侨友网首页新闻 侨团 侨场 寻亲 旅游 怀旧 侨史 点歌台 音乐 电影 视频 书画 诗词 摄影 猜謎語 哲理 养生 侨友专访网络学习
会员名: 密码:   申请新会员
侨友网 >  侨友之窗 >  新闻 >  幸運公事包

幸運公事包

发表时间:2018-01-28 17:29:48   【東瑞瑞芬】   <回到首页>   手机阅读文章

                   幸運公事包                               
                    
         · 東  瑞

       一個人的身份,有時多少可以體現在衣著及所用手袋或公事包。女的不背手袋的很少,名牌就是她們一些人認定的身份貴賤的象徵。一個名貴手袋十幾二十萬港幣的都有。設計名家和廠商暗中偷笑,賺得盤滿缽滿之外,還可將人分為好幾個階級。然男士們到了最高境界,有時也未必需要以背包或手袋來證明什麼。常見的是前呼後擁的,有什麼需要吩咐左右就行了。他不需用什麼手袋或公事包。

       回想與手袋、公事包之類的緣份,從年輕時代到現在,一直未曾斷絕過。

       初到香港貴境,窮乎乎的,什麼也沒有,上班上街,帶的是小小的、用幾次就會爆裂的塑膠手抽而已。裏面有時裝著供在路上看的一本小書、撕下來的報紙副刊、馬經、雜誌等等,那年頭我在染衣廠印染布匹,接觸的是顏料染漿,骯髒的活,有時還帶上一件衣服替換。那時上班路途遠,從住的九龍渡船街到荃灣,搭小巴約半個多小時。那隨處可見的手抽幾天就爛了,就換一個新的。

       而後我到了港島北角一家五十年代初期就成立的小小出版社做“行街”(推銷),我是毛遂自薦被聘請的。每天穿街過巷,出動的是那種像英國占士邦電影007間諜攜帶的小扁皮箱。裏面裝著的是出版社的新書、再版書、帳單、登記添貨到小冊子等,當然,由於進出的是書店,少不免也裝入我在書店以優惠價格買下的書。這個占士邦式的皮箱很笨重,哪里像現在越出越新款式的那樣多樣,小皮箱早就被淘汰,改以越來越漂亮、名貴的公事包了。

       送別七十年代,迎來八十年代,我先在一家文化大機構做有關圖書宣傳的文字工作,後任一本叫《讀者良友》的雜誌的執行編輯。1979年兒子的出世,帶來生活的改變,我變成了重要的生活支柱。微薄的工資迫使我需要多寫寫稿,賺取點稿費貼補,在沒有任何人事、胡撞亂闖之下,《澳門日報》和香港《大公報》居然都願意用我這初來香港不久的小子的稿件,記得那時最成功的就是向報館副刊編輯推銷我的長篇小說,香港《大公報》連載的是《出洋前後》,《澳門日報》連載的是《鐵蹄人生》。長篇稿費不薄,每日刊登六百字八百字,可以連載大半年。每月結算。兩家共有四千多元稿費。那時我們的月薪只有兩千多元啊。由於時間不足,我需要爭分奪秒地找空檔寫稿,於是用上班、中午和下班人家吃飯休息和等車的時間在大牌檔和快餐廳寫這些連載和專欄文章。我依然買不起公事包,上下班用的依然是手抽。不同的是這些塑膠手抽,改換大的、牢固的,還套兩層。裏面裝上了我所有寫稿的行當,報紙剪貼本、原稿紙、多種圓珠筆、報紙、筆記本、參考書、書信、郵票、信封、膠水等等,至少都有兩公斤重。我不是寫好一天、逐天寄稿的,而是寫好一個月或半個月的稿才寄。寫連載,麻煩的就是要“瞻前顧後”,下筆前先把前面的溫習一遍,才不至於出錯且銜接得好,你寫稿的時間是支離破碎的,但小說中的情節卻必須一氣呵成、人物性格沒有破綻啊。我們到了這時期,依然囊中羞澀,認為去買一個公事包很奢侈。可憐我和芬倆,七二年結婚,一直到七九年才敢要第一個孩子······髒破的塑膠手抽(即塑膠袋),仿如垃圾桶撿來的,也許有日,裏面的稿件會成為曠世巨著,有時我癡癡地幻想道。這好大一包的行當,那時中午出外吃午餐時間我都拎在手帶在身邊,我需要在大排檔吃了碗魚蛋麵後開工爬格子,半小時至少寫個八百字。在電梯裏,某些不懷好意的同事常常伸長了像長頸鹿般的長脖子,以獵狗般的眼睛希望探索我包裏裝的是什麼東西,總是不可得,我連理都不理,內心頻頻冷笑。

       九十年代在友人的支持下,我和瑞芬開始創業,也開始在尖沙咀一間六百多尺的寫字樓辦公,我開始用公事包了,但都很簡陋,也買最便宜的。上下班、到中小學圖書展銷,也都攜帶,大都是裝幾本要送人的書、車程中翻看的書、書信等等,公事包都是最簡單那種,我用公事包最怕品質太好的,壞了可惜。

       工作減少後,出遊的日子漸漸多了。母親2008年以92高齡去世後,按照她的遺願,我們兄弟姐妹將遠在印尼雅加達納納斯墓園土葬的父親遺體火化後,將骨灰帶回香港,就與她的靈位排在一起。我平時用於旅行、裝筆記電腦、雨傘、水壺、書、插蘇等等雜物的公事包,就裝上了一罐不小的瓷缽式骨灰,過海關、上飛機,跨過萬里海天,回到了香港。由於彷佛冥冥中有神明庇護,我們一直運氣好,縱然在旅途,也都有貴人相助,令我們無憂。於是這個公事包陪我們世界萬里遊,到過西歐,游遍日韓······重甸甸的。這個公事包,可說用了很多年。裏面什麼都有:雨傘、水壺、照相機、相架、機票、行程、酒店訂單、書本、藥物、膏藥、橡皮圈、充電器、電線······舉凡出遊需用到零碎物件都應有盡有。

       再後來,我們嫌陪我們走了很多地方的這公事包太大太重,瑞芬為我買了較小的、下方有拉鏈可放大縮小的小名牌小書包,居然容量不亞於那幸運的大書包,短途的就以裝照相機、水瓶和雨傘為主,到外地旅行,也可以裝IPAD。瑞芬的幾位好朋友看了認為不錯,也都給丈夫買了一個類似的。

       近日劉以鬯先生小恙康復了,可以如常出來飲茶,他們請我們在太古城的茶樓飲茶。劉夫人80歲,劉先生98歲,一對神仙眷侶行動靈活,走得那麼好,真了不起啊。羨煞我們。劉太知道我們頻頻僕僕出遊,送了我們一個小書包,我們的書包·公事包史,又開始增添了一位新成員了。   

阅读(121) 评论(4)
我要博文分享到:
  • 東瑞瑞芬 2018-01-30 08:10:23

    謝謝不變紅心兄的理解,當年形勢逼人,有些事真無奈,也是社會造成我們必須那樣。當年寫的急就章,有的質量不高,我給淘汰掉了。小小說我至少寫了1000篇以上,不是全部出書,有不少過濾後,淘汰掉了。

  • 東瑞瑞芬 2018-01-30 08:04:17

    池興敏兄:

    謝謝您坐上首席評論沙發,給了那麼高的評價。讀過人家寫背囊故事,我也得到啟發,懷了一點小小野心,想從公事包的更換和變遷,反映個人命運、人生機遇的變化,以小見大,從小包包看社會人情冷暖、社會發展。讀您評語,果如是,也算達到目的,好開心,謝謝您。

  • 不變紅心 2018-01-28 22:24:11

    从胶袋到公事包到书包的变化,也看到了东瑞兄一生不懈的奋斗,令人感动,也令人佩服。我最佩服的是用零碎的时间写稿,半个小时可写八百个字!难怪您会成为成功的多产作家。您的成功成名,实在是付出了比别人多的努力和坚持!

  • 池兴敏 2018-01-28 17:57:16

    谢谢分享精彩的经历,沉淀深沉的经历才有美妙的文章,姜是老的辣,你的文章风格我很喜欢,朴实无华娓娓道来人生的酸甜苦辣,是一部社会的缩影,一部归侨文学家的百科全书!

我要评论
请您先登录再评论,如果您还没有加入侨友网,请先注册会员。

我要登陆 | 注册会员