侨友网首页新闻 侨团 侨场 寻亲 旅游 怀旧 侨史 点歌台 音乐 电影 视频 书画 诗词 摄影 猜謎語 哲理 养生 侨友专访网络学习
会员名: 密码:   申请新会员  聊天
侨友网 >  侨友之窗 >  新闻 >  落難(東瑞獲獎長篇《落番長歌》選載之一)

落難(東瑞獲獎長篇《落番長歌》選載之一)

发表时间:2017-12-25 10:41:33   【東瑞瑞芬】   <回到首页>   手机阅读文章

                                                                 落 難

             (東瑞獲獎長篇《落番長歌》選載之一)

                                    qiaoyouimage

    【說明】本人十一萬字的長篇小說《落番長歌》競逐2017年度第十四屆浯島文學獎,獲得優等獎,是繼長篇《風雨甲政第》獲2016年第十三屆浯島文學獎之後又一次獲獎。全書十五章加“尾聲”。其內容大意是:以金門人富臨落番和紮根南洋為線,書寫了兩個家庭五位男女從三十年代至九十年代末長達半個多世紀以來的艱辛拼搏和愛情婚姻,反映了因戰爭而長期分居兩岸、海外三地的悲情,描述了大時代裏小人物無奈命運的可哀和對和平生活的渴望。(2017.2月-5月完成)

      東瑞的博客,將選載其中有代表性的章節,以饗讀者。

      本章是第六章《落難》,描述主角富臨好不容易在南洋奮鬥多年,取道海路抵達廈門,欲搭船回金門與妻子巧女相聚,不料遇到佔領了金門的日本軍以金門為基地攻打廈門最後佔領廈門,富臨與同伴龐馬隨難民逃到鼓浪嶼、滯留旅途中的遭遇;也分述了富臨之弟、參加國軍的福運守衛廈門時受傷的情節。

 

       海路艱難,這一日,大輪已經在廈門外海上,慢慢逼近了廈門,通過薄薄的白霧,看得到廈門的一些高高矮矮、不規則的建築物了。

       船上的海員說,再過一個時辰,就可以抵達廈門了。

       富臨看看餐廳牆上掛著的日期,那是五月九日。輪船在大海上整整航行了十天。

      海面上死一般沉靜,卻有一股不安的氣氛籠罩著。

      乘客多半是“回鄉人”,都已經擠到了下船處。

      終於下船了。

      路過金廈船班售票代理處,打探今天回金門的航班時間,富臨才知道日本人控制了金門廈門船隻的來往時間,從以前的天天開船,改為一週一次,而且還常常根據需要,加以改變,富臨心中暗喊一聲:我苦!一顆心突然懸起來,整個腦袋瓜子變得無比沉重。那人態度不好,問他下一班是什麼時候?他說,我也不知道!

       龐馬見阿臨神情沮喪,一張臉像沒了血色似的,突然猛拍他的肩膀:別那麼灰心喪氣,你到我家住,不要住旅店,那麼在廈門呆多久都不成問題。

       富臨道,那要多麼麻煩你們?

       龐馬說,說得那麼見外!我老婆人好,很熱情的,我們家還有空的房間。

       龐馬說他家不遠,走路就可以了!於是兩人提著行李,慢慢地走向那條龐馬熟悉的大馬路。經過一個公園,看到裏面的大操場密密麻麻的都是聚集的人群,將那個廣場都站滿了,一時好奇,就走進去看個究竟,原來那前面有個舞臺,上面有個人在激烈慷慨地演講,不時在揮舞拳頭和喊口號:

       打倒日本軍國主義!

       日本侵略者從中國滾出去!

       中華民族大團結,抗戰必勝!

       每喊一句,台下群眾附和,也跟著喊,一時間排山倒海似的,連地殼都震動了似的。

       聽左右觀眾的議論,才知道是國軍為了保衛廈門,鼓舞廈門軍民的鬥志,在這裏開誓師大會。國軍代表、教師代表、學生代表、居民代表···輪著一個一個上臺講話。

       走出公園不久,就又感覺到一陣陣地動山搖,原來他們身後的大街上又走來數不清的人,雖然沒有排著整齊的隊伍,但橫排約十幾人,後面就是壯觀的人潮,有的跟著前面的帶頭人揮拳喊口號,有的拿著標語,朝他們的方向走過來,人山人海,看來也是為抗日的一次大動員大遊行吧!龐馬把富臨拉到馬路的看遊行的觀眾中,一會兒,遊行隊伍已經走過來了。

       旁邊看熱鬧的人在議論,一個問,鼓舞鬥志大會和遊行什麼時候結束?一個答,一直到晚上,晚上公園操場還有另一場!一個說,街上、公園裏都是國軍!另一個說,差不多都出動了!

       眼看時間一分一秒地流逝,他們加快了腳步。終於拐進了思明路地區的一條小巷,遠遠地看到小巷的盡頭,有個女人在巷中揮動一條黃色手拍等著他們,她的身邊,還依偎著一個五六歲大的小男孩。

       龐馬說,我老婆,我孩子。

      龐馬說完,狂奔過去,富臨跟在後面也小跑起來。

                                 ×   ×   ×   ×

       五月十日淩晨,金門島日軍的大炮向廈門島開始了猛烈的射擊,整個金門島震動了,廈門島也震動了!

       海面上日本人的海軍陸戰隊,在金門炮火的掩護下,向廈門東北部的五通登陸,日軍剪斷了架設在海灘上的鐵絲網,像無數黑壓壓的爬動的大螞蟻從海灘向陸上挺進。天空的日本飛機對海上的國軍戰艦進行猛烈的轟炸,整個金廈海面上硝煙彌漫,黑色的濃煙佈滿天空,濁浪滔天。

 

      金門向廈門方向發炮的時候,金門島很遠的地方都聽得到。

       這大半年的金門人,都在擔驚受怕中過每一天。躲到珠山的巧女、巧璿姐妹倆和家人,待局勢平定後,又回到了各自的家。嫁到水頭的巧女,在戰事又告緊張的最近一周,又帶了婆婆到金城娘家躲藏,畢竟水頭那裏更近大海。

      路上靜得如死域。

      距離廈門最近距離的海灘滿是戰爭的工事,堆滿了沙包,還有日本兵和他們的大炮。五月十日淩晨,近海邊的村莊,都聽到了炮聲的連續轟隆。

      許家天井上的天空還是一如往常的黑,巧女姐妹還是沉浸在往昔夫妻新婚的好夢裏,突然被大炮聲驚醒了!巧女的婆婆、巧女媽、老爸都穿著睡衣,聚集到了客廳,大家坐在飯枱周圍,傾聽著海邊大炮的聲音。

       我們島變成了日本人的前線,巧女判斷著說。

       巧璿說,本來廈門還在我們國軍手中,日本鬼也想佔領!

嗯,就是這樣吧,巧女說 ,聽說他們的海軍陸戰隊厲害,靠的都是這一種。

       老爸說,昨天有人看到,不少日本戰艦聚集在海面上,今天一定是用金門島炮火掩護他們向廈門登陸!

      巧女媽不無擔憂地長長歎了一口氣說,阿臨好久前來過信,說要回來一趟,後來音訊全沒有了,不知道人在印尼,還是在途中?一點都不知死活!

      巧女說,阿母,妳不要說得那麼難聽。

       富臨媽說,富臨、福運兄弟倆命大、命好,吉人天相,我相信他們不會有事的!

      巧女媽說,是的,我們兩個女兒嫁給你們兩個兒子,親上加親,她們少女時代都給看命先生算過命,都沒說她們是寡婦命呀!

      巧女巧璿聽了都啼笑皆非。

富臨媽說,福運和巧璿結婚,結得那麼匆忙,我一直心存愧意。

巧璿安慰著,媽,都怪戰事,怪時局緊張,福運回金門只是一夜,就匆匆趕回去。

富臨媽說,阿運從小就想當兵,他如果不當海員,當兵打日本鬼,我贊成!

       巧璿說,嗯,他去年十月底離開後,曾托人捎來一封短函,說有機會的話,他和一位朋友會報名參加國軍!

富臨媽說,但願他一切都順利吧!

                            ×   ×   ×   ×   ×

       五月十日淩晨,廈門江頭,槍林炮雨中。

       一個胸口口袋上繡著“445團X營”的國軍,臂上流著血,染紅了大半上衣。在痛得昏死過去後,從江頭被轉移到了廈門雲頂山營地的一間簡陋的醫院裏。

       那裏兩位護士為他脫掉了左邊染了一大片血的的軍衣,用酒精為他被槍傷的左肩消毒,傷患疼得大叫,其中一個姓曾的年輕護士輕輕地按住他,另一個護士長慢慢地用器械將子彈從皮肉裏取出,傷患又大叫一聲,疼死過去了。

       稍微醒轉,負責登記的曾護士問他,叫什麼名字?

       傷兵無力地回答,黃福運。

       年輕護士再問他:結了婚嗎?

       結了。

       配偶名字?

       許巧璿。

       好吧,其他資料等你好一點才說。你先休息一會。

       福運望著左右都是傷兵,頂上轉動著的老爺式電風扇,然後再艱難轉首望望左臂綁著的厚厚繃帶,覺得世事好像一場又一場的夢境,.尤其是這半年的經歷,在以前簡直是不可思議的。他覺得在這樣的亂世中,自己像一隻被迫旋轉的陀螺

無法自控地轉啊轉啊 ,有一隻巨手始終拿捏著他。    

       最初是在去年新婚後回到廈門船上處於憤恨而想參軍的念想,誰知道去年底,當大輪航行了好遠的海程,第二次抵達廈門時,他跟船長說想下船看看。他是這麼想的:金門雖然落在日本兵的魔手中,但看看有沒有機會再過金門和巧璿團聚,把她帶出金門,直奔南洋?焉知來到時碼頭早就停航多時了,整個廈門國軍把守森嚴。他在大街上走著,感到失望極了,正想再上大輪的時候,突然看到前面路邊有人排長龍在登記什麼?一時好奇,趨近一看,原來是在報名參軍。他打聽了一下條件,覺得一切都符合,也就排在隊伍末尾。不久,自己身後又有人排著隊。距前面登記處越來越近了,他的一顆心也越來越緊張了。他生怕不獲批准,當兵的的願望成為泡影,痛快地打日本侵略者的夙願就成了紙上談兵!沒料到那個負責招兵的一見到他牛高馬大、身材魁梧,胸肌發達,為人長相淳樸,馬上站起來,握拳擊打了他左胸一下,喜道,好小子!身體那麼壯。日本鬼還沒與你交手,一見你就嚇跑了!哈哈哈!接著這一位看起來像是營長級的、戴國軍帽的人,問了他的家庭、籍貫、成婚情況、家庭成員·····最後對他說“已經吸收”了。

       福運大喜,問,什麼時候報到?

       營長道,還報到?現在馬上收編!

       福運問,到哪里呀?

       營長說,就在廈門訓練,為死守廈門戰鬥。日本兵就在對面的金門島屯集大量兵力,對廈門虎視眈眈,他們在遠海上備夠了多艘海軍陸戰隊,隨時向我們廈門進攻!

       福運聽得熱血沸騰,問,一定打起來嗎?

       營長說,不是我們要打!是他們要佔領廈門,要把我們整個唐山吞下去呀!廈門對決,只是遲早的事。

       什麼都不用帶嗎?

       營長說,什麼瓶瓶罐罐你都要丟棄了,加入了國軍,我們會馬上送軍服給你穿。但是你得做思想準備,既然加入了國軍,就要打仗,就不知道仗要打到什麼時候?說不定幾年後才有機會回家抱一夜老婆!呵呵,可以忍耐嗎?

      福運臉上的肌肉抽抖了幾下,尷尬地笑答,可以、可以的。

      對答完畢,有人帶他離場,馬路邊早就有輛軍卡車,上面擠滿了參加國軍的年輕人。他跳上車,再上來幾個人,車就開走了。車子帶他到臨時營地,他對廈門不熟悉,不知道那叫什麼地方,只是記得在那裏訓練了兩個多月······就投入了這五月十日清晨的戰鬥。誰也料不到昨天全城的鼓舞鬥志大會、遊行隊伍的怒吼、口號聲還響在耳際,那種興奮一直持續到睡眠之前,剛剛躺下還沒多久,就聽到了海面上傳來的發炮聲和轟炸聲。接著,他們被派到江頭進行與日軍激烈的阻擊戰,日軍的海軍陸戰隊在金門等地炮火的掩護下攻勢淩厲,最後突破了廈門最後一道防線,他們就撤退到雲頂山。福運在阻擊戰中左臂中了一槍。他恨自己太無能,日本鬼沒打死一個,反倒自己一出師就中彩······

       迷迷糊糊中似乎睡過去了。其實從昨天到今天就仿佛沒有睡過,強烈的困意襲擊著他,他再也無法睜開眼睛,聽到周圍的人在議論這裏那裏告急的消息。

       他所屬的“445團X營”晚上又緊急轉移到集美以北、距離大海比較遠的地方。五月十一日、十二日,日軍已經佔領了廈門大學、胡裏山、南普陀等地,還佔領了廈門市中心鬧區。被炸毀的有南普陀佛學院和生物院,廈門大學的操場還被他們作為練兵場所。

                              ×   ×   ×   ×   × 

       在日軍飛機在天空大轟炸、海軍陸戰隊強行從海上登陸,不斷有炮彈落地爆開、國軍和廈門老百姓大撤退的當兒,富臨與龐馬一家三口擠在可怕的人流中,  

       整個鬧區都是拎著小型皮箱、布包袱奔跑的人潮,日本飛機在大海上將國軍的戰艦擊沉,又轟炸五湖地區海灘的防禦工事和國軍,接著就向市區發動進攻。每投下一枚炸彈,都發出極其尖銳的聲響,那是炸彈從長空和風兒摩擦的聲音,非常刺耳;而每一次的爆炸,似乎無論多遠,都令整個廈門地動山搖。奔跑的老百姓,只要聽到那可怕的聲音,都會尖叫和狂喊。鬧區的逃難人流,在大馬路上東奔西突,日本人的飛機惡作劇似地在高空盤旋一輪後,會突然朝著地面上人流最多的地方俯衝下去,眼看就要撞到那些住宅或高樓的頂部了,突然又以起飛的姿態飛了上去,富臨彷佛看到了飛機駕駛室內那個駕駛員的野獸般的獰笑,令他握緊拳頭,好想狠狠揮他一拳!每當飛機俯衝的時候,擔驚受怕的廈門老百姓都發出尖叫聲,大馬路狂奔的人群就像潮水迅速向兩邊的五腳基躲藏。那一剎那間,兩三層樓下面的五腳基都擠壓不堪,繈褓中嬰孩的啼哭,身材豐滿少婦因為前突後翹占空間太大被前後男人無意有意的碰撞發出的不滿咒駡聲,各種各樣的吵鬧聲、驚叫聲,合成了亂世裏令人不忍目睹的慘狀。

       最初,富臨還沒留意奔跑的方向,慢慢地發覺都朝同一方向,但他不知道那是什麼方向?廈門他只是經過,小時候也只是來過一兩次,早就沒啥印象,也完全不熟悉。他只是跟在龐馬夫婦身後跑動,這一對夫婦很健壯,跑得相當快。龐馬跟他說,我們沒有武器,我們能活命就是我們的最大勝利!沒有武器而與他們反抗,等於以卵擊石!那是送死而已!死在日本強盜的手上是多麼的不值得!這是龐馬近期經常跟他說的話。說得對啊!能逃得出他們的魔掌就是最大的勝利!只要青山在,不怕沒柴燒!此刻,他看到龐馬和老婆輪流地將五歲大的孩子抱在懷裏,跟著人流,拼命向前跑。街上滿是人,像是黃河決堤,一股可怕的、兇猛的洪流向海邊跑!在南洋,富臨從來沒見過那麼亂,那麼緊張的場面!有人突然一個踉蹌,向前撲倒了,趕不及爬起來,很快就被後面的逃難者踐踏了,堆疊成一堆人體肉山,拼命掙扎著爬起,繼續跑!瘋狂地奔跑突圍!或者,也有人來不及瞧清楚,自己也撲倒了、迅速自己爬起來繼續跑。有人跑得直喘氣,坐在路邊休息。有人背著七十多歲的老母親,滿頭大汗。有人推著板車,車上躺著病得奄奄一息的妻子。有的年輕母親,一邊跑,一邊餵奶,上衣大大鼓起來。······

       富臨跟著可怕的人流向前跑、跑、跑·····仍是殘春初夏的五月,天氣還有微微的寒冷,可是他渾身衣服早就被汗水濕透了!豆大的汗珠,從額頭上流下來流下來,他完全沒想到回家之行居然會莫名其妙地演變成一場逃難!即使在夢中他也不可能會夢到這樣的場面。像是世界末日一樣,叫他完全不可思議!

       終於看到大海了!看到大海了!

       然而這大海的景象更令他不可思議,他問旁邊的龐馬,怎麼回事?逃向大海,不是送死嗎?

       他的推想是這樣的,日本人的海軍陸戰隊,不正是從海上登陸的嗎?日本人的炮彈不是從對面的金門島打過來的嗎?

       龐馬說,前面就是鼓浪嶼,外國人的領事館、辦事處都設在那裏,日本人不敢轟炸,也不敢登陸佔領,市民都跑到那裏避難。

       富臨問,我們也到那裏嗎?

       龐馬說,是啊!到了那裏再想辦法,實在沒路跑了!不過,這麼多人爭先恐後擠啊、搶啊,要到什麼時候才上得了船?那就很難說了!

       無法再跑了,越到前面那個碼頭,人頭湧湧,像腸道突然被超負荷的食物進入馬上堵塞,無法動彈分毫。富臨從未看過那樣的場面,覺得彷佛所有廈門的小市民都擠到這海邊來了。距離那個碼頭約莫一百米來遠,他聽到前面碼頭的船工在大聲吆喝道,你們不要再擠,船已經超載了,快要沉下去了!快往後退呀!船快要沉了!快要沉了!富臨踮腳翹首,遠遠看到那艘離開碼頭的小輪,整艘船的上上下下都擠滿了人,船,沉甸甸的,好似要沉下去,看上去好不嚇人!

       在碼頭搶著登船的人群依然如一泓望不見盡頭的動盪著的潮水在波湧,連著岸上的鋪板看上去非常令人擔心,每一秒鐘都有令人防不勝防的斷裂可能。兩個聲嘶力遏的船工依然在喊叫“船快要沉了”“踏板要斷了”,但還是擋不住人潮的擠壓和衝擊,每一個人都感覺到了一種向前的可怕的擠壓力和前衝力。有人驚叫“救命呀—”原來有人跌落海裏去了。擠在人群裏的富臨踮起腳,看到岸上的石欄禁不住人潮的衝擊,有一處地方被衝開了,有個人被後面的人衝擊,無法控制,被沖到海裏去了!接著有人跳下水救人。不久,那慢慢離去的船,又有好幾個人被擠壓,掉到海裏去了,所幸有人跳了下去救人。好一會,就看到一個衣服濕漉漉地滴水的女子伏在一個男子背上,從遠處的一個岸邊爬上來。這年代人人只能顧自己,能勇敢跳下去救人的一定是有關的親屬。富臨看到,那船停在海中央,等著落水的和救人的上岸,好在都救上來了。

       飛機在遠處的天空飛旋,但是在鼓浪嶼和廈門碼頭之間的海上,日機卻有所顧忌,不敢貿然轟炸。他們只是從廈門碼頭上空突然低飛而過,或者在鬧市上空盤旋了幾圈,突然往碼頭的人群頭頂呼嘯而來,又揚長而去,嚇一嚇擔驚受怕的廈門小市民。每當飛機低低地俯衝下來,人潮中總是發出嘩嘩嘩的驚呼聲,人潮會向四面八方迅速散開。有的人不堪這樣非人的折磨,怕到哇哇大哭起來。突然間,就在哭嚷聲的一片混亂中,有炸彈落地爆炸的聲音,逃難的人以為會炸到自己的頭上,慌忙遮住頭撲地,焉知,原來是投扔在很遠的地方,接著,富臨看到遠處有黑煙伸向天空。

       空船又開過來了,又來一次的擠壓和前撲後湧,一直到了傍晚,也不知道第幾趟了,龐馬一家三口、富臨才擠上了渡輪。

       在船上,那種嘔吐啊、汗酸味啊等等各種混雜在一起的氣味中人欲嘔,富臨好不太容易強忍住。望著動盪不安的海面,富臨心中七上八下,浮想聯翩。

       富臨說,我們到了鼓浪嶼怎麼辦?

       龐馬說,我也不知道,走一步看一步吧!

       富臨說,金門那裏,有消息嗎?

      龐馬說,封鎖了,一切都封鎖了,哪能有什麼消息?看看明天後天的發展如何?我們廈門的國軍守不住的話,連廈門遲早也會被他們拿下。

       富臨說,他們今天已經打進來了。看來不需要幾天,整個廈門都落進他們的魔掌裏。我還是想辦法過金門島一下,把巧女帶出來。

       龐馬說,形勢已經如此,沒那麼容易吧,你要做最壞的打算。這些日子金門廈門往來的船早就停了,停多久,很難說的。我們活命要緊。你金門老婆只要安全,總有一天可以見面的。

       富臨望向天空,陰沉沉的天空,好像出現一張臉,那是巧女,對著他笑。

       何時能相見?千里迢迢來到廈門,居然是飛機大炮迎接著他!

 

      富臨和龐馬一家三口終於與逃難人流抵達了避難地鼓浪嶼。這天是五月十日。

       十一日日軍繼續進攻,十二日整個廈門淪陷了。

       成千上萬的難民湧向鼓浪嶼,英美等外國領事館、外交使節的租界,成為廈門難民的“保護牆”。

       富臨和龐馬一家開始了漫長的鼓浪嶼歲月。

                           (選自第六章《落難》)

阅读(163) 评论(9)
我要博文分享到:
  • 東瑞瑞芬 2018-01-03 21:33:21

    謝謝文根兄的仔細閱讀,認真下評。《落番長歌》有關戰爭逃難、悲歡離合的大背景,無法、也不可不真實。參考有關書籍、網絡,筆記也幾乎記錄了一大本,主要是日期,一天都不能差,尤其是古寧頭大戰的時間,都不能有誤。其他創造人物的細節就全是創作了,可以虛構和想像。這一次全書選載7章,相當於全書稿的2/5了。謝謝您耐心地讀完。

  • 文根 2018-01-01 14:18:06

    中華民族的苦難世代不絕,萬惡的日本帝國主義是其中一個也是最後一個帶給中國人民深仇大恨苦難日子的侵略者。東瑞兄筆下細緻而真實的逃難慘況讓我們猶如置身其中,日本鬼子對手無寸鐵逃難的人們肆無忌憚的戲謔和狂轟濫炸更令人憤慨。謝謝東瑞兄給我們開了眼界,儘管是經過了藝術加工,卻還可以了解到當時廈門的情景!




    (来自侨友网触屏版)

  • 東瑞瑞芬 2017-12-30 07:10:15

    【轉載湖北蘄春才女周小芳(霽月)的評語】

    老师此长篇巜落难》的章节读
     
    起来,我的情绪最纠结。
     
    男主回乡出发前的千番准备
     
    、百般期盼;航行十天中的千
     
    番兴奋、百般设想;厦门沦陷
     
    后的千番无奈、百般撕扯;还
     
    有后来漫长的鼓浪屿岁月,每
     
    段细节每段岁月,都让人如此
     
    的撕心裂肺!故事情节跌荡起
     
    伏,抓人心魄,仿佛让人置身
     
    其中,感同主人公的悲苦与辛
     
    酸。

    12月28日 12:17

  • 東瑞瑞芬 2017-12-29 20:07:46

    謝謝學姐世世幸運,我的帖文您沒有一次缺席,感動不已!言謝已經太輕!

  • 東瑞瑞芬 2017-12-29 20:05:58

    謝謝不變紅心的認真評語,您說的一點也沒錯,我們中華民族太弱就要挨打!本章寫得很辛苦,所有可以發揮的都寫了出來,參考了畫報、照片、電影,再根據自己的經驗描述所有的細節。而日本人佔領廈門、鼓浪嶼的時間必須是真實的。無法虛構!

  • 東瑞瑞芬 2017-12-29 20:00:53

    謝謝紅豆兄的評語,遲复為歉!這一章,寫得很辛苦。所有細節都必須靠虛構和想像,但所有的時間、事件、歷史事實,都要符合歷史真實,一點都不能有誤。因此,我參考了所有自己可以找到的資料。

  • 世世幸運 2017-12-26 14:28:09

     

  • 不變紅心 2017-12-26 12:02:45

           這一篇,詳述富臨回鄉遇上日本侵略軍從金門攻打廈門的事,給我們呈獻出當時國力弱,被列強,特別是就日本軍國主義者的侵略,造成人民的苦難的現實情景。看了感覺氣憤和無奈,我讀我國近代史就一直有這樣的感覺。

           日本原來是封建小國,1868年明治維新,走向資本主義,二十多年後,就在甲午戰爭中打敗清軍李鴻章的北洋水師。為什麼小日本能有這麼迅速的大發展?就是改革,走對路子!

           我國當時也有人知道強國之路,所以有維新變法、洋務運動,但都得不到處最高權力的支持,反而是鎮壓、阻撓,所以都失敗了。民國建立,又陷入軍閥混戰、國共內戰和日本侵略,經濟得不到發展,一直處於被動被欺的地位。解放了,都還要等到改革開放了,經濟才得到發展,人民生活才漸漸好起來,國力才逐步強大起來。非常慶幸我國今天有這樣巨大的成就!

    看東瑞兄這一篇章,回憶過去,更珍惜今天我國的成就!

  • 紅豆 2017-12-25 18:20:39

    ~ 虎落平陽兮 龍游淺水,戰火紛飛兮 壯士遭難 ~ ** pai mia **




    (来自侨友网触屏版)

我要评论
请您先登录再评论,如果您还没有加入侨友网,请先注册会员。

我要登陆 | 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