忽然,抬頭仰望,竟然看到一雙大雁從遠處的天邊慢慢結伴飛來·····

 

       這個時候,時間彷佛倒流,地面上的所有人都抬頭遙望,好似又看到了那一對從天邊飛來的大雁。聽到牠們的對話。牠們以親昵稱呼相稱,看來是夫妻。

 

      “阿情,我們還有多遠?還要幾天?才能到達我們要到的南方?”其中一隻說。“阿愛,耐心點吧?沒有再來個三五天,我們是到不了的。”“我好累,怕是飛不動了!”“要不要我背妳呢?”“啊!我那麼重,你怎麼行?我們會一起跌落下去的!”“前面是一片小森林,我們要格外小心。那些獵人好壞,會躲在隱蔽處,把弓箭瞄準我們。”“對了,阿情,萬一我被他們射中,死了,你怎麼辦?”“妳想想,沒有了妳,我還能活嗎?我會隨妳而去的。”阿情這一番話,聽得阿愛眼睛頓濕,是的,多少年了,他們出雙入對,有影皆雙,夫唱婦隨,可謂二十四小時未曾分離,飛過多少年的春夏秋冬,飛過多少次的天南地北,已經數不清飛過多少年多少的行程了。牠們這多年來不知遇到過多少次狂風暴雨,也不知避過多少次無情的來自地面的利箭······難能的是居然到今天還能夠結伴而飛!

 

       獵戶繼續說:“牠們越飛越近了,我躲在一株樹的濃密樹葉遮蔽處,將我弓上的箭對準了其中一隻。我隨著牠們身影的移動而移動我的箭、調節著我瞄準的焦點,準備牠們飛到距離我頭上最近的時候,把箭射出去。在我的打獵生涯中,只要在一定的範圍內,沒有任何生靈可以逃得過我的箭。那一雙大雁太麻痹了,好似一路上都在卿卿我我,完全沒留意很快就會成為我的網中物。說時遲那時快,嗖嗖嗖····我的箭射了出去······我看到,半空中黑影一閃,其中被我瞄準的那只胸部果然中箭,成自由垂直落體從空中跌落了下來,應是穿胸而死吧!當我的獵物墮跌地面,果然,牠被我射中了要害。我抬頭一看,竟然看到了那另一隻在半空中不斷地打圈圈,盤旋不願離去。我聽到那淒慘的悲鳴從牠口部不斷發出來,聽得我呆了。”

 

       阿愛!妳就這樣對我不告而別,離我而去嗎?獵人!你就這樣為了賺幾個錢竟忍心把我的一生至愛打死、叫我們永遠陰陽永隔嗎!阿愛,你不聲不響地去了去了!天啊。這晴天霹靂叫我如何能承受啊。我們一起飛翔、一起棲息,哪怕有多少艱難險阻,我們也感到一起結伴奮鬥的歡樂,何曾分開過一分一秒啊!離別、天各一方,還有什麼意思呢?不要說只有人類才懂得什麼癡情,我們雁兒的相愛一點也不比你們遜色!現在,妳既然已經到了另一個世界,我的生存在還有什麼意義呢?看看那些望不到盡頭的萬里雲層,此刻都是灰沉陰暗的一片;地面上那些山山水水,都呈現荒蕪、枯萎、淒涼的寂靜景色,我的心萬分沉重,時間已經凝止在妳被不良獵人射死的那一刻了!妳是我心中永遠的痛。還有那麼長的一段行程,我已經乏力飛翔!眼前只有大片黑暗!我獨自一個、孤零零地與誰同飛呢?妳就等我一下吧。

 

       獵人繼續說下去,他看到那只仍活著的大雁,久久地盤旋在伴侶被射落的天空不去,悲切的哀鳴如縷不絕,原來拉滿弓弦的箭慢慢地放鬆了,箭也跌落在地上。他原想一不做二不休,乾脆成全牠們,但他抓弓的手強烈地顫抖起來了。他說,他不能再向這一對情侶的另一隻下毒手了。他低首望著那頭被他射死的大雁阿愛,胸部流出來的血染紅了羽毛,地上是一灘血;他又抬頭看天空,一時間驚嚇得心膽幾乎俱裂!只見此刻,那一隻痛心伴侶死去的大雁在繞了幾個大圈、哀鳴不止之後,突然來一個急轉身,頭部向下,呈現垂直的直線,說時遲,那時快,牠像化為一隻箭一樣,朝地面速度非常快地直沖而下,樣子又像極了一顆雁型的炸彈,他以為是在向他做報復,人雁同歸於盡.他忙蒙著頭閃跌一邊,“撲!”一聲物體衝擊地面爆發出驚人的巨響!獵人才看清楚,大雁頭部撞擊地面,鮮血四濺、模糊了大雁眼嘴,頸脖當場折斷,並濺的血也噴了獵人一臉,他大悟也大駭,僥倖存活的大雁為牠的至愛做了壯烈的殉情之舉。

       斷氣的大雁呼吸仍一鼓一鼓的,他脫下了帽,跪坐,頭部往泥地三敬叩。

    “這就是牠們的全部故事。一隻先被我射死,一隻為牠的伴侶殉情而死。”至此,獵人講完了他的故事。

 

        小元眼眶濕濕的,不需與來伴商量,掏出銀子,遞給獵戶道:“我買下了。”獵戶二話沒說,就把兩隻大雁網好,交給小元。小元和同伴繼續向前走,約莫一個多時辰的光景,終於走到了汾水河畔的一個山丘。他們一邊挖土,一邊遙望河流的那岸(北方),深秋下只有幾家殘破的茅屋,野草在秋風中搖擺抖動,孤寂的炊煙向低低的雲層嫋嫋而去,景色是那麼荒涼寒愴,啊!當年曾經的熱鬧景象已經一點也不復存在,死得那麼慘烈的情侶大雁也不可能活過來了,在秋風中,彷佛聽到山鬼在啼哭哀號的聲音,雁魂自然招不回來了,不過,天下的鶯兒燕兒都要自歎不如了,你們死後只能一般地葬於黃土,不為人知,那像雁兒你們倆那樣殉情合葬一窟,連上蒼都要嫉妒萬分啊!就讓幾百年後的文人墨客,狂歌痛飲,年年都來這兒悼念妳們吧。

       一座大雁的墳墓隆立起來了,上面豎立寫著“雁丘”的木牌子,周圍壘著一些小石頭。小元和他的朋友跪著三拜,良久才起身,回程,風刮得更緊了。

 

      小元回家不久,有感而發,寫成了不講究韻律的《雁丘詩》。這一年小元十五歲。但殉情大雁的故事令他一輩子難忘,一直到他六十歲左右,他再度按照《摸魚兒》的詞調將少年時候寫的《雁丘詩》進行重大修改,成為了不朽的名篇《摸魚兒(問人間情是何物)》。  

       小元,就是元好問(1190—1257),大名鼎鼎的金朝詩人。這首詞令他在中國古典詩詞的歷史上留名,也成了他的傳世之作。

     《摸魚兒》全詞如下——

 

       問人間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許?天南地北雙飛客,老翅幾回寒暑!歡樂趣,離別苦,是中更有癡兒女。君應有語:渺萬里層雲,千山暮景,只影為誰去!   橫汾路,寂寞當年簫鼓,荒煙依舊平楚,招魂楚些何嗟及,山鬼自啼風雨。天也妒,未信與,鶯兒燕子俱黃土,千秋萬古,為留待騷人,狂歌痛飲,來訪雁丘處。

            qiaoyouimage   

 

阅读(214) 评论(12)
我要博文分享到:
  • 東瑞瑞芬 2017-07-17 14:41:14

    謝謝文根兄的感同身受!大雁應該也和鴛鴦一樣,屬於出雙入對一類的飛禽。詩人根據所遇到的真事寫成詩詞,應該不是虛構!“問世間,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許”成了不朽名句!

  • 文根 2017-07-17 13:17:55

    閱畢心情很沉重!雖是鳥獸,情意仍在。故事或許只是作家的藝術性杜撰,但想像中的大雁群飛過時的那種整齊的隊列又怎能不令人相信牠們的確是一個團結友愛的群體?當中的成員自當是親密無間的朋友和相親相愛的配偶無疑!

  • 東瑞瑞芬 2017-07-16 23:37:46

    谢谢梅麟兄!《雁丘》故事新编还是原来的版本,可能您再读一次有不同的感觉吧!谢谢您不厌其烦地阅读啊

  • 不變紅心 2017-07-16 10:29:18

    东瑞兄:曾看您的雁子殉情故事,似乎此篇又再重写?感觉好像比以前更精彩了!

    葬雁故事说小元,

    故事确实是新编,

    新编变得更精彩,

    悲矣雁子尽了缘。

  • 東瑞瑞芬 2017-07-16 07:02:34

    謝謝禾苗文友,好久沒聯絡了!

    小說創作很多種類型,故事新編是我嘗試的一種,寫來才發現太不容易。

    我將它現代化了,加上了大雁的內心獨白,以達到比較逼真的效果。

  • 東瑞瑞芬 2017-07-16 06:58:28

    紅豆兄:

    謝謝您的認真,連經書您也精通,真教小弟五體投地,欽佩不已。

    是的,男女之情,夫妻的緣,都要看情況,有好幾種類型。動物界有鴛鴦、大雁等都是出遊皆雙、相依為命的。也有另一種類型,如你所說。

  • 東瑞瑞芬 2017-07-16 06:52:27

    謝謝許老師的詩詞助興,非常光榮!

  • 東瑞瑞芬 2017-07-16 06:51:27

    謝謝池兴敏大兄的首席評論!

    每一位寫作人,寫的任何作品,無論古今,大都是有感而發,都有不為外人知的背景故事。不是自己經歷的、聽來的,就是自己價值觀的體現。元好問的雁丘詩是不朽名篇,連金庸的武俠小說也引用了。據說就是元詩人聽來(如我所寫)的真實故事,感動了他一生,修改了很多次。

    我試試對之作了現代演繹。

  • 禾苗 2017-07-15 23:35:14

     

    ​               《雁丘》的故事,令我心寒。一对自由飞翔、恩爱的大雁,一只被猎人射中,另一只为其悲壮而死。可敬可叹——坚贞的爱情!

        谢谢东瑞老师。

     

     

     

  • 紅豆 2017-07-15 22:14:05

    ???

    「夫妻一似同林鳥,大限來時各自飛。」

    佛說五無反復經

    「我等夫婦,因緣共會,須臾間已。譬如飛鳥,暮栖高樹,同共止宿,向明早起,各自飛去,行求飲食。有緣則合,無緣則離。我等夫婦,亦復如是。去住進止,非我之力。無常對至,隨其本命,不能相救。

  • 許水清 2017-07-15 21:49:57

    謝謝東瑞瑞芬老師“雁丘”(故事新編)分享!

    愛情兩情愛

    情愛雁愛情

    情濃情濃情

    深情濃情深

  • 池兴敏 2017-07-15 20:18:48

    壮烈的爱情 惊心动魄 问世间 情是何物 直教生死相许 雁是如此 更何况人 重叠泪痕缄锦字,人生只有情难死。谢谢分享动人的故事,感觉心情沉重。

我要评论
请您先登录再评论,如果您还没有加入侨友网,请先注册会员。

我要登陆 | 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