侨友网首页新闻 侨团 侨场 寻亲 旅游 怀旧 侨史 点歌台 音乐 电影 视频 书画 诗词 摄影 猜謎語 哲理 养生 侨友专访网络学习
会员名: 密码:   申请新会员
侨友网 >  侨友之窗 >  新闻 >  驚鴻

驚鴻

发表时间:2018-01-25 20:48:40   【東瑞瑞芬】   <回到首页>   手机阅读文章

                                       驚 鴻

                                                                                        qiaoyouimage

                                                           · 東 瑞

 

       沈園小陌上的驚鴻一瞥,已成永恆。

       那時陸先生正值三十歲,那一次的偶遇,成為他此後大半生裏的寶貴精神財富。趙夫人——琬兒的倩影,既是他一生的至愛,也成為他心中永遠的痛!

       那一天,紹興禹跡寺南沈園的春色是如此明媚,遊人如鯽,宮牆內外,望不盡的花紅柳綠。小橋下啊春水碧綠清澈。半個多世紀後,陸先生離世時,琬兒那美麗清瘦的臉龐,眉睫間隱閃淚光的雙眸,像鮮明的畫面定格在他的思維網路深處,可說是刻骨銘心,至死不忘了。

                                               

       那一日從故里山陰(紹興)出遊的陸先生,實際上心很灰,所有明媚的景色和豔麗的花卉對他來說都視而不見。他的眼前世界彷佛只有一片黑暗,心,好似已經跌落到穀底。他一個人走進沈園,形影相弔,失魂落魄,分不清今夕何夕,究竟是春夏,還是秋冬?

       沒有了琬兒的日子,他覺得自己如同行屍走肉而已。除了想念前妻琬兒,官場的腐敗也令他憤恨厭惡。

qiaoyouimage

     (陸先生)進士錄取名錄那裏把我除名完全無理。就因為我和你秦儈的孫子秦塤同樣在考試中考得第一名,排名而且在他之前!你怒而不讓我考進進士。真是太可笑!你秦儈心胸狹窄又嫉才,今天總算領教你了!···琬兒呢,改嫁入趙府成為趙夫人後,生活是否幸福?近來身體可是無恙?消息全無,但願她一切安好吧。

       陸先生漫步于沈園小陌上。近期的瑣事雜事國事家事,如舞臺上的戲一出一出在腦海裏掠過。他精神恍惚地朝著沈園湖邊那座小亭走去。

       此時,趙先生與夫人琬兒也入了沈園,並肩而行,左右各有一位丫鬟和一名僕人跟隨著,也正向沈園那湖邊的小亭慢慢行去。趙先生說,琬兒,妳看看前面那正走過來的人是誰?好像是妳的前夫陸先生,妳的舊人。去招呼一下吧。夫人說,啊,真是他!他好像也看到我們了!怎麼辦!?趙先生說,啊啊,他好像要轉頭回避,已經來不及了。夫人說,我們約他在小亭一起喝酒吃一餐如何?我們埋單。趙先生說,好啊!如果不方便,我可以避開,讓你們多談一下!夫人說,何必這樣,大家不都是認識的老朋友嗎。趙先生猶豫了好一會,也好吧!我們就一起。快讓僕人前去約他。

     (趙先生)好不好一起呢?真是叫我也難辦。如今他老陸另娶,琬兒也改嫁隨我了。一起喝酒也沒什麼吧。縱然讓他們倆獨處,舊情複燃也是很正常的,不過他們都是才子才女,明白事理,又能怎樣呢?反而午間小酌我缺席他們會說我小氣。還是琬兒的意見對,一起飲酒吧。

    (琬兒) 才分開幾年,他變得那麼落寞、落魄。彷佛心思重重。等一會我與前夫、後夫坐在一起喝酒,真叫我尷尬萬分,左右為難,不知說什麼好。雖然我老公老趙不嫌棄我是他前妻,而且一向是如此大方、沒有醋意,而老陸他如今也再娶了。我們都有了新家庭,唉!與他那只有幾年的新婚歲月,雖然很短促,一輩子也很難忘,可恨的是婆婆兼阿姨,不知我在哪方面得罪了她,竟那麼不喜歡我討厭我,下令強迫他寫一紙休書,休了我!···唉,看他那麼癡癡的,一定是日子過得不幸福。據說他新夫人就不是那麼····。相遇不如不見,真叫我太心傷了。
                                       

       約莫還有八九米遠。正是夫妻路窄,前世修來的緣,難道在小陌上、在湖邊的小亭還要延續?此刻,陸先生想用帽子遮臉,另覓途徑避開,顯然已經不可能了。他只好抬頭望過來,前方走來的正是他日夕思念的前妻琬兒和新夫趙先生,不再猶豫,勇敢地走了過去吧。彼此彎身鞠躬,接著是琬兒吩咐丫鬟和男僕去茶樓訂了酒肴,叫茶樓的人送到小亭裏來。太近距離了,陸先生不敢正面瞧前妻琬兒,只是感覺到,不過被母親強迫分開、離婚沒幾年而已,過往的枕邊人雖然清新脫俗、美麗如昔,但眉目間的愁緒已經深鎖得那麼濃重了,也瘦得那麼明顯了。這令他好不心疼!他好想把自己的生命給她幾年,為她換來好體質啊!

qiaoyouimage

     (陸先生)恨只恨上一輩那麼粗暴,不分青紅皂白地拆散了我們,根本不理我們夫妻作為當事人的感受!恨只恨我太軟弱,敢於上前線殺敵卻不敢違抗老人家,不敢對她說一個“不”字!要是我們能衝破禁忌和封鎖,攜手奔走天涯多好啊!恨只恨我們逆來順受,甜蜜幸福的日子只如曇花一現,溫馨美麗的往事只能留在各自的腦海裏回味!如果時間可以倒流,我會和琬兒私奔出走,走天涯,永不回頭!但事到如今,一切也太遲了!縱然我們在分離時曾經山盟海誓永不負心,可如今我們連三言兩語的書信也不能相通,只能日夜空相思。

       酒和菜肴早就送上來,擺在小圓桌一角。三個小酒杯盛滿黃澄澄的酒。

       陸先生,喝!喝!趙先生對老陸說。可他彷佛沒有聽到似的。

       用菜吧!用菜吧!琬兒對著癡癡地想著往事的前夫陸先生說。她見到他蒼老許多、滿腮沒刮鬍鬚的臉,極度難受,一時傷感,淚水往肚裏流。陸先生在抓酒杯時不意觸及她為他斟酒的手,望著舊人的小手,依然百里透紅,柔滑細膩,酥軟如吹彈得破,然而再也不可能牽著這只小手在後花園或郊野漫步、春遊了。人在咫尺愛已天涯,情何以堪?他真想此刻大哭一場。時間過得真慢,他日夜思念的琬兒,不時在他幽夢裏出現,可是真正坐在眼前為他殷勤倒酒時,他見到她強顏歡笑的樣子,更觸及他內心的疼,反而希望這邂逅快快過去,時間快快流逝,趕快忘記,眼不見為淨。

       (陸先生)此刻琬兒,妳別過臉,是在做什麼?別在瞞我了。以為我不知道。看妳的小手絹全濕透了,還沾染了紅紅的胭脂。

       陸先生有一句沒一句地胡亂應酬著,拼命喝了又喝,感覺有些暈了。琬兒對丈夫說,我看陸先生有些醉了,不要在為他倒酒了。趙先生在妻子耳畔悄悄語:我看他是觸景生情,見到妳所致。妳看到沒有,他眼角有淚,那是請不自禁啊。琬兒說,別開玩笑了。我們叫僕人送她回家吧。

      僕人扶著有點醉的陸先生離座。琬兒看著熟悉的背影漸行漸遠,一股熱淚再也忍不住湧上來,她別過臉,原不想讓先生看到,但丈夫還真細心,不但看到了,還看到妻子的手絹濕透了,便掏出自己的手絹給她抹拭。琬兒以手絹輕點眼眶,向丈夫報于感激的微笑。

       沈園的小陌,恢復了原先的寂靜。依然花紅柳綠,唯陽光已有些暗了。

                                                                                    qiaoyouimage

 

       幾年後,陸先生又再次獨自春遊。那是暮春三月,花事正開始衰敗。沈園依然寂靜,小陌上落紅繽紛,那是桃花,粉紅花瓣狼藉地凋零一地。湖邊也一派荒涼蕭條。舊時那人聲鼎沸的茶樓倒閉了,從前一起和趙先生、琬兒小酌的小亭的石凳石椅都損毀破殘了,屋頂也頹敗了一大角。但在恍惚朦朧間,他彷佛看到琬兒、趙先生和他還坐在那裏喝酒,想得癡了,渾身顫抖起來,不能自控。對前妻琬兒的強烈思念、無限的傷感、難受和對暴力拆散他們的母親的憤慨一起湧上心頭,他走到小亭的粉牆前,揮下了近八百年來的愛情絕唱《釵頭鳳》——

                                           qiaoyouimage

                         釵頭鳳 (紅酥手)   ·陸遊

       紅酥手,黃滕酒,滿城春色宮牆柳。東風惡,歡情薄,一懷愁緒,紀念離索。錯,錯,錯!   春如舊,人空瘦,淚痕紅浥鮫綃透。桃花落,閑池閣。山盟雖在,錦書難托。莫,莫,莫!

       那麼巧,相傳琬兒讀到此詞,也無限感傷,頗生共鳴,和了如下一首詞——

                                      釵頭鳳    ·唐琬

       世情薄,人情惡,雨送黃昏花易落。曉風乾,淚痕殘。欲箋心事,獨語斜闌。難,難。難!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聲寒,夜闌珊。怕人尋問,咽淚妝歡。瞞,瞞。

瞞! 

              qiaoyouimage                                              

                                       【東瑞注】

       陸先生即南宋陸游,琬兒即他的前妻唐琬,也是他的表妹。結婚後十分恩愛,然幾年後被陸游的母親強迫離婚。各再婚嫁。趙先生即同城趙士誠,乃宋宗室之子,也即唐琬被迫與陸遊分離後改嫁的後夫。

       陸遊(1125-1210)字務觀,號放翁,浙江紹興人。他是愛國將士,也是傑出詩人。他的詩有九千三百多首,是古代產量最多的詩人;他的詞有一百三十多首。在唐詩宋詞中佔有極高的地位。

        有關他和美麗才女唐琬的真實故事,版本很多。(改編過戲曲,但我沒看過)尤其是沈園的偶遇,唐琬送酒肴小酌一事,究竟是陸遊獨飲,還是兩人共醉,抑或趙先生也陪坐在場?本人收集的七八種版本,不是語焉不詳、一筆帶過,就是說法不同。本人根據詩詞內容分析、情理判斷,再根據趙先生與陸游本是相識、為人品格不錯等等情況,採取了三人同枱的新編。

       家喻戶曉的故事重寫,未免不討好,唯本人被陸遊的癡情所感動,他對唐琬的愛和思念一直到他八十四歲生命終結時才終止,除了《紅酥手》,他多次重游和夢游沈園。每次都為唐琬寫下感人至深的詩詞。留下的至少有七八首。67歲,他寫下環壁醉題塵漠漠,斷雲幽夢事茫茫”;75歲,他寫下“傷心橋下春波綠,曾是驚鴻照影來”和“夢斷香消四十年,沈園柳老不吹綿。此身行作稽山土,猶吊遺蹤一泫然。”81歲,他寫下“路近城南已怕行,沈家園裏最傷情”“城南小陌又逢春,只見梅花不見人。玉骨久成泉下土,墨痕猶鎖壁間塵。”82歲,陸遊寫下“城南亭榭鎖閑坊,孤鶴歸來只自傷。塵漬苔浸數行墨,爾來誰為拂頹牆?”84歲,在生命中的最後一個春日,他由兒孫攙扶,最後一次到沈園,寫下:沈家園裏花如錦,辦事當年識放翁。也信美人終作土,不堪幽夢太匆匆!”

       我們能不向古代詞人中的第一情種致意致敬嗎?                                                 (故事新編)

 

 

阅读(105) 评论(6)
我要博文分享到:
  • 東瑞瑞芬 2018-01-27 23:49:38

    謝謝文根兄的評語,我的故事新編參考了兩首唱和的詩詞和陸游有關的資料編成,主要加強了每個人都心靈獨白,謝謝您的熱情評語。

  • 東瑞瑞芬 2018-01-27 23:46:08

    謝謝紅豆兄以詩詞評詩詞故事,中肯貼切!

  • 東瑞瑞芬 2018-01-27 23:44:49

    謝謝不變紅心兄做了首席評論員!兩首附錄的詩非常有名,牽連出影響最大的中國古典悲劇戀情,一個本來很好的家庭被拆散,留下了不少文學價值很高的詩詞。如果用道德去審視就會走入死胡同。文學終竟比現實更高,一旦流傳,就有了獨立的生命了!

  • 文根 2018-01-26 20:17:52

    雖是杜撰,卻也寫得甚為感人而情理兼具,想那陸遊一片孝心卻換來甜蜜愛情的破碎和日後無盡的痴情思念,委實令人扼腕嘆息。陸遊此詞不啻是對封建時代愚孝的無言怨懟!說回陸遊詩詞,中學時代印象最深刻的莫過於其所作之“示兒”:“死去原知萬事空,但悲不見九洲同。王師北定中原日、家祭勿忘告乃翁”,寫出了他偉大的愛國主義情懷。

  • 紅豆 2018-01-26 00:21:41

    ~ 美人終作土,幽夢太匆匆!一切都是命,半點不由己 ~




    (来自侨友网触屏版)

  • 不變紅心 2018-01-25 22:28:20

    当年读书时代就知道南宋时的爱国词人陆游、辛弃疾等,却不知陆游有如此令人感动的爱情故事。在封建男尊女卑时代,陆游能如此锺情一生,实在难得啊!看来他思念的前妻婉儿,和他也是志同道合的人,她的词也是写得如此美妙!

    东瑞兄新编此故事,他们三人相聚,安排得十分合理。若说他们私会,陆游如此正直大词人,反而不可能。多谢东瑞兄给我们分享好故事。

我要评论
请您先登录再评论,如果您还没有加入侨友网,请先注册会员。

我要登陆 | 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