侨友网首页新闻 侨团 侨场 寻亲 旅游 怀旧 侨史 点歌台 音乐 电影 视频 书画 诗词 摄影 猜謎語 哲理 养生 侨友专访网络学习
会员名: 密码:   申请新会员  聊天
侨友网 >  侨友之窗 >  新闻 >  對立(東瑞得獎長篇《落番長歌》選載之一)

對立(東瑞得獎長篇《落番長歌》選載之一)

发表时间:2017-12-30 22:12:17   【東瑞瑞芬】   <回到首页>   手机阅读文章

對 立  

                (東瑞得獎長篇《落番長歌》選載之一)

               qiaoyouimage

【說明】本人十一萬字的長篇小說《落番長歌》競逐2017年度第十四屆浯島文學獎,獲得優等獎,是繼長篇《風雨甲政第》獲2016年第十三屆浯島文學獎之後又一次獲獎。全書十五章加“尾聲”。其內容大意是:以金門人富臨落番和紮根南洋為線,書寫了兩個家庭五位男女從三十年代至九十年代末長達半個多世紀以來的艱辛拼搏和愛情婚姻,反映了因戰爭而長期分居兩岸、海外三地的悲情,描述了大時代裏小人物無奈命運的可哀和對和平生活的渴望。(2017.2月-5月完成)

       東瑞的博客,將選載其中有代表性的章節,以饗讀者。

       本章為第十章,描述一九四九年十月十五日解放軍攻克廈門,身為國軍的富運被俘,以槍支抵住他脊背的正是他的小舅子——身為解放軍的聰元,後福運被收編為解放軍,在九天后的十月二十四日又參加攻打自己家鄉金門大戰(大陸稱“金門戰役”,臺灣稱“古寧頭大戰”,是國共內戰末期的一場戰役。)國軍守住了金門,福運做了國軍的俘虜(成為曾經的“雙重俘虜”)。另一方面也分述了在南洋山埠的富臨在達雅族美少女的協助下不斷擴大生意,而留守金門的妻子胸襟廣闊,致函建議丈夫娶二室的情節。

 

 

       廈門海灘的戰鬥,只是那麼一下子,已經結束了。

       那天是十月十五日的下午。

       當福運雙手顫抖著舉起來,幾個共軍的槍對準著他,他只有這樣一種選擇,也因為在一剎那間,形勢變化快得他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雙手於是就隨著吆喝聲機械地高舉起來。那之前,他明明是親眼看到對面海的鼓浪嶼烽煙四起,炮聲轟隆,共軍的目標應該是收取那無援小島,才來進攻廈門,誰都沒想到那是他們聲東擊西的策略,在猝不及防的一剎間,他昏頭昏腦地成了他們的俘虜。之後,他才知道,對方很早就斷了廈門的陸路,從四面八方靜悄悄地將孤島廈門包圍了,在好幾個地方登陸廈門。他怎能不成了他們的甕中活鱉?在那一剎那間,他真是萬念俱灰,不想活了,找一堵牆撞死算了!一個堂堂男子漢,參軍以來,就沒有一次哪怕小小的光彩事蹟,妄說為國家立功了!第一次打日本就掛彩,第二次守鷺島就被共軍俘虜,他真是好沒臉面見金門父老啊!

       他由他們押著,身後該是兩人吧。他感覺得到兩支冷冰冰的槍口對準他的脊背,令他感覺很不舒服。

       他聽到了一句吆喝:守規矩點!老老實實,什麼都不要想!老實就有活路!

       是的,他要活!不為自己,至少也要為巧璿!他總不能這樣放棄自己的生命,人的生命只有一次,實在不值得為都是同膚色的同胞的相殘而死!想當年,誰不稱讚他是比哥哥富臨更富有男子漢味!他,只是入錯行、只是命運不濟而已!他不該去當兵!這種不講義氣只論生死的戰場他是永遠不理解的!

       守規矩點!老老實實,什麼都不要想!老實就有活路!

       那吆喝又一次響起來了!是那樣熟悉,那樣親切!雖然用語生硬而短促,但口氣暖而熱。好像是什麼熟人?可是在這人生美好的一切夢想和希望都滅絕的、兵荒馬亂的年代,有誰還關心著他,希望他被俘虜了還要爭取好好生存呢?

       無法壓抑好奇,福運猛一回頭。

       小舅!

       姐夫!

       押著他的解放軍,個子比他稍矮,軍帽壓得低低的,與老婆巧璿還長得有幾分像,正是聰元!福運還以為這是夢,更不知這是現實還是夢裏?是鬼使神差還是冤家路窄?

       你什麼都不要想,手高高舉起就對了!聰元故意將槍口“凸”了福運動背兩下,再次交代。

                               ×   ×   ×   ×   ×

        廈門變色,廈門易旗。

       電臺報告了,也有海上的漁民死裏逃生,登上金門島報告。戰情驟然緊張起來了。畢竟金門和廈門咫尺海路,一水之隔,距離都在打炮的射程之內。

       他們攻打金門,應該是這幾天的事了。

       古寧頭的小菊小英那幾天跑到金城富臨家躲,看看沒動靜,本來就要回去,不意又傳來了戰事即將蔓延到金門島的緊張消息,當即取消了回古寧頭的念頭。

       巧女也一直在娘家呆著,協助母親招呼大夥的三餐。

       老爸無法到海邊的蚵田去了。

       最不安的要數巧璿。丈夫當兵守廈門,如今廈門國軍打敗了,棄守了,他究竟是死是活?還是做了共軍的俘虜?抑或轉移、撤退到了其他地區?

       這幾天,連對神明不是很虔誠的她也對著香案燒香膜拜了,阿彌陀佛,保佑我的阿運平安無事!平安無事!早日回家!夫婦團圓!

       夜晚,古寧頭外的海面上,船影幢幢,不知有多少艘船隻,開向金門。風刮得很猛,從金門島向海上刮去。那些企圖登岸的解放軍船隻,在海上很吃力地前進。

       進攻戰和守衛戰開始了。

                              ×   ×   ×   ×   × 

       身份,在這年代變成了不值錢的東西;身份,究竟是什麼東西呢?

       十月二十四日夜晚,廈門城內萬家燈火,有不少普通人家已經進入夢鄉。廈門海邊,靜悄悄的。就在漆黑和安靜中,解放軍紛紛上了小船。

      福運也和大夥靜悄悄地上了其中一艘船。

       在那一剎那間,多日來的劇變令他的命運改觀,他回想了那奇怪的變數,感到人生太不可思議,他就像命運之神手裏的骰子,隨便地扔,隨意地耍弄。

       他在廈門落入共軍之手的十月十五日就被俘了,聰元和另外兩名共軍押送他到了俘虜營,那裏早就有不少不同連隊的國軍俘虜。接連兩三天都有他們的幹部訓話,要他們認清全國的大好形勢,說他們死心塌地不回頭的話只有死路一條。那麼最好的立功機會是什麼呢?那就是調轉槍口,立即投入接下來的戰鬥。什麼是“接下來的戰鬥”?第四第五天,大幹部繼續為他們俘虜上課,要他們將功贖罪,他們在不得已的情況下,都紛紛表態,一定會將功贖罪!幹部對他們說,下一場的戰鬥將會很激烈,也很精彩;將很艱難,也很光榮!大幹部還說,大嶝島、小嶝島、奧頭、蓮河、石井等都落在我們的手了,金門島變成了海上孤懸的一島,很快就將會變成共軍的“甕中鱉”。第六七天,福運絕對沒想到的是他們派給每位俘虜一套共軍的軍服,要他們換上。

    “大家聽好!你們這幾天思想改造得很好!當然,思想改造是長期的事!從今天起換上這一套軍服,你們就是解放軍的一員了!

       這讓福運吃了一驚。

       更吃驚的是上頭說“下一場戰鬥”已經迫在眉睫了!

       福運感覺到一切來得太突然。自己莫名其妙地被俘虜,又莫名其妙地“突然”調轉槍口,從國軍變身為人民解放軍。

       然而他哪有選擇的自由?

       集體吃飯的時候,聰元走過來,拉他到一個比較偏僻的角落說話。

       聰元看到姐夫情緒低落,整個人陷入沮喪中,拍了他的肩膀道,姐夫!拿出你男子漢的樣子!吃好飯,睡好覺,不要想那麼多!內戰不得人心,老百姓都很討厭,不會一直打下去的!

       富運說,我明白。可是我現在變成了什麼呀?

       聰元道,勝者為王,敗者為寇。我們在戰場是死敵,在私下裏是親戚呢?現在又成戰友了!呵呵!

       福運問,上頭說很快就要有“下一場的戰鬥”,那是打哪里呀?

      聰元說,啊?你還不知道嗎?

      福運答,還沒宣佈呀。

      聰元道,乘勝追擊,把革命進行到底,呵呵,攻下金門。

福運聽到,腦子“嗡”了一陣,有點天旋地轉,嘴唇微微顫動著,這這這······

       聰元道,我們攻下廈門,本來要一鼓作氣再下一城,攻下金門,但船隻不夠,就拖延到現在,估計也是日內的事了。

       福運搖搖頭歎息說,好打不打,要打的是你姐姐、我老婆住的地方!我苦!歹命呀!萬一······

       聰元道,你以為我很願意?都是自己的鄉親同胞呀!

       福運大有共鳴道,炮火無情,子彈沒長眼,萬一開槍打到逃命的鄉親裏有她們,我豈不是毀了自己的家,成了殺老婆的兇手?

       聰元笑道,那姐夫也太言重了!不會的。兩軍對峙,刺刀見紅的是在最前線的,不會是手無寸鐵的老百姓。

       顧著說話,食堂沒人了。他們走出食堂,在皎潔的月光下走回宿舍。小徑靜謐無人,一邊是黑漆漆的大海,對面島就是至愛親朋生活居住的金門島。福運想起了那裏住著愛妻巧璿、與嫂子巧女同住的母親,如今不知怎麼樣了?尤其是與老婆新婚一夜,春風一度,了無痕跡,怎不令他倍加懷念那溫柔鄉呢?不由得覺得眼眶起霧,眼睛潮濕。

       阿元,那麼你呢?我們一起“打回老家”嗎?

       聰元搖搖頭道,我現在還不知道啊。······

 

       福運乘的船隻,迎著強大的逆風,朝金門島前進,航向生死未卜的前方。他仿佛聽到風中他自己的嚎啕大哭,聽到歷史老人站在海中,一隻巨大的手指責著他:你這個不孝子,竟然帶著槍攻打自己的故鄉!你的妻子、阿母為你苦守,換來的只是冷冷的槍嗎?你這算什麼呢?

                                 ×   ×   ×   ×   ×

       從二十四日夜晚的登船進攻開始,歷經三天三夜的海灘激戰,到了二十七日,古寧頭大戰就結束了,和廈門的輕易被奪取不同,金門終於被國軍守住了。

       福運和一大群解放軍成了俘虜。俘虜中就有不少八九天前身份還是國軍的解放軍。

       這一次給“自己人”抓了,福運覺得哭笑不得,當然,還是覺得慶倖。糊裏糊塗地上船,登岸,只是對天空發了幾槍,就糊裏糊塗被金門兵包圍了。

      雖然他自己認為比較起來還算值得,也是另一種意義上的歸隊,只是不知道金門島國軍弟兄會怎麼看他?當然,離開那一片狼藉、一地燒焦的樹皮、雜物堆滿的海灘,依然感覺到有兩支冷冷的槍口頂著他的脊背。他記得十天前,他在廈門被抓時,在喝令下雙手舉得老高,這一次,也有人喝令他舉手。從小時候起,他就覺得舉手是投降,是恥辱,到了現在,他早就改變觀念了,中國人打中國人,猶如兄弟相殘,都不值得為任何一方失去寶貴的生命。舉手,成了維繫生命的機械動作,有什麼不好!?上次吆喝他的人是小舅子聰元,這一次他回頭看,並不認識。但熟口熟面,也許是哪一位原認識他、見過他而他不認識的鄉親當了兵?

       正是深秋季節,海水裏和沙灘上的趴伏令他渾身濕透,秋季的風更是淩厲,像刀子刺打他,讓他禁不住渾身簌簌簌顫抖起來。望著金門故鄉的舊時模樣,除了不堪入目的海灘,前方的樹木依然在昏暗下來的傍晚透出青綠,樹梢間落幕的夕陽依然發放溫暖的橙黃色。他慚愧內疚不已,好像叛逆母親的犯罪孩子一樣,一步一步踏上了故鄉的土地。   

       剩下的問題是,有關的長官會怎樣處理他?鄉親會怎樣看待他?  

                            ×   ×   ×   ×    ×    ×

       山埠。

       二叔二嬸去世幾年了。

       近來,勤勞的富臨在他最佳助手妮娜的協助下,糕丕店又經了一番裝修,店鋪還多賣了特色早餐——馬都拉的牛尾湯飯。顧客又比以前多了不知多少。到了這一個多月,早晨,門口竟然排起了人龍。

       富臨這天走到門口,看到了早餐的食客排隊,供不應求,那也不失為一種免費的廣告,聯想到妮娜的能幹,生意發展到今天,都是妮娜促成。

 

       那是有一晚,店鋪關了門,夥計都休息去了,妮娜在廚房做了幾樣小菜,兩人就在小飯廳進晚餐。富臨喜歡看妮娜的模樣,個子與巧女不相上下,但稍添豐滿略輸嬌俏,婉柔如一,氣質有別。巧女多了一份賢淑矜持,妮娜多了一份淳樸隨和,善解人意相同。富臨心想,能這樣每天相對,也可以解解對老婆的想念吧。吃飯當兒,不免多看她幾眼。妮娜儘管明白,富臨可能又想家了,只是對他笑笑,不以為意。

       吃著吃著,談起了店鋪的生意。

       富臨說,聽說我們這條街拐彎那條街開了一家新的咖啡店。難怪我們這一個月生意減了不少。

       妮娜說,是嗎?我會去瞭解一下。他們請的原住民女工,看來可能我認識。

      富臨說,好的,當然我不是急,我們要進步就要改變,要想辦法,不然二叔二嬸地下有知的話,也會死不瞑目的。我們對不起他們兩位老人家啊!

       富臨一想到落番幾十年的二叔二嬸最終既沒有衣錦還鄉,在家鄉建大屋,也沒有在南洋紮根,更沒有繁衍後代,開枝散葉,而是客死異鄉,將辛辛苦苦打拼下來的兩間糕丕店留了給他,自己回想起來,也真無不傷感啊!儘管糕丕店也滴積了他的不少血汗,但萬事開頭難,創業更難,這樣的大手筆傳給了非直屬的侄兒,非常罕見的啊!                      

       妮娜說,我明白。我們只有越做越大,才對得起把所有事業、所有不動產留下來給你的長輩。哪里有越做越小的道理?

       妮娜第二天晚餐時候果然帶來了新消息。

       她告訴富臨:轉角那家咖啡店規模不大,我已經去視察過了,還不到我們店的三分之一,不過,倒是賣著一種很有特色的獨家蛋糕,很好吃的。我們也不用太擔心。人家也是要生存的嘛!

       富臨說,妳怎麼知道?

       妮娜立即站起來,從冰箱裏取出一塊小圓筒形的蛋糕,切了一小塊讓富臨嘗嘗,富臨大贊好吃,道,妳什麼都知道啊!

       妮娜說,全憑我鄉下一個女同鄉給他們做的。那些顧客都很喜歡。有的在那裏吃早餐時,就配了一個這樣的蛋糕,有的整打買回去,當禮物送人。

       富臨道,如果我們也發明一種蛋糕,也在店鋪賣,你覺得怎麼樣?

       妮娜反對,這就不太好了,有點惡性競爭、好像不讓人家進步的樣子。我們可以再另想辦法呀!不一定也做甜點嘛!我有個想法,明天早上,你跟我出去一趟。

       富臨說,好的。心想,這妮娜雖然是當地達雅族血統,但腦子和思維完全不同于一般原住民,居然有一種華族的博大襟懷,完全沒有那種致人於死地、唯我獨好的想法。不禁對她進一步欽佩起來。

       第二天一早,由妮娜領頭,富臨跟隨在她後面,他不知道她耍什麼把戲,葫蘆裏賣什麼藥?

       妮娜說,我們過馬路到對街那家小餐廳試試他們的早餐。

過馬路,富臨找了很久,沒有看到什麼餐廳,不由得以疑惑的眼光看著妮娜,問,妮娜,怎麼不見餐廳啊?

       妮娜搖搖頭道,臨哥,你的糕丕店現在成了山埠最大的一家,是不是目中無人了啊?

       富臨感到愕然,反問,我哪有啊?

       此時,他們已經站在對街了,妮娜指著前面的一家小店,說,就是這家小店。

       富臨仔細一看,才發覺小店實在很小很小,小到不起眼,門面實在很怪,窄窄的,約只有兩米寬,走進去稍微寬一些,大約只能擺五六張小枱,坐滿的話大約只能十一二位顧客同時用早點,其他的人需要在門口排隊。幸虧小店右側就是一塊空地,排隊的人龍可以轉到那裏去,不然就要延伸到馬路上,影響交通了。今天他們來得早,剩下的兩個座位就讓他們剛剛好填滿。

       妮娜招呼著富臨離桌走到前面看店主賣什麼?怎麼賣?

       最奇怪的是,餐廳沒有服務員,只有一個頭上紮著馬都拉族頭巾的、約五十開外的原住民坐在餐廳的末端牆下。他的前面有一個兩邊頂端翹起如牛角的扁擔,下面是一個形狀猶如中國腰鼓的大鋅桶,正在燒火;另一邊是一個小櫥櫃,裝滿了碗碟盤之類;他身後的角落有一個裝滿了飯的瓷質大盛器。一個個子瘦小,可是容貌看上去至少也有十五六歲的女孩,在幫他將飯一碗一碗地盛好,然後遞給他,那人就從長桶裏舀了一瓢牛尾湯到飯裏,女孩就手腳俐落地端給顧客。

       看到了吧?妮娜對富臨說,這馬都拉人就是老闆,那女孩是他的孫女,也是他們開的早餐店的唯一夥計。

       富臨說,看到了。怎麼樣?

       妮娜說,我們先把早餐吃了再說。

       一會兒,女孩端來了兩碗牛尾湯飯。那裏面放了馬鈴薯塊、粉絲。妮娜取了臺面上的少許辣椒放在碗裏,再擠了檸檬汁,撒了炸紅蔥末,富臨依樣畫葫蘆。之後,他們開始吃了。

       妮娜問,味道如何?

       富臨道,果然不錯。

       妮娜又問,你知道我想說什麼嗎?

       富臨搖搖頭表示猜不著。妮娜說,這個馬都拉老闆,如果只是當主廚,那是成功的,他獨家的牛尾湯飯味道很鮮美,遠近聞名,口碑一流,才吸引了那麼多的顧客來吃。但如果從經營生意這個角度來看,換句話來說,從老闆身份來要求他、衡量他來說,他並不那麼成功了。首先,他的店面太小,容量有限,生意只做到中午就結束了。其次,山埠愛吃牛尾湯飯的人很多,不止當早餐,還可以當中餐晚餐的。當地人三餐簡單,華人也受影響,那麼,他其實還可以把生意再擴大的·······

      說到這裏,富臨插嘴道,我知道妳要說什麼了!

      妮娜說,那你說說看。

      富臨道,他的店面太小,妳想約他與我們合作。

      妮娜道,沒錯,畢竟你已經是半個生意人了,繼承了你二叔擅長經營的頭腦。這個馬都拉人,並非不想把生意做大,一定是有說不出的苦衷。要嘛財力有限,要嘛一時找不到適合的店面,因此條件限制了他把生意進一步擴大。

      富臨問,如果按妳的設想,如何達到雙方都可以獲利的合作方式呢?

       妮娜說,之前我想了幾個方案,一一被我淘汰了。他們老火煲牛尾加了很多香料,可以說是他們的獨家秘方,由不同的人製作未必相同,大致幾種香料可以一樣,但味道憑的就是每個人長期積累的不同經驗了。你想買他的經驗和秘方,看來很難。可行的方法、他最有可能樂意的合作方式,是請他到我們的店鋪常駐下來,第一我們的糕丕店是開一整天,第二我們的店大,顧客多,單單這兩點,就可以讓他擴大不知幾倍的客源和生意額!這是他的好處;我們的好處是有了他獨家的特色牛尾湯飯,我們的糕丕店就多了一種招牌早餐和其他兩餐,多了一個選項,我們的顧客、生意額也都會大大增加。

       富臨靜心地聽,為妮娜的細緻分析大為嘆服。不愧為一位絕頂聰明的女子,遺傳了華族的生意思維!

       於是他徵求意見,妮娜,妳出面邀請他了,是否願意?如果願意,再看看他是願意用每月付租金的方式,還是讓我們按他每天賣多少而抽傭的方式?

       妮娜點點頭道,好吧!

       就那樣,只是一來二去,不到半個月,馬都拉人就搬過來了,與他們開始合作了。他們採取了糕丕店抽傭的方式。不但富臨的店經常排起了長龍,牛尾湯飯攤檔的生意額也猛增了兩三倍,皆大歡喜。

 

       富臨每天早晨都會到廚房幫廚,烤烤麵包,煮咖啡,望著前排在水盆邊洗碗碟杯子的妮娜,感觸萬千,感激萬千,那樣一個既俏美、大眼睛、身材美好苗條的達雅華族少女,哪里去找啊?當她以椰殼纖維猛力擦拭洗刷盤子汙跡時,身體就會隨著手臂的動作有節奏地搖動起來,穿沙籠顯現的女性身材的曲線美,就更加顯露無遺,連吉他(六弦琴)也會自歎弗如。這時,富臨感覺就像到了夏威夷島,欣賞那裏的島上女郎在表演草裙舞。雖然妮娜沒有那樣大幅度地擺動,但妮娜的輕搖慢顫,跳起舞一定非常好看吧!富臨會在疑幻疑真中,以為巧女出洋了,來到他的跟前與他團圓。他好想從後面將她擁入懷中,扳過她的頭,輕吻她的小嘴,以解十三年離別之苦啊。

每天早上,他就那麼看著看著,思念起金門島的妻子巧女來了。

       十三年分離的歲月不尋常,如今古寧頭一役,兩岸對立,他如果要見巧女的面,恐怕比以前更艱難了,有關的審查和檢查,都會相當嚴格。

       我們什麼時候見面團圓?縱然妳一時無法搬遷,下番,我們也可以在什麼地方見見面吧!走在太陽底下的山埠大街上,富臨望著蒼天,會向老天發出“天問”——

                               ×   ×   ×   ×   × 

        金門島,水頭村,富臨的老家。

        巧女躺在床上。她聽到了隔壁傳來婆婆的多聲輕咳聲。婆婆一年來身子轉差,看了中醫、煎服了好幾副草藥就是不見得好。她得為她求神拜佛呀。有什麼三長兩短的,就對不起阿臨哥。今兒早晨到金城鎮恢復了在老街賣蠔仔煎、燒餅的營生。望著那不遠處的、那麼精緻的四柱三間三層牌坊建築,想到了一百三十八年前的一千八百一十二年就有那樣美的牌坊,不禁嘖嘖讚歎。聽說那都是用了泉州的白花崗石和青鬥石雕刻而成的,被譽為“閩台第一坊”。遙想那個時候的許氏,的確也不容易!她的丈夫邱志仁在她還未三十歲時就死去了,那時孩子良功才三十五天,她就獨自將遺孤養大、培育成人。兒子邱良功成為國家棟樑,做到了浙江水師提督,為了感激母親堅貞守節二十八年,就奏請旌表,立了那樣美的牌坊,供後世女性瞻仰。想想自己,同樣是許氏,十三年比起邱母許氏的二十八年,那是短得多了!再苦守下去也沒問題的!唯不孝有三,無後為大!這才令自己耿耿於懷!十三前與丈夫新婚夜春風一度,雖然芙蓉帳內曾經魚水歡,翻雲覆雨最難忘,畢竟也沒有珠胎暗結,彼此都有些遺憾和失望,多麼希望儘快地有朝一日再見面,為祖宗延綿種子,開枝散葉,繁榮黃氏家族啊。

       白天裏抬頭看那牌坊,自己浮想聯翩。忽然想到自己是女的,可以如此,男人也可以嗎?巧女一時懷疑起來。就憑丈夫在南洋繼承和開創了那樣一個生意大局面,家裏不能沒有一個賢內助協助;就憑一個有事業的大男人的生活起居、小恙病痛,不能沒有一個溫柔妻子貼身照顧;就憑十三年來夫妻長期不在一起、自己沒有為他生出一男半女,難道不該允許他在番邦再娶一個嗎?回娘家時,自己的阿母思想倒是很開通,只要女兒不介意,他在印尼山埠再娶一個倒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做女人也要諒解男人沒有女人在旁照顧的難處。十三年啊!十三年!不是十三天!她覺得今晚的突然覺悟是不是有點遲了啊?眼看相聚團圓暫時無望,眼看日子一天天如此快速地流逝,真也難為了丈夫。與其他偷偷摸摸地去拈花惹草,還不如找一個白天既可照顧他三餐於晨昏、晚上又可以服侍他、讓他解解男人十三年之渴的女子。

       望著夜天上的半弦月,巧女念念有詞:臨哥,我們什麼時候見面團圓啊?縱然我一時無法跟你到山埠,我們也可以在什麼地方見見面啊。如果還要熬那麼多年,我想,只要你心中有我,不會忘記我,你就在那裏也找一個吧!原住民也好、僑生女也可以,混血女也沒什麼的,只要乾淨衛生、善解人意、有點文化、健康、能照顧你,不要太醜,你喜歡的都可以了 !

       烏雲慢慢地移動,很快的,月亮也被烏雲遮住了。原先瀉在窗櫺裏地板上的銀光,此刻也黯淡了下來。她的困意也慢慢如水漫上來,心想,明兒跟婆婆說說她的意思,看看她怎麼說吧!

       一早起來,她做完家務,煮好粥,與婆婆在飯枱吃著粥時,她說了,阿母,我想請代筆寫封信,您看怎麼樣?讓阿臨哥那裏找一個能好好照顧他的。

      婆婆說,女傭不是請了好幾個嗎?

      巧女說,她們主要做糕丕店的事,哪里合適?

      婆婆說,不是可以兼顧嗎?

      巧女說,她們整天那麼忙,人也比較粗,阿臨哥一定不會喜歡。

       婆婆好詫異,反問,做飯端茶洗衣服,也要阿臨喜歡嗎?   阿臨不是那種喜歡挑剔之人吧?

        巧女苦笑不得,只好說,我不是指這些。                          

       婆婆問,那妳的意思是······

       巧女只好將事情點破,道,我是指找一個小的,晚上可以一起睡的。

       婆婆“啊!”一聲,吃驚不已,將手中夾菜的筷子其中一支跌落到地板上,怕是聽錯,又問了一次,妳是說,讓他再娶一個小某(小老婆)?

       巧女說,是啊!十三年了!阿臨是肉做的,不是木頭人啊。

       婆婆道,我也有想過,男人嘛,最怕被壞朋友一帶,玩到不乾淨的,那就落得一身病。用錢去買來的,哪有好的?

       巧女說,我也是這樣想,還不如正式納一個。阿母啊,我想,原住民、僑生女或混血女都可以的,只要乾淨衛生、善解人意、有點文化、健康、不要太醜,臨哥喜歡就可以了 。

       婆婆道,難得阿女妳想得開,真是委屈妳了呀。

       巧女道,我怎麼寫呢?如何表達呀,那麼複雜的意思,想讓代筆寫,又怕給人家笑話,人家心裏會想:妳這人真傻,哪有人這樣寬宏大量的?阿母妳看怎麼辦呀?

       婆婆說,怕什麼啦!這年頭夫妻那些只限兩個人之間的情話,還不是讓代筆寫了,誰叫我們讀書少?沒有他們文筆好?

       巧女說,那我明天就找代筆寫一封了。

       第二天巧女到金城鎮攤檔賣早餐前,到老街李代書家停了一下,敲了他家的門,他剛剛睡醒,她吩咐他一會到她做生意的地方找她,她有信委託他寫。

       李代書一會騎自行車到了巧女賣燒餅、蠔仔煎的攤檔旁。巧女遞給他一張小木椅。那特製的小木椅和小枱原來是可以折迭的,一打開,他就讓巧女把要說的大意從頭到尾細述一遍,不住點頭。他對巧女說的那些內容完全不感到稀奇,不愧為讀私塾的人,能將巧女想說的那些囉裏八梭的話化繁為簡。他鋪開印有淺灰色線條的宣紙信箋,用工整秀氣的小楷字在上面疾書,從右往左,寫滿了一大張。然後逐字逐句讀給巧女聽,巧女停下手中的活,傾聽著他用標準的閩南語讀出,不住地點點頭。

      讀完,李代書笑著對巧女說,妳丈夫有妳這樣的好某(老婆),真是福氣!

      巧女羞得臉上起了紅暈,道,你替我守秘,好不?

      李代書道,那是一定的,夫妻間的私隱,我豈可到處亂說?

      巧女問,這年頭,唉,連寄一封信都教我們頭大!時局這麼亂!李先生有沒有認識的水客捎去?

      李代書說,正好有,妳放心,就給我吧!

      說著,他取出一罐小漿糊,將信裝進信封,黏實,放進帆布小袋裏,走了。

                               (選自第十章)

 

 

  

阅读(200) 评论(14)
我要博文分享到:
  • 東瑞瑞芬 2018-01-02 22:53:39

    【转山东菏泽著名诗人雷泽风老师对这一章的评语】

    如果要立贞节牌坊,我建议为巧女立一座。以旌表留守金门故居守活寡的巧女,深明大义,设身处地为落番的丈夫谋幸福的高尚情操。与传统的贞洁女不同,一是思守,一是思变。这种变不是自己见异思迁,背离挚爱的丈夫,而是处心积虑为丈夫施以传统道德审判以外的更深层次的挚爱。这样宽广的胸怀还不值得大赞特赞,树碑立传,予以旌表吗?牌坊题额:贞节旷古。联曰:

    一夜间夫妻,义薄浯岛,厚土高天情不尽:

    八千里云月,落番南洋,海枯石烂梦难圆。

  • 東瑞瑞芬 2018-01-02 18:38:54

    【转湖北蕲春才女周小芳对这一章的评语】

    战争年代,普通人家的日子都不好将息,更何况留守金门的老幼以及落番在南洋的凄苦家庭。很多的无奈,很多的相思,很多的爱恨情仇,都在不合情理中变得合乎情理。小舅子拿枪让大伯哥被俘,大炮对准自己的家乡,离别多年的妻子写信叫丈夫续娶小的,等等这些,读来都让人置身于那个纷乱、动荡而又错乱的年代。幸福的活下去、一家子团圆在一起的活下去,是多么的艰难。小说的场景描写及人物形象刻画,步步为营,生动逼真。激发了人们对和平岁月的向往与珍惜,激发一代又一代生发热爱祖国、热爱家园、热爱亲人的美好情怀。金笔赞老师佳作。

  • 東瑞瑞芬 2018-01-02 07:34:59

    謝謝紅豆兄的評語,是的,中國人打中國人是我們民族歷史的最大悲劇,那就是骨肉相殘,仗一打起來,死亡的不是一兩個人,而是以千萬計算,如果我們的民族的滅亡是因戰爭,那就是“天不滅我我自滅”!金門老百姓的口號是:

                               “永不再戰”

  • 東瑞瑞芬 2018-01-02 07:28:37

    謝謝文根兄的精彩解讀,是的,這一章前半的背景就是金門古寧頭大戰(大陸稱“金門戰役”)。後半就是“合作共贏”的具體演繹,華人拼搏的成功離不開原住民的協助和支持,謝謝您成了我小文的最佳讀者!

  • 文根 2018-01-01 17:35:28

    東瑞兄本文中提及的古寧頭大戰,讓我想起看過的資料,那是一塲極為慘烈的大戰,1949年10月24日晚,開始進攻金門島的解放軍由於援軍不繼,浴血奮戰三晝夜,在國民黨守軍的奮力抵抗下全軍覆沒。此外,敘述富臨的飯店在助手妮娜協助下與賣馬都拉牛尾湯飯的土族人合作的一節讓我想起這就是”合作共嬴”的最佳注解!




    (来自侨友网触屏版)

  • 紅豆 2017-12-31 23:47:15

    ~"人的生命只有一次,實在不值得為都是同膚色的同胞的相殘而死!""這種不講義氣只論生死的戰場他是永遠不理解的!"

    **[對立]作者是一位和平的天使,反內戰的義士!

  • 東瑞瑞芬 2017-12-31 21:30:07

    谢谢世世幸运学姐的祝贺,我们也祝福您新年全家幸福、健康快乐,万事如意!

    东瑞·瑞芬·祝贺

  • 東瑞瑞芬 2017-12-31 21:27:29

    谢谢不变红心得认真解读,不愧为东瑞的大知音也!

    煮豆燃箕蚁民苦阋墙福运两遭俘。“实在高!而”大度巧儿识大体,勤恳富临善生意。“也非常巧妙,完全将全章的重点写了出来!富运的身份转换不到半个月,历史对他开了一个大玩笑,令人哭笑不得,欲哭无泪!谢谢您的用心解读。小说中的五个人,都有自己的遭遇,而聪元的情况,相信您会很熟悉。下来就选载有关他的一章《动乱》。

  • 世世幸運 2017-12-31 20:32:44

    祝福  瑞芬師姐, 東瑞老師   

    闔家新年進步  心想事成   健康幸福

    一 年比一年更好.

  • 世世幸運 2017-12-31 20:23:37

    不變紅心前輩    說得對!

    煮豆燃箕蟻民苦

    **********************

    無奈福運兩遭俘

    福運 聰元實無辜

    真為同胞悲淒哭

    ************************************

    借此寶地, 祝福  不變紅心前輩,  FLORA師姐, 闔家新年快樂, 事事如意,  一年比一年更精彩.

  • 東瑞瑞芬 2017-12-31 20:12:29

    谢谢世世幸运学姐的"三管齐下“,令东瑞受宠若惊!音乐、鲜花和诗词,读得东瑞浑身发热,激动难耐!读得出您的高效率,几句就将全章大意概括完整。大讚!本章展示了出洋人大都有原配和小二的历史原因,完全是客观形势造成,赞赏您的解读。谢谢谢谢

  • 不變紅心 2017-12-31 15:49:45

      多谢东瑞兄分享長篇《落番長歌》的第十章精彩的“对立”。

    煮豆燃箕蚁民苦,阋墙福运两遭俘。

    东瑞兄写出解放厦门和进攻金门的事,看当年内战,人民,尤其是农民,牺牲好大,只希望目前两岸能实现和平统一。战争,死的都是我们自己中国人。

    大度巧儿识大体,勤恳富临善生意。

    后半部分写富临和巧儿相隔两地。这是当年时局造成的困境,多少相思多少泪,多少无奈在心头!东瑞兄生动地刻划出他们的情况,他们的悲喜……

    这真是“落番”的人、家庭的现实情况!真实、感动人!写得何其好啊!

     

  • 世世幸運 2017-12-31 12:16:15

    紅豆前輩 

    晨運沒返未評語

    有事等不及

    恭祝老師與前輩

    安康,萬事皆勝意

    qiaoyouimage

  • 世世幸運 2017-12-31 12:00:31

    兵 荒 馬 亂 百姓苦

    國.共.戰 士 難自主

    ******************************

    落番多年真艱苦

    富臨念家頻祝福

    巧女函示娶內助

    妮娜內外可兼顧.

     

     

我要评论
请您先登录再评论,如果您还没有加入侨友网,请先注册会员。

我要登陆 | 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