侨友网首页新闻 侨团 侨场 寻亲 旅游 怀旧 侨史 点歌台 音乐 电影 视频 书画 诗词 摄影 猜謎語 哲理 养生 侨友专访网络学习
会员名: 密码:   申请新会员  聊天
侨友网 >  岁月留痕 >  侨史 >  我的外公林清芬--东爪哇集美校友会首任主席

我的外公林清芬--东爪哇集美校友会首任主席

发表时间:2017-10-26 11:34:05   【椰林赤子】   <回到首页>   手机阅读文章
我的外公林清芬

   前言:
   2017年第5期《集美校友》刊登了拙文《我的外公林清芬》,我们家人非常高兴!因为外公上世纪三十年代后的二三十年间,在印尼泗水兴办华校,执掌进步报社《大公商报》,为中华文化事业作出了很大贡献,但因外公为人低调,谦逊,从未在媒体上宣传过自己。
  几年前,我写了博文《外公,一个最疼我的长者》,今年转发到集美校友微信群里。校友会陈老师看到后联系了我和老末妹,希望我们兄妹写一篇回忆文章,让印尼东爪哇集美校友会首任主席林清芬的一些贡献得以为社会,为海内外校友所知。为此,我们根据长辈以往的回忆,写了本文。
  妈妈几十年来一直希望让社会了解外公,今天,《集美校友》会刊发表了纪念外公的文章!明天是妈妈农历99岁诞辰纪念日,此文发表,是对妈妈在天之灵一个极大的告慰!


  文章经编辑文字修改后,有些意思与史实有些出入。我还是决定把会刊登载的文章发布于此。
  非常感谢《集美校友》编辑老师!

------------------------------------------------------------
我的外公林清芬

我的外公林清芬

本文介绍上世纪中叶印尼侨领林清芬先生的活动和贡献,其中部分内容涉及陈嘉庚先生避难玛琅的一些重要细节,可供研究者参考,也欢迎进一步的研究、探讨,提供更多的佐证。—— 编者

我的外公林清芬

·张子方

  我外公林清芬出生于福建省安溪县魁斗镇,年少时在邻乡私塾念过几年书。他聪颖过人,勤奋好学。1918年,听说陈嘉庚在集美创办师范,免费招生,他便去报考,被录取入学,是集美师范第一期学生。学校规定:师范学生学费、食宿费用全免,若愿以粥代饭者,还能领回一元钱。他便三餐吃粥不吃饭,领到一月一元钱,以此购买纸笔文具等物。他勤奋苦读,每学期都名列前茅,颇受老师和学校领导器重。他爱读书,经常泡在图书馆,饱览群书。负责图书馆的老师很信任他,上课或外出,就将钥匙交给他。

外公林清芬集美师范毕业后,经一个在国军中任职的同学向司令举荐,被委为军需官。(作者注:实际上是同学举荐后,林清芬也未加入军队。)这原是一支土匪武装,虽为国军,和土匪没有什么区别。他洁身自好,不愿同流合污。为此,他不免招来麻烦。为避祸害,在军中没多久,便于1920年深秋,携夫人和襁褓中女儿,就是我的母亲林淑昭,出洋,到泗水投靠长兄。林清芬到南洋,以挑木炭为生。他艰苦打拼,积攒了点钱,便于1934年开办了一家木材店——名“印度木行”。他吃苦耐劳,诚信经营,生意越做越红火,很快地成为泗水华人中较有实力的企业家。


热心公益 支持华教

外公林清芬热心公益,尤其热心华文教育事业。那时,不同省籍华侨各说各的方言土语,彼此无法沟通,只能用印尼语、马来语交谈。为加强同胞间的交流,他买了留声机和国语留声机片,在安溪公会开夜校,亲自教授国语。泗水华侨中学成立时,他任学务董事。后来,华侨中学与其他学校合并,后来又独立复。他负责课堂所需的讲台和学生桌椅的费用,并请来木匠赶工,保证学校按期开学使用。

1936年宋庆龄等筹办女子职业学校,需要资金,我外公给汇去一千大洋。当时,他刚创业,小本经营,这笔钱相当于他一个月的营业额。

1938年,为了让当地贫苦华侨子女接受教育,林清芬学习校主陈嘉庚的兴学精神,在泗水的安溪公会领导开办了一所小学,名清华公学,黄丹季任校长。黄丹季也是安溪人,曾就读于陈嘉庚创办的厦门大学,是一个急公好义的热心人。清华公学学费视学生家庭经济情况而定,富裕家庭两盾半到五盾,其他隨其所愿。林清芬除为子女交最高的每人五盾的学费外,每月还认捐学校五十盾校费,还捐赠教学器材。小时候,我曾在泗水家中看到一部很旧的钢琴,音都不准了。这是清华公学用过的钢琴,用了几十年,实在太老旧了,不能再用,只好淘汰,回到捐赠者林清芬家中。


坚持民族气节,支持抗日事业

1938年,以陈嘉庚先生为主席的南洋华侨筹赈祖国难民总会成立。南侨总会广泛发动华侨支持祖国的抗日救亡运动,林清芬和泗水爱国华侨积极响应。他们捐款筹款,购买国内急需的药品,如治疟疾的金鸡纳霜,通过宋庆龄转到抗日前线。

日军侵入印尼后,曾要林清芬当木业株式会社社长,并许诺供他汽车。林清芬痛恨日本侵略者,不愿为日本人做事。他说自己不懂印尼文,从来没有外出采购,不懂木材出产地,以此为由,多方推脱,不当日本人的走狗。为避免日本人报复,他把木行交给侄子们经营,自己隐居多隆亚公乡下,深居简出。

林清芬虽然隐居乡下,但对国家和民族命运依然非常关注。泗水《大公商报》是进步的华文报纸,总编辑张实中在日军占领时期,也隐居在玛琅农村。林清芬给他很大的支持。上世纪四十年代出版的张实中《子夜诗歌》中,有一首《谢林清芬先生》的诗。诗中有这么两句:“领君深意复思君,君为国族惜斯文。兴学惜才原一事,几人如此尽忠勤!”这诗句道出了林清芬为了国家和民族,为了华文教育和文化事业表现的气节和忠勤的品格!

当时泗水有三家华文报,进步的《大公商报》、国民党办的《青光日报》和亲美的《华侨新闻》。《大公商报》社长叶世昌,因感运营困难,有意出让,正与华侨新闻社商谈。林清芬应当地进步人士的请求,把报社买下,并任改造后的大公商报社董事长。报社月月亏空,为了支持报社,林清芬长期刊登本不需要刊登的印度木行广告。中国抗美援朝战争胜利后,中国共产党威望大增,中国的国际地位大大提高,报社开始扭亏为盈,而林清芬自始至终没有从报社拿回一分钱的回报!


与日寇斗勇斗智 掩护校主陈嘉庚

1942年,林清芬隐居多隆亚公期间,有一天,校友郭应麟告诉他,校主陈嘉庚先生为避日军追捕,离开马来亚,来到印尼西爪哇。校友们听说东爪哇的厦大集美校友会办得很有成绩,想把校主安排来泗水。林清芬忧虑泗水局势不安定,校主在泗水的安全很难保证,便和侄婿陈明津商量,然后一道去找当地一位廖姓的校友。廖先生是一位爱国商人,有日军颁发的通行证。由他们去接应校主到东爪哇更安全些。他们一行人就住到泗水附近的山城玛琅。林清芬本人也带妻儿离开亲人聚居的多埠,迁往玛琅。为安置同乡校友黄丹季,他在玛琅开设了一家叫ROYAL的家私店。林清芬不但出资开店,还亲自为其招聘员工,联系货源。黄丹季单身无拖累,可以专心陪侍校主。ROYAL家私店是黄丹季管理的,黄丹季从店中取钱支付校主生活费也方便。

他们在玛琅附近小镇安了家。郭应麟的妻子林翠锦也带了孩子和一个佣人加入。这样一来,这个家庭就能像模像样地遮人耳目了。他们到达玛琅时,正逢日军在泗水搞大搜捕,黄丹季经常来林清芬家接受指示,取供给物品,包括林清芬夫人缝制的衣衫。

林清芬身为校友会主席,很多人认识他。如果贸然和校主见面,万一自己被人跟踪,怕给校主带来危险。尽管他十分想拜见校主陈嘉庚,但他压下强烈的渴望,没有前往。为了掩护校主,林清芬远离族人。人们以为他是为了躲避是非,却不知他是身负重任。

三年半后,日本投降。校友们准备开欢送会欢送校主。根据校主的建议,欢送会在泗水林清芬印度木行内召开。直到这个时候,校主才和林清芬见面。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也是唯一的一次见面。在欢送会上,校友庄信群(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任泗水华侨小学校长)报告了校主避居乡间的全过程,描述林清芬为了掩护校主陈嘉庚,远离家族,隐居异地,出钱出力,运筹帷幄的事迹。不少校友原以为林清芬胆小怕事,不敢接应校主,这时才恍然大悟,更佩服其智慧与胆识。

关于陈嘉庚与林清芬的会晤,《大公商报》总编辑张实中在回忆录中有如下记录:

1945年)十月一日,陈嘉庚老人与其在星洲家人取得联系后,经泗水转雅城返星。泗侨团代表黄超龙,报界代表,集厦校友等于印度木行举行欢迎欢送聚餐会。陈老述及昔年办厦大,曾请在泗侨界富商刘育才等协助,但无应和者。陈老不饮酒,并不饮茶饮咖啡,席中(两八仙桌并成一长桌)他人喝啤酒,陈老面前仅有一杯白开水。鸡,猪肉等味外,有‘蚵煎’,‘炒米粉’为老人平素喜用食品。下午送陈老上火车。此次迎送陈老,国民党头目叶立庚等不参加。集厦校友林清芬等亦不与叶等来往。侨界派别界限,与1941年前情况相似。

1949年,张实中成为林清芬的女婿,是我的父亲。

校主回国后,几次邀林清芬回国观光,但林清芬三年半来坐吃山空,已经没有那个能力了。1964年他回国观光,校主陈嘉庚已不在人世。他本应有更多与校主见面、畅谈的机会,却因造化弄人,只在送别校主回新加坡的时候在自己的木行难得的一次见面,又匆匆一别,而且成为永诀!

1951年,印尼当局大肆逮捕左翼人士时,林清芬被捕。右翼政府追问的就是掩护陈嘉庚的事。他在集中营里呆了十三个月才获释。张实中也因与印尼地下党林降祥一起创办《南侨日报》,被戴上“中共宣传工作者”的罪名,也在被捕之列。张实中在其回忆录中也提及林清芬被捕一事。在外公和家父都被印尼右翼政府囚禁期间,为了避免《大公商报》因无人负责而被政府关闭,家母林淑昭挺身而出,代理总编辑,没有任何薪酬。

1966年,林淑昭在北京拜访了时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罗叔章女士,她是上世纪三十年代林淑昭在上海读书时的监护人和恩师。1936年,林淑昭曾在在罗叔章上海家中过那年的寒假。罗叔章不记得她因远离父母而到自己家中度寒假的女学生,但依旧记得林清芬。她对林淑昭说,宋庆龄告诉她,“林清芬是个好人。”

淡泊名利,热爱祖国

 外公林清芬非常热爱祖国,对有利于祖国和民族的事,他都倾力支持。每年中印两国国庆,印度木行都升中印两国国旗。外公还经常告诉我们中国怎么好。1964年,外公受邀回国参加中国建国15周年国庆观礼。回到印尼后,他很兴奋地告诉我,“哇,北京   长安街的路非常好!好!路面上一点窟窿都没有!”印尼的马路,到处都是窟窿。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电话还很不普及。印度木行的电话向附近所有中国人开放!华侨要使用电话,不用对主人说一声,顶多是和外公点个头,有的甚至连点头都没有,拿起话筒就拨打。

2015年,我到印尼探亲,表弟一席话让我非常感慨。他说:“阿公几十年资助了多少人办企业,兴办、资助了多少学校啊!可是,最后连自己居住的住宅都是租的!” 上世纪四五十年代外公是印尼泗水市侨领,他办华校,任大公商报社长,但却如此淡泊个人名利。

这就是我所钦佩的林清芬先生,我的外公!


0

 
 

 

阅读(291) 评论(0)
我要博文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